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将恐怖的金乌神炎,燃烧在他们的灵魂深处,让他们身不死而魂灭。

第十重境,也是玉简所记载的金乌焚世录最高境界,其对应的焚灭炎技,便是九阳天怒!

火破云所施展的九阳天怒,是最为初级的“一阳”状态。纵然只是最初级状态,其恐怖依旧震颤了整个冰凰神宗。而每多一阳,威力并不是等幅增加,而是几何倍数暴增。完整的九阳天怒,将是九阳临世其威力之恐怖,根本无法想象。

或许,那将是真正的灭世神威。

虽然,炎神界数十万年历史,曾有四人修成九阳天怒但从未有一人修至九阳之境。火破云以不足三十岁之龄达到一阳之境,已是炎神界从未有过的神迹。

凝心之下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动不动的云澈在睁开眼睛时,时间已去过去了七天,他身上火焰犹在,而身前的赤金玉简,却在这时火焰爆燃,瞬间化成灰烬。

右掌抬起,掌心一小团金乌炎无声燃起,然后快速变得深邃,第一次施展,便在数息之间,达到了第八重炎境,火焰的气息、颜色,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他亦有信心在半个月内,将炎阳射线修至小成。

但他手托火焰,眉头却是微微锁起:

“十重真的就是至境了么?为什么总觉得还是不完整”

“算了,还是修炼断月拂影吧。”

冰凰城域,冰凰第三十六宫。

“妃雪的事,是云澈主动拒绝?”

沐玄音倾身侧坐于冰椅之上,眸光熏然,酥胸半露,交叠的双腿勾勒着分外撩人的修长曲线。一小节白皙的小腿从裙下露出,流动着比满室冰花还要莹润的肤光。

沐冰云站在她的身侧,月眉轻凝,微露不解。

“不然呢?妃雪那么乖的性子,再怎么也不可能是她不肯听话。”

沐玄音声音绵软娇柔,荡心绮思,玉白色的脸上微微浮着一层妩媚万千的粉色。

空气中飘荡着阵阵泌心的香气,沐冰云的眸光不经意间落在她因太过耸挺而稍稍半露的酥胸上,又瞬间移开,心跳顿时变得微微有些不自然。她轻语道:“不应该的。姐姐的方法虽然有些荒唐,但的确是最有可能让他在玄神大会前成就神劫境的方法。而且,以他的性情,以及男人皆有的劣性,他没有理由拒绝才对。”

“谁知道呢,兴许,是他看不上妃雪呢。”

窗外冰冷的雪光洒入,沐玄音懒洋洋地躺下,裙摆被玉腿撩开,一双粉光致致的纤足跷在冰椅上,根根足趾小巧莹润,如若冰凝,足背与足心细腻的像是抹着一层酥酪,如玉之润、如缎之柔

也唯有在沐冰云面前,她才会如此毫无顾忌。

“看不上?”沐冰云摇头:“以妃雪的容貌不应该才对。”

“那可不一样哦。”纤纤雪手无限妖娆地将鬓边蓝发掠到耳后,沐玄音忽然笑了起来,凝视着沐冰云的眸光泛起绮丽的媚色:“既然妃雪他都不肯要,那就只剩一个方法了。”

“什么方法?”沐冰云眸光转过,但一碰触到沐玄音妩艳的笑意,她又不自觉的移开。

“那当然只有我的好妹妹亲自献出元阴,来为他提升玄力,报答救命之恩了。”

话一说完,沐玄音已是娇笑出声。

沐冰云绝美的冰颜毫无动容:“姐姐,不许胡闹。”

在外时,沐冰云对沐玄音毕恭毕敬。但私下里,两人是无法不谈,情感上没有任何杂质隔阂的姐妹,彼此都是世上唯一的亲人。只是,她们的气质、神态上有着太过截然的不同。

一个清冷若雪中仙女,一个娇媚如祸世妖姬。

“真是的,你就不能做出一个好玩一点的反应,让姐姐开心一下嘛。”沐玄音轻抿了一下唇瓣:“倒是收了一个男弟子,比预想的要好玩的多唷。”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ndosa.dzhhyy.com

0rqul.dzhhyy.com  4me4.dzhhyy.com  u5oia.dzhhyy.com  86x.dzhhyy.com  an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