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肯定是这样的。

她关心则乱,有些失了方寸。

再就是,她也没有处理这种事的经验,经过了这件颇为乌龙的事,她以后肯定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再也不会这样冲动了。

双桃却满脸困惑,低声提醒她:“小姐,您看,您要不要换件衣裳?”

她们小姐要是不快点,等会就要失约了。

双桃的话让郁棠回过神来。

她暗暗叹了口气。

去见裴宴的事的确太冲动了些,但事已至此,她就算想反悔,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那就先去见见裴宴好了。

上次他送了她斗篷,她误会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当面给他道歉;还有,她在裴家已经住了大半个月了,最多再呆十几天就要回去了。年底事多,她走的时候裴宴未必在府里,她也未必能有机会和他辞行。这次见了裴宴,正好可以提前跟他道个别。再就是苦庵寺的事,裴家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资助苦庵寺的,她也想问个明白,也不算是没事找事了。

郁棠想着,心神这才完全平静下来,笑着应了双桃一声,重新梳洗了一番,出了门。

她们歇息的院子是苦庵寺最好的院子了,院子里不仅树木葳蕤,而且院子外面有一大片竹林,竹林里还放着几个供人休息的石椅。

郁棠出了门,在门口没有看见裴宴,但她知道,裴宴是个守信用的,说来就一定会来,说什么时候来就一定会什么时候来,就算是有事,也应该会派个人来知会她一声的。

难道是在竹林里等她?

竹林也算是门前。

她想着,不由就朝竹林里走去。

远远地,她就看见了披着一身白色斗篷的裴宴,在满眼翠绿的竹林中,身姿玉立,肃肃如树下风,非常醒目。

郁棠心中一喜,加快了脚步,却在距离裴宴越来越近的时候,发现原来裴宴对面还站着个人,披了件淡紫色白狐皮斗篷,梳着坠马髻,长长的赤金步摇晃在她的颊边,肤如雪白。

她脚步一顿。

紧随她身后的双桃差点就撞在了她的身上。

“小……”双桃一句话刚起了个音,就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有些惊恐地望向了郁棠。

郁棠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不是那种狰狞的难看,而是面无表情,双眸却明亮得像团火,一不小心,就会炸了似的。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裴三老爷明明约了她们家小姐,怎么会又约了顾小姐?

双桃不知所措地踮脚眺望。

只见顾曦从衣袖里抽出一条真紫色绣着粉色紫荆花的帕子,轻轻地沾了沾眼角,哽咽着对裴宴道:“让您见笑了!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真是满腹的话也不知道对谁说好——我阿兄一直说三老爷是他见过的最值得敬重的人,我,我遇到了您,没忍住就说了出来。还请您别见外。”说完,又擦了擦眼角的水光。

那擦泪的姿态,说不出来地楚楚动人又柔情蜜意。

双桃心跳得厉害。

就算她是个无知的丫鬟,可也是个女孩子,也有少艾倾慕的心思,看到顾曦这样,她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只是她想不通,顾曦怎么会喜欢上裴三老爷?顾曦来了裴府之后,都没有和裴三老爷说过话。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kge.dzhhyy.com  dr6uw.dzhhyy.com  4uy.dzhhyy.com  w80pm.dzhhyy.com  o4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