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觉得这童子十之八、九是跟着家里的主人来寺里游玩的。

童子想了想,腼腆地道:“是住持,要煮茶。我家老爷就让我来取水。”

家中仆人穿成这样,能得了昭明寺的住持亲自接待也就很正常了。

郁棠笑道:“我只听说这泉水喝了能明目清肺,不知道还能煮茶。煮茶好喝吗?”

那童子听着笑道:“不好喝!可住持说了,喝茶是明志,我们家老爷最烦别人这样附庸风雅了,不想和他计较,就随他去了。反正我们老爷是不喝的。”

郁棠听了一愣,竟然这样评价昭明寺的住持……她觉得这童子家的老爷很有意思,嘻嘻地笑了起来。

童子看着也跟着笑了起来,好像对郁棠更亲近了。

他把打了一半水的小木桶放在旁边的青石上,半是抱怨半是骄傲地道:“是真的!我们家老爷说了,什么天下第一泉、陈年的雪水,那都是些没事干的文士为了唬弄人造出来的,不管是什么水,澄几天,都一样用。我们家老爷还说过,他老人家有个师兄,买了一条船,半夜停在江中间,潜入江下三丈打了一桶水上来沏茶喝,还要分什么春夏秋冬,世人竞相效仿,风靡一时,全是一群疯子。”

郁棠哈哈哈大笑,朝着那童子竖了大拇指,道:“你们家老爷才是真正的名士作派,魏晋风骨。”

童子听了露出与有荣焉的表情来,抱了小木桶道:“主持师父和我们家老爷还等着我的水呢,我先走了。”

郁棠朝着他挥手,道:“你慢点,小心别跌倒了。”

童子乖乖点头,问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要不,等我把水送回去了,跟我们家老爷说一声,我来陪你,等你家里人过来了我再走?”

“不用!”郁棠指了指远处的喜鹊,“我就是在这里歇会!”

童子松了口气的样子,笑着和她告辞,抱着小木桶走了。

郁棠继续想李家的事。

如果不依靠别人,怎么才能摆脱李家呢?

李家又有些什么人或事可以利用的呢?

她慢慢地回忆着前世嫁入李家之后发生的事。

李家后来是靠做海上生意发的财。与临安府的人不同,临安府的人做海运生意,都是从杭州找的门路,李家却是从福建找的门路,是林氏的娘家牵的线。李家手段开始凌厉,也是在暴富之后,有了钱做胆、官位为伞之后。都是现在没有发生的事,根本不能作为把柄。

当然,还有一件事可以利用,就是李端对她的觊觎。

但这太恶心人了。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利用这件事。

想到这里,她眼前一亮。

那李竣呢?

如果利用李竣呢?

比如说,李竣在前世意外逝世。

如果她救了李竣,持恩求报,要求李竣发誓,不娶她为妻,不与郁家为敌呢?

郁棠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可行。

最大的问题是要打消李竣对她的兴趣。

那就得明明确确先拒绝李竣,或者是以最快的速度定下一门亲事。然后安排她的未婚夫去救李竣。


br6mu.dzhhyy.com  7megk.dzhhyy.com  mo4ov.dzhhyy.com  o0g.dzhhyy.com  btt9t.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vpdx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