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了车,小宝就扑到唐宝的怀里,可怜兮兮地问,“妈咪,我和哥哥是你生的么?”

唐宝脑袋被震得晕眩了下,紧张地去看帝昊天,心跳不稳。

“妈咪?”

“啊?那个……肯定是我生的啊,为什么这么问?”唐宝努力维持镇静。

小宝吓了一跳地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我还以为跟小花一样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呢!”

她算是明白小宝为什么忽然问这么一出,肯定是园里的孩子们的话题之一。

其实她小的时候太过调皮,她妈就说她是捡来的,她当时还忧郁了好一阵子。

后来就把捡来的事抛之脑后了。

但是唐宝内心不紧张,不虚心么?

在小宝那么一问的时候,让她的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哪怕是个玩笑话,她也不想听。

“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问,你是妈咪生的,记住了么?”帝昊天开口,威严地对小宝说。

小宝立刻乖巧地点头,“记住了,爹地。”

唐宝看向帝昊天,知道他的用意,在对上帝昊天深邃的黑眸时,心情不由像是被波浪淹没着随之起伏。

仿佛紧张的心也轻松起来。

晚上在房间里的时候,唐宝说,“车上的事情,谢谢你啊。”

帝昊天逼近窗口的她,“嘴上说说的我可不满意。”

唐宝的脸微热,“别这样,我说的是正经的。”

“你觉得老公现在不正经?嗯?”帝昊天整个身体压了过去,将唐宝包裹在他和落地窗之间,让她无处可逃的霸道强势。

唐宝真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正经了,“你说话靠我太近了。”

“多近?又没亲上。”帝昊天的鼻尖抵着唐宝的鼻子,低沉如哑。

“……”唐宝觉得此刻不吻比吻得时候更心跳如鼓。

就在她感觉自己快窒息的时候。

帝昊天开口了,一如既往的低沉,“为什么要说谢?她是我们的女儿,我这是作为一个父亲尽的责任。难道有人给我女儿灌输不好的思想,我当做没听到?”

帝昊天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黑眸里愣了下,似乎什么凌厉的光一闪而过。

唐宝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

“但是你刚才的表情……唔!”

帝昊天一边亲咬,一边粗沉着说,“现在知道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

唐宝被他咬得使不上力,也说不出话来。

“走,洗澡。”帝昊天声音一沉,将人拦腰抱起——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vba.dzhhyy.com  9hf.dzhhyy.com  esxt.dzhhyy.com  877ws.dzhhyy.com  hu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