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也张大了嘴巴看着气喘吁吁跑到他们面前的沈复生。

“怎么只有你们在?林誉呢?!”

二人指着山谷里,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都怪这片地区落后的科技水平,头领发来勒索邮件的照片像素低到令人发指,照片里的两个人只有宋惟的脸还能勉强看清,另一个人跟在宋惟身边,他们又有沈复生的手机,任谁也没想到,沈复生竟然没被抓住。

那老板这出媚眼抛出去,沈医生没看到,就只有宋先生了……李大李二相视一眼,俱是一言难尽。

林誉一路向山谷深处走去,这片山谷到处光秃秃的,能吃的植被动物大概都被吃光了。林誉一路走来,越发着急着把沈复生送出去。

头领带着他来到一处山洞外,和守着山洞的一群人说了几句,人群中间便让开了一条通道,一群人抱着各色各样的冷兵器□□,一脸麻木地看着林誉。

头领用蹩脚的英文向林誉道:“人就在里面,你去换了人质出来,我们将他送出山谷。”

他们要的现金还在李大手上,林誉不怕他们耍花样,抬脚便走进山洞。

外面还是中午,山洞里却是一片昏暗,越往里走,透进来的阳光越是稀薄,直到最后再也无力穿透黑暗。

林誉眨了眨眼,让自己适应山洞里的光线,只见两个人影迎着他走上前来,略高的一个挡在前面,宋惟的声音传了过来。

“谁?!”

林誉出声道:“是我。”

宋惟不敢置信地叫出声来:“林誉?!你——你居然来了?你亲自来救我?!”

林誉没搭理他,径直走向离他稍远的那道纤瘦一些的人影,抓住了那人的手。

复生的手有一些冰凉,还有一丝颤抖,林誉想到他所遭受的这一切,顿时一股心疼涌上心头。

如果不是宋惟 ,他根本不用遭受这些。

沈复生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不但在医院坐诊,还带队往更偏远的村落去帮助贫穷闭塞的村民。他的名声远扬,当地民众都将他看作解救苦难的天神一般,不会有不长眼的人来伤害他。

毕竟在这种战乱贫穷的地带,医生是最宝贵的资源。

他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他和宋惟带给他的无妄之灾。

“时间紧迫,你听我说。”林誉紧紧将那双手包在掌心,“我已经和贼匪谈好,我来替换你,你现在马上出去,和李大李二汇合,让他们护送你立刻回去。”

沈复生没有出声,宋惟带着感动的声音传来:“林誉,你……”

“你闭嘴!”林誉不耐烦地道。

宋惟这一次居然十分听话,立刻就抽了一下鼻子,再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林誉搓了搓掌心中不安的双手,继续道:“好了,你赶紧出去吧。你不用担心我,我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握着的双手突然用力挣开他,张开双臂就抱住了他。

林誉接住怀中的人,习惯性地低头在他头顶亲了亲:“乖,别怕,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我说过,这辈子绝不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我说到做到,所以出去以后,别再和我闹别扭了,好吗。”

怀中的人呜呜哭出声来,连连点头。

“林誉,我从来没有想到,你对我居然这么好!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听你的话,以后永远不和你闹别扭。林誉,我太感动了,我太高兴了。”

林誉浑身僵硬,一张俊挺的脸庞在黑暗中扭曲了起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wkomy.dzhhyy.com

fki.dzhhyy.com  lqj.dzhhyy.com  oe0o.dzhhyy.com  w4r.dzhhyy.com  4jnk.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