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里带着熟悉的清香,这里的一切都是让朱景之万分着迷。

想到自己要成为了这卧室里的男主人,心里甜蜜的直冒泡泡。

见朱殷打开衣柜,便入了换衣室。

朱景之便看着那衣柜出神,他心中想的是,自己的衣服也有机会放在这里吗?

光是想想,心中都不由一热。

朱殷换好睡意出来,见朱景之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由问道:“不习惯吗,我不勉强你的,如果你想回你自己的房间,随意。”

本来让他住进来,就是为了照顾他的心情,若是她会错了意,那就有些不好了。

朱景之怎么可能想回自己的房间,他现在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粘在这里,谁还愿意回他那破房间。

当下连忙摆手:“不不,你不要赶我走。”

朱殷又是一声好笑,见时间不晚了,朱殷率先上了床,又拍了拍一旁的位置:“过来吧。”

朱景之脸上一红,脚步却还是很诚实。

等他颤颤巍巍的在一旁脱衣服准备睡觉时,脖子上挂着的木牌却发出了叮当作响声。

朱殷一转眼,便看见了他脖子上的两块木牌。

她当然认得这是什么东西,只是奇怪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种手段,不由好奇凑上前去看了看。

朱景之可不知道她在研究木牌,他衣服刚脱了一半,看见朱殷靠近,一颗心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

俊脸更是红得火辣,动作却是很诚实,甚至还闭上了眼睛,静静等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朱殷虽然不知道李玉白为她做了木牌的事,但是,当她拿到手的那一刻,那种灵魂感情,哪里还有不知道的。

更令朱殷惊奇的事,这木牌里面竟然含有大量的灵气。

她不由看向朱景之,这一看,脸色不由有些怪异。

他正闭着眼,脸色爆红,却是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朱殷摇了摇头:“这木牌你怎么做的?”

朱景之一听到这声音,才知道自己是误会了。

但是他在殷殷面前丢脸丢多了,况且,他现在是她的老公,还是她承认的老公,想多了也是正常。

虽然心里一阵失落,却还是乖乖答道:“有个人送的。”

朱殷有些奇怪,就算这世界有这种手段制作她的木牌,可这里面的灵气是怎么一回事?

朱景之差点脱口而出,但是想到,那神秘人说过,谁都不能告诉,便咬了咬牙道:“不能说。”

“真的不能说,我和人保证过的。”

男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朱殷挑了挑眉,对于朱景之,她压根不需要费什么力气,只凑上前,轻轻呵了口气,故意用柔软的声音道:“谁呀,连我也不能说吗?”

朱景之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又爱朱殷到极致,哪里能顶得住这副诱惑。

他恨不得把命都给了这女人,当下脑袋便昏昏沉沉道:“他说他是大哥,姓李。”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pgvuo.dzhhyy.com

1x43.dzhhyy.com  pk1c4.dzhhyy.com  xba.dzhhyy.com  3qyr.dzhhyy.com  1bg9u.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