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们大家都要洗,咋就你最磨叽,”小伙伴们又开始取笑钱浅:“你是打算泡掉一层皮吗?”

“我还得洗头呢!”钱浅一翻白眼:“而且我得洗衣服!”

“小林子啊,不是我爱说你,”小徐笑嘻嘻的摇着头:“你那个头发也太不利索了,让队长给你剪短了吧!省得你洗个澡还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

“啊呸!”钱浅眉毛一立,叉着腰就怼回去:“我本来就是娘们,我在队里都一个月了你都没发现,是不是瞎!”

周围人哄一声笑起来,祝雨寒也忍不住笑着拍了拍钱浅的肩:“行了,我跟你换,我刚好是11点那一班,行了行了,都别胡说八道了,都散了吧!”

“等等!”钱浅一下子窜起来揪住准备去乱溜达一下等吃饭的火系异能队员李滨:“等会给我烧洗澡水!”

“不干!”李滨被钱浅从背后揪住后脖领子双手像是乌龟一样在空中乱划拉:“我刚烧完丧尸尸体,累得要命!找别人!找别人!你这个家伙,就是比别人矫情,天气又不冷,我们都凉水洗澡,就你非要热水。”

“说了姐是女的,就是娇气咋滴!”钱浅像个母老虎一样完全不在乎形象,使劲拽了拽李滨的后脖领,周围人又是一阵大笑。

“行了,行了!赶紧松开,”路臣逸笑着走过来解救出了依旧乌龟划水状的李滨:“等一会儿我给你烧还不行吗,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彪悍。”

钱浅撒开李滨的衣领,一脸得意的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根巧克力花生口味的能量棒冲着李滨一扬:“瞧见没?烧水工资,现在归路队长了!”

“唉!”李滨立刻屁颠屁颠转身就追着钱浅跑:“不公平!你刚才咋不说有工资!!我烧我烧……”

“晚了!”路臣逸一把抓过钱浅手里的能量棒迅速塞进口袋,一脸得意的冲李滨挑眉。

第596章:主角团,我跟你们不同路(52)

吃过晚饭,路臣逸果然依照约定给钱浅烧了很多洗澡水,那根当做工资的能量棒,他烧过水之后当着李滨的面吃掉了。李滨那幽怨委屈的小眼神,承包了全队整整一晚上的笑点。

有了很多的热水,钱浅欢乐的将自己从头到脚洗刷的干干净净,又把衣服都洗了一遍,等到都忙完,也差不多是她该值班的时候了。差一刻十一点,钱浅看了看时间决定早点出门去接班。

哨位有五个,有四个分布在酒店周围,另外一个是设在酒店顶楼的瞭望哨,钱浅这个移动小监控,当然是被安排在瞭望哨的位置。钱浅到达顶楼的时候,祝雨寒正站在瞭望位置尽责地拿着微光夜视仪监视着远方的动静。

“祝队长,”钱浅一上顶楼就直接招呼祝雨寒:“别看了,歇歇吧,没动静,我看过了。”

7788的监控是24小时开着,如果有情况它早就嚷嚷起来了,所以钱浅的值守工作一向很省心,她常常是一边看星星一边哼歌的值班,完全没有压力。

“好!”祝雨寒显然也很是信任钱浅的监控能力,他从善如流的放下了微光夜视仪,趴在楼顶的栏杆上静静望着远处黑暗一片的高尔夫球场。这酒店祝雨寒以前是来过的,这里是著名的旅游度假区,这酒店以前是个高档的高尔夫度假酒店,承办过知名国际赛事,以往球场上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灯光映照下,昂贵的草坪像一张绵密的绿色厚毯,景色还是很美的。然而现在,黑漆漆的球场看起来不知怎么,总是带有几分阴森森的诡异感。

钱浅学着祝雨寒的样子也趴在栏杆处望着远处黑黢黢的球场,不知怎么突然想起好早以前在进娱乐圈位面之前买过的一首歌。她望着球场,无意识地轻轻哼着熟悉的旋律,脑袋发散思维地想起了自己平静幸福的原生位面。

还好生在娱乐圈大总裁位面,钱浅带着几分庆幸地想。还好爸爸妈妈不需要为了生存操心,爸爸除了工作,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血脂是不是太高,会不会肚子太大被妈妈嫌弃,会不会头发掉太多显老,配不上美美的妈妈。而爱美的妈妈,脸上新长了一条小细纹对她来说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真是太好了啊!这样琐碎又平常的日子是多少人求也求不到的。

因为活得平静又幸福,所以才有功夫矫情和自寻烦恼;因为活得平静又幸福,所以才有时间怨天尤人、伤春悲秋。那些闲出来的毛病,现在让钱浅看来都无比珍贵,因为那代表着琐碎平淡的好日子。

“你哼的那是什么曲子?”沉默许久的祝雨寒突然偏头看向钱浅,带着几分好奇地问道:“好像没听过,曲调怪怪的,很陌生。平时为了缓解压力,小杨几个经常一起唱歌,但我从来没见你跟着唱,还以为你不喜欢。”

“我倒是想啊,”钱浅无奈地摊摊手:“可他们唱的那些我不会啊!我会唱的他们又不会,实在唱不到一起去。我连你们唱的军歌都不会。”

“不会?”祝雨寒带着几分稀奇地看着钱浅:“你还是不是年轻人啊?小杨唱的都是传唱度很高的流行歌曲,末世前满大街都能听到,连我都能哼几句,你居然不会?那你会什么?不会是一百年前的老歌调吧?”

“那倒不至于……”钱浅其实很想说她连一百年前的老歌调都不会唱,这个位面的音乐她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她是真没想到这些大兵平时没事还真有人挺喜欢唱歌的,比如小杨,成天唱个不停,自诩歌神。

“林杉杉会唱老歌调?稀奇!唱来听听?天天听小杨嚎,都听腻了。”这个时候,闲着无聊提早来值班的路臣逸刚好上了顶楼,他只听见了祝雨寒的下半句,一脸稀奇地凑了过来盯着钱浅。

“我真的不会唱老歌调……”钱浅一脸黑线有些无语地盯着一副看热闹模样的路臣逸:“我只是看见球场,想起以前听过的一首歌而已……”

“那唱来听听,”祝雨寒大概也是无聊了,一脸正经的敲边鼓:“还是你其实五音不全啊?没关系,我和臣逸不会笑话你,我们平时被大刘荼毒习惯了。”

“谁说我跑调!”当过影后的钱串子同学一脸无语地瞪着自己的战友兼队长:“拿我跟大刘比?!想什么呢!!我好歹……”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nudxe.dzhhyy.com

0mn.dzhhyy.com  okbl.dzhhyy.com  q52x.dzhhyy.com  hnl3.dzhhyy.com  35p.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