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生病了?”

如小姐姐打听到的八卦所言,雁国这一行的队伍中,确实是有医生的。

但那都是针对普通人的医师,铃木园子这个种族,这种情况,果然还是快点会玄英宫的好。

尚隆一点不见生疏的低头,吧嗒在她额角亲了一口,心想看看这副憔悴的样子,这穿的都是什么东西啊,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居然跟难民流落到一起了……

不过这样也好,找到她这一块区域最近一段时间的负责人,立刻就能问出些有用的消息来。

尚隆一开始就发现了这是个双人间,不过安置区条件就这样,一个萝卜一个坑,“那另一个人呢?”

侍从官低头,小声说:“同住的,是个男子。”

尚隆下意识便想皱眉。

不过转念一想,活着都不容易了,怎么顾忌男女?

要求流民在这种情况下还活的泾渭分明,实在不现实,失笑之下,没说什么。

只是将园子从稻草堆里抱了起来,准备直接带走。

结果侍从官愣是站着不动。

尚隆和自己发掘培养出的人才,一直没大没小惯了,当下眉头一挑,“不知道帮忙撩一下帘子吗?”

侍从官作欲言又止状不动。

尚隆:“你这是……有话要说?”

侍从官说:“您不确认一下吗,可能是认错人了呢?”

尚隆抱着怀里的人颠了颠,好笑:“我还能认错吗?”

侍从官心说您当然不会认错,您当年都被她整的要祸国殃民了,但我不说这一句,不是没台阶接下面的话吗?

侍从官就说:“但我查问了一翻,这位小姐是,”他顿了顿,加重音,“是同她未婚夫,一起被这一队的村长收拢的……”

这尾音低的侍从官下意识打了个哆嗦,但他寻思着自己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当下壮着胆子便继续说道:

“两人……似乎是在私奔的路上遇了险,才不得不和村民同行……”

剩下的话不用说尽,他觉得实在太好联想了。

祸水早前是干什么的呢?

她孤女出身,却引的当时是少城主的主上下定决心要娶她。

不出意外,能一生衣食无忧,最后出了意外,但一步登天成了王后。

现在,是不是故技重施了呢?

“我看那孩子虽不像我国人,但也是大家出身……”

她再次无依无靠了,引诱一位贵公子陪她私奔,哪怕遭灾生了病,依旧肯守候在她身边……

站在他的角度来讲,话里未尽的意思,几乎称得上大逆不道。

——那少年现在在她心里所处的位置,说不定就是当年您所处的位置。


hrgcr.dzhhyy.com  6cf6v.dzhhyy.com  5um.dzhhyy.com  bl80r.dzhhyy.com  7lx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pdvm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