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兄应该已经知道你是欢颜继兄这件事了,我想提醒你,有些人伦礼法是不能触犯的。”

裴风胥被谢安澜这番话给说得一愣,站在原地半晌之后,才失笑摇头,“谢公子,你未免也太草木皆兵了,我对欢颜并无那个心思。”

谢安澜点头,“我知道。”

“那你还……”

“只是以防万一,我先提醒你一下而已。毕竟欢颜那么出色,你若是长久呆在她身边,谁知道将来会不会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裴风胥看着谢安澜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番话,只有无奈摇头,“如果这样说的话,你要防着的人岂不是很多,你能防得完吗?”

“也不是很多。毕竟能亲近欢颜的男子,也没有几个。”幸好欢颜并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的人,否则自己还不得累死。

裴风胥此时也是严肃了神色,对谢安澜道:“那现在轮到我问你了。”

“你问吧。”

“你父母知道欢颜的事情吗?”他知道谢安澜的父母对欢颜很好,很喜欢欢颜,之前在京城的时候,他就亲眼见识到了。

只是……云舒的母亲一开始也很喜欢欢颜,但是在听到那些有关于欢颜的传闻之后,立刻就变了脸,他担心谢安澜的父母也会如此。

“如果你指的是有关于欢颜身带阴邪之气的传言,那我父母是知道的。”

“但他们仍然同意你过来这里陪欢颜一起过年?”这下裴风胥真的感到很意外了。

看到谢安澜肯定地点头,裴风胥知道自己的兄弟已经没有希望了,因为就连他自己内心的那杆秤此时都开始偏向谢安澜了。

如果谢安澜的父母明知道那些传闻,还同意让谢安澜跟欢颜在一起的话,那自己作为欢颜的兄长,肯定是愿意站在谢安澜这边的。

二人买酒回来,小厮已经开始陆续上菜了。

因为经历了上次齐云舒醉酒的事情,欢颜至今对酒还是敬而远之,席间只有谢安澜和裴风胥两个在对饮。

“你们两个还是少喝点吧,要是喝醉了,我可不费那个力气把你们给弄回去,我自己直接就走了。”

“放心,我们就小酌而已。”

欢颜一边咬着筷子,一边狐疑地看着身边的这两个人,怎么出去一起买了趟酒回来,他们两个的关系好似比以前亲近了许多。

欢颜的感觉没错,就是因为刚刚的一番话,谢安澜知道了裴风胥是站在欢颜兄长的位置上在为欢颜考虑,而裴风胥也更加确定谢安澜才是更合适欢颜的那个人,以前他因为齐云舒的关系,所以跟谢安澜的关系始终有些尴尬。

但经过方才的一番话之后,二人却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关系自然亲近不少。

说笑之间,一顿饭终于吃完,他们从酒楼里出来的时候,时辰已经不早。

“你住的客栈就在前面吧?那我们就不送你回去了。”欢颜转身和裴风胥就要回衡华苑去,却被身后的谢安澜给拉住了胳膊,“就在前面没多远,你送送我吧,我来的时候,丁姨娘让我带了件东西给你。”

一旁的裴风胥立时接口道:“你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那我很快回来。”嘱咐了裴风胥这么一句之后,欢颜便是跟谢安澜一起往客栈的方向走。

“欢颜。”谢安澜轻声唤道。

“嗯?”

“明年的结业考,你打算参加吗?”

欢颜点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参加的。”


b4e64.dzhhyy.com  y27.dzhhyy.com  fi7.dzhhyy.com  tarym.dzhhyy.com  ububv.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tjy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