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不是单纯高兴这烧肉好吃,更高兴的是这烤炉做成了,既然做烧肉没有问题,那烤鸡烤鸭烤蛋糕,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

他颇为兴奋,将剩下的肉一并烤了,等好了给大家分点儿带回去,再额外装上几份,留给乔岭和陆锦呈他们。

烤炉做好了,酒楼装修也已经完成了,明天就是夏至,乔笙的生辰,从今以后也是乔郁的生日。

乔郁觉得自己心头大患已经解决了一大半,剩下的可以慢慢来了。

今天是大家来这里上工的最后一天,吃过烤肉后,除了宋立之外,剩下的人结了工钱就可以回家了,因为乔郁这顿烤肉的关系,大家拿了银钱也没走,留下来把里里外外需要打扫的地方都给乔郁打扫的干干净净,只等沈老那儿的桌椅一运过来,酒楼就可以开张了。

乔郁今天也没有提前回去,跟大家一起打扫完了卫生,给大家包好了肉,将人全部都送走了,他才跟赵康一起锁了酒楼的门,准备绕到书院去接乔岭。

刚走到书院门口,乔郁就第一眼看到了停在书院门口的那辆马车。

车夫在马车边上守着,马车里却没有人,陆锦呈和乔岭一起,从书院的门里走出来,江令潇从门里探出个脑袋,跟乔岭挥了挥手。

乔岭也扭头冲他摆着手。

陆锦呈抬头往前方一看,然后跟乔岭说道:“你哥哥来接你了。”

乔岭闻言兴冲冲的扭过头,果然看到乔郁和赵康走到马车边上,朝他们这边看着,见陆锦呈和乔岭都看见了他,冲两人一笑,提了提自己手里的食盒。

乔岭一在哥哥面前,就忍不住的活泼起来,连蹦带跳的往乔郁跟前跑,跑了没两步,大概是想到自己身边还跟着个陆锦呈,又连忙停下来,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规矩的走了起来。

“你早说你来接小岭,我就直接回家去等你们了。”乔郁说道。

陆锦呈一笑,也没说他为什么好端端的跑来接乔岭,只将乔郁拉上了车,三七这次没跟着来,车里坐了陆锦呈乔岭和乔郁,赵康就坐在前端,跟着他们一起回了乔家小院。

陆锦呈像是专门来接一趟乔岭似得,送他们回家后,接了乔郁给他的食盒,就带着赵康回了王府,也没跟乔郁说上几句话,神神秘秘的,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乔郁一样。

陆锦呈一走,乔岭就回了自己房里,乔郁在院子里站着想了一会儿,想不到这两人能瞒他什么事儿,眼睛一转,就也跟着去找乔岭套话去了。

他进去的时候,乔岭正背对着他坐在床上倒着一个小瓦罐,瓦罐里装着乔郁给他的铜板。

自从第一次乔郁出摊回来给了他几十个铜板后,之后每天回来都会给他,他攒了一罐后,已经跟乔郁换过几次小银锭子了,乔郁盘那铺子的时候,他偷偷把银锭子给乔郁塞在枕头下面,第二天被乔郁发现,又悄悄给他还了回去,两人一来一去的几次,乔岭知道哥哥是打定主意要把这钱留给自己了,也就没再硬给他,而是自己包好收了起来。

这会儿他把五个小银锭子放在一边,正在专心致志的数着自己的铜板,没留心乔郁已经冒头进来了。

乔郁故意吓他,也没敲门,轻手轻脚的进了门后,一把将乔岭搂进怀里,吓得乔岭一声惊呼,下意识就先把小银锭子往怀里揽。

看到扑过来的是乔郁后,他才猛地将手松开,说道:“哥哥吓死我了。”

乔郁揉了揉他的头,笑道:“小财迷,不急着保护自己,光想着护着钱。”

乔岭有些羞赧的笑笑,却没有反驳,将小瓦罐挪开,把一床的铜板小银锭给乔郁看:“哥哥看,我有这么多钱了。”

乔郁又揉了揉他的头:“最近没有钱给你了,不过你放心,等酒楼开张了,以后哥哥挣得钱都给你。”

乔岭闻言赶紧摇摇头:“哥哥自己留着吧,我不要。”

乔郁将他搂紧了些:“哥哥的就是你的,咱们俩不分什么你我。”

乔岭小声说道:“哥哥真好,不过我现在要钱也没用,哥哥还是自己留着吧。”

乔郁捏了捏乔岭肉乎乎的脸,从他脖子处勾出了一截红绳,露出上面挂着的翠绿的玉葫芦。

“你难道不想赎回哥哥的玉葫芦吗?”

乔岭猛地回头看他。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g1o.dzhhyy.com  t244f.dzhhyy.com  3bdym.dzhhyy.com  n7i.dzhhyy.com  4pci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