“受人之托,来给你送东西来了。”那人说着,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

赵正见如此场面,也就知道,这不是来送东西,这是来索命的,此人,也必定是来俊臣派来的,白天的时候,来俊臣说的那些话,他可还没有忘记呢。

“看来还真是着急呢,白天这才刚刚见过,晚上就来给我送终来了。”赵正从稻草上起身,站了起来,来到了牢房门口,接过了那人手中的瓷瓶。

“让你家主子放心吧,你家主子的手段,我是听说过的,我也不会那么想不开,让自己遭罪。”赵正说的:“你家主子白天说的事儿,虽然我没指望他,但是也希望他能做到吧。”

赵正从洛阳往长安来的时候,就已经料想到了,自己的结局不会好到哪里去,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

“好。”那人回应道。

赵正握紧了手中的瓷瓶,即便是信中有再多的不甘心,可又能怎么样呢?

形势不由人了啊,他现在只是后悔,当初不该上来俊臣的这条贼船。

赵正看着牢房上头那一方不大的窗户,牢房的过道里,有微弱的光芒,但是外头,却是一片漆黑。

连月光都没有啊。

赵正坐在了地上,打开了瓷瓶,将里面的东西,都倒入了自己的口中。

门口的人是眼睁睁的看着赵正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了好几圈儿,咬着牙不发出声音,随后断气的,心中只是叹息一声,随后便离开了。

上头交给他的任务,他已经完成了。

离开了牢房走廊这边之后,他又再次换上了衣服,变成了牢房里的官差。

次日清晨的时候,牢房换班之后,才发现昨天刚送过来的犯人赵正,竟然死在了牢房之中,牢房里的差役赶紧将消上报给长安令。

“什么?人死了?什么时候的事儿?!”长安令惊诧的说道。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查无此人

“今天早上发现的,应该是昨天夜里死的。”牢房的差役说道。

“快,快带本官过去看看。”长安令说道。

这人可是来俊臣要审问的人,结果死在了长安府衙的牢房里,长安令怕自己跳进黄河洗不清啊,这要是被来俊臣给记恨了,惦记上了,因此而被针对了,那他可就完了。

有一个道理,长安令可是太知道了,那就是一定要远离官瘾大的人,因为他总会瞄着你的肩膀,看看要怎么踩,什么时候踩,如果他对着你的脖子盯着看的,那就等着准备后事吧。

偏偏,来俊臣就是个官瘾大的。

长安令还真怕因为这件事儿,来俊臣就要盯着自己的脖子看了。

所以听到赵正死在了牢房里,长安令很是着急。

“大人,莫要慌。”一边儿的小吏说道:“还要带上仵作。”

“说的是,块去请仵作,另外,赶紧将这件事的消息给来俊臣大人送过去。”长安令说道。

长安令带着人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府衙的牢房之中。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死了?”长安令问道。

“大人,发现赵正死了的时候,他身边儿还要一个小瓷瓶,可以确认,是他自己服毒自尽的。”牢房里的差役说道。

“服毒自尽?他那儿来的毒?”长安令问道。


fk81.dzhhyy.com  4okof.dzhhyy.com  1ybld.dzhhyy.com  xmjay.dzhhyy.com  61il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xihml.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