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便拿了一本坐在床边静静的等着。

他虽然手里拿着,但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在脑海里搜索着有关霍盈玉和顾道病情的相似之处。

从表面看,他们两个人之间没有共同的特性;然而实验报告已经表明,他们身带着同样的病菌。

而两人的身体状况却截然相反。

霍盈玉突如其来的晕倒,反而让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不相信,同样的病菌放在两个人类的身体会有截然不同的效果。

一个人离开药不能活,另一个人的体质这跟超人一样突破了常人的范畴。

霍予沉在脑海里纷纷乱乱地想了很多,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霍盈玉的脸。

两个小时之后,霍盈玉才幽幽转醒。

霍予沉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

霍盈玉睁开她那黑白分明眼睛,目光在天花板停留了片刻,然后扭头四处看。

她和霍予沉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在空相遇了。

霍盈玉张了张嘴,发出生硬、拗口的声音,问道:“你……你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不在这里?”

霍予沉饶是心理素质过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给惊了一下。

他问道:“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霍盈玉仍旧是一脸茫然,缓缓的摇了摇头。

霍予沉把目光放到那个小瓷瓶。

他指了指那个小瓷瓶,问道:“你认识它吗?”

霍盈玉仍旧是摇摇头。

霍予沉把那枚小瓷瓶放到手里把玩了一会儿,说道:“你叫霍盈玉,我是你二哥。我们刚才在看星星的时候,你突然晕倒了。我把你送回房间,并给你吃了一颗药。”

霍盈玉愣愣的点点头,“我怎么能确定你说的话是真的?”

“你不用急着确定我说的话是真是假,当你的记忆没有办法给你肯定的答案的时候,你要靠你的心去辨别是否对你撒了谎。”

“你说话很多我听不懂。”

霍盈玉揉了揉她的脑袋,“听不懂也没关系,你先好好休息。明天天亮了,我带你在园子里四处走走。”

霍盈玉仿佛被按了下暂停键,看着霍予沉那只温暖的手掌离开她的头。

之后又看着霍予沉缓步离开房间,并带房门。

她动作迟缓的摸了摸刚才霍予沉摸过的地方,眼睛里满是困惑。

以前好像也有人这么摸过她的头。

可那人是谁呢?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e4fci.dzhhyy.com  nrb3.dzhhyy.com  6qnm.dzhhyy.com  wvev.dzhhyy.com  ttb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