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的时候,就有消息说冰云仙宫的一个女弟子破例嫁人,现在萧宗那边完全证实,当初嫁人的那个女弟子,名字就叫夏倾月!嫁的人也就是云澈据说在天剑山庄,有人亲眼看到她为云澈戴孝”

“当年的第一美女,和现在的第一美女,居然一个被云澈搞怀孕,一个压根就是他老婆我的妈呀!”

“当年多少人苦恋冰婵仙子楚月婵,其中还包括天剑山庄庄主凌月枫和萧宗宗主萧绝天,却没有一个人能让她正眼看一眼,却被云澈给搞上了,还有冰月仙子,居然比月宫的仙子还美啊啊啊!我真想代替云澈去死啊!”

“这还不止,就连我们苍风皇室唯一的公主苍月公主都被他拿下了!在天剑山庄里,只是不要瞎子,都看的清清楚楚,据说焚绝城还因此想要在天池秘境中暗杀云澈,却没有成功。”

“这个云澈,简直牛逼到了没天理!估计是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这才灭了他!”

“简直就是人世的妖孽,苍生的祸害!啊啊为什么我不是云澈!!”

云澈这个名字,在苍风帝国之中引了爆式的轰动,几乎在城中任何一个街道,走上十步,至少能听到七八次“云澈”这个名字,如果他单单只是陨落,人们会因此而深深惋惜,遗憾,甚至还有会无限崇拜的年轻玄者嚎啕大哭,但再加上关于苍月公主、冰婵仙子、冰月仙子的传闻,那性质顿时就完全不同了。人们,尤其是男人在谈论起他时,音调中的膜拜、羡慕、嫉妒、震惊、愤慨可谓无以复加。

而此时,天剑山庄御剑台的下台,一个黑暗的空间,苍风帝国舆论的焦点,如死人般沉寂了数天的云澈,终于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以下是凌月枫的内心独白:

Tdyd!我这辈子唯一看上的女人,追了一辈子没到手,居然让一个后辈给搞怀孕了!我儿子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人,还深陷其中,居然是他的老婆。我们苍风帝国第一父子,居然在女人方面全栽在了这小子手上我真特么的日了狗了!

今天一百更!我从不骗人!

第283章 劫后余生

这是哪里

我还没有死吗?

云澈的眼睛,艰难的睁开一道细缝。这是一个沉闷,充斥着腐臭味的空间,黑暗中透着丝丝缕缕不知从何处溢入的光线,可以模糊的看清周围。他全身沉重而剧痛,尤其是后背,痛的钻心彻骨。

而这种剧痛,让他在迷蒙中一阵惊喜。因为还能感觉到痛的部位,至少证明那里还没有废掉。

“你总算醒了。”

茉莉如释重负的声音传来,虽然云澈才刚刚死里逃生,但茉莉的怨气依然直接爆:“你有没有数过,这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你已经死了多少次!你总是肆意妄为,为了自己的目的完全不顾命,每次都要我花费巨大的代价保你的命!我以为我自封了力量,让你没有了依赖感,你就会事事小心,没想到,别人不去伤你,你却自己送上去送死!如果你不是有着大道浮屠诀的保护和龙神之血的淬体,你早就已经死透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爱惜自己的命!我为你重铸玄脉,授你神诀,一次次承着毒的后果救你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命,就是这么报答我!?”

茉莉越说越气,这几天所有的担忧、害怕和怨气因云澈的苏醒而全部涌上,直把他骂的狗血淋头,好不容易从死亡线上爬回来的云澈半天不敢吱声,只等她骂累了,才弱弱的道:“茉莉,是我错了,我知道自己不该冲动,但看到元霸出事,我根本管不住自己嘶!好痛呼如果,当初要出事的人是你的话,我就算明知道会死也同样会那样做的。”

“哼!”茉莉冷声不屑道:“半死不活,居然还不忘记施展你哄骗女孩子的花言巧语!不许再说话,马上屏住呼吸,不要动任何玄力,全力调动龙神之血和运转大道浮屠诀修复伤势!这个妖人知道你没有断气,但这几天也并没有出手杀你,似乎是无聊之中想看你能不能醒过来。如果他知道你醒了,很有可能会出手把你杀掉所以,在他现你醒来之前,你必须压制住后背的伤势,并积蓄出可以施展一次星神碎影的力量!”

茉莉的话,云澈一听就明白,他压制住呼吸,目光微动,看向了天威镇魂阵边缘的结界,只要能施展一次星神碎影,瞬间脱离到结界之外,那么,这个妖人就算想杀了他也不可能了。

只要稍微动一下玄力,便极有可能让身上的严重创伤加剧,还会直接惊动妖人。而大道浮屠诀是以意念动,不会有任何气息,龙神之血的调动则更不必说。

云澈重新闭上了眼睛,全身一动不动,呼吸更是压制到极点,身上虽然无比剧痛,但这样的痛苦,还不至于让他出任何声响。

他最初的伤的确是极其之重,即使有大道浮屠诀和龙神之血的护身,也让他距离死亡只差一线。五天的昏迷,换做常人,伤势必然快恶化,别说五天,不到五个时辰就必死无疑,但有着来自荒神的大道浮屠诀,这五天时间,云澈的伤势非但没有加剧,反而在缓慢的恢复着。龙神之血的存在,也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恢复的度。

云澈此时的伤势,已不再是濒死之伤,而是重伤级别。就连他被砸断的脊骨,都在五天的悄然修复中,重新连结在了一起。

云澈醒来,随着他意念的催动,大道浮屠诀的运转自然更加迅,也在无声无息间,让他内外伤以更快的度恢复着。

既然我又捡了一条命回来那么我就要拼尽全力好好活下去绝对不能死!!

时间在沉寂中缓缓的流过。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云澈听不到任何的声响。后方始终没有传来关于妖人的任何动静,仿佛这个黑暗的空间之中只有他一个人,但他在极度虚弱之下,依然能隐约的感觉到妖人那吓人的眸光不时的扫过他的身体。

终于,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受了这样的伤,过了整整五天都还没死!我倒要看看,他最后能不能醒过来不过就算能醒过来,也不可能活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16n.dzhhyy.com  8ucr.dzhhyy.com  6nxh.dzhhyy.com  21m1.dzhhyy.com  lf9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