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两人争执的东西不值这个价,但是就要争口气,这枚胸针最后成交价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不过获胜者并不心疼,反而得意的奚落对方。这么多的钱就为了嘲笑别人几句也不知是谁亏了。

容瑾蹙着眉头,这家拍卖行是容家旗下的,这些东西父亲应该都有过目,不感兴趣的才会放下去。陈医生不是说父亲很喜欢这种图腾么,还收集了不少,那这个为什么不要呢?

不过想再多也没什么意义,可能父亲最近又看上了其他的。

拍卖会上又一件拍品以高价成交,之前吸引容瑾的那只鼎也被拿了上来。不得不说这东西并不实用,除了摆着看基本上没有什么有用的地方,几千年的老东西难道你还能用来吃饭?

昱琰一听这东西,容瑾父亲喜欢,还想着买下来,接连加价几次,只可惜最后却被容瑾拉住了,容瑾把自己的想法和他说了一下,昱琰想一想也是,从老丈人家买来的东西再送去讨好老丈人,好像确实不太像话了些。

没有昱琰的竞争这件东西倒是很快就成交了,金额也就一般般,并没有之前的那么夸张。

就这样,拍卖会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东西一件接着一件成交,有人意气用事损失颇大,也有人一锤定音直接买走,总归有天价,就会有低价。不过在场许多人都不是冲着这个来的。

终于万众瞩目中,最后一件拍品出现了。

很简单的小玉瓶被放在托盘中,三个为一组共有三组进行拍卖。为了印证之前说的确实能够保住青春,拍卖行还专门进行过试验,将实验过程以视频的方式播放了出来。

画面上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颤颤巍巍的走着,在服用了瓶子里面的药丸后一步一步的发生着变化,从原来的的脚步蹒跚到健步如飞,从老人斑弥漫到渐渐消失,从满头华发到青丝渐长。

伴随着老人每次的服药,他的变化也是显著异常,最后将两人前后照片进行对比,确实是差异巨大。

除了这个,拍卖行还承诺,若是无效,以成交价退款。这一句话犹如交了一剂定心丸,毕竟就算上当了还能够退,千金难买寸光阴,现在有机会为什么不尝试?

“这种拥抱青春的药就叫青春,起拍价100万每次加价不少于十万,现在开始叫价。”

现场霎时安静不已,众人彼此观望,小家族在看大家族的脸色,大家族则在彼此观望。

昱琰对这件事情还是很好奇的,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会想要,对于拍卖行的噱头,他是不屑一顾的。

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喂给容瑾,容瑾的吃相是那种非常斯文的,吃东西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昱琰每次都觉得这种秀气的吃相很赏心悦目,所以他对于投喂容瑾总是乐此不疲的。

容瑾看着面前的糕点,想都不想就直接张嘴咬了一口,他享受的眯着眼,嘴里的是他最喜欢的绿豆糕。

楼下彼此观望随着一个颤颤巍巍的“一百一十万”拉开了序幕。

“两百万。”

“三百万”

“五百万”

“.......”

价格在逐步的攀升着,第一场拍卖至关重要,这次成交的价格会直接影响到后续拍卖价值。不过现在还是小打小闹,真正有实力的还没出手。

价格已经哄抬到了千万之高,一些没有竞争力的人只能悻悻的放下手中的牌子,因为接下来的竞争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终于楼上开始叫价:“两千万。”

马上对面的人就开始讥笑,“老家伙,怕死,连这点钱都不舍得出?三千万。”

好大的手笔一句话就直接抬了一千万的价格,当真是阔绰。

苏木对于帝都圈子比较熟,此刻一听声音就知道了,开始介绍起来:“之前那个直接叫价的是秦家的人,秦家老太爷据说身体不太好,年轻时南征北战的落下了不少的伤,虽说近些年来退到幕后,但是在军队里影响力还是很大的。现在叫价的应该就是他的大儿子秦正,也就是学校里那个秦琪的父亲。”

“至于这后面一位叫陈义是个新兴贵族不过势头很猛,有皇帝给他撑腰,在权贵里混的是如鱼得水,再加上现在内阁权利被收缴了一部分,陛下势大就蹦跶的更加痛快了。一直想推倒一个世家自己取而代之呢!秦家这一代子孙不兴,能够上阵杀敌的鲜少,而且现在和平时期他们一时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所以就被盯上了。”

这倒是新鲜,不过这点政治敏感度除了完全不感兴趣的容瑾,其他人都是了解一二的。


x5nyl.dzhhyy.com  syhor.dzhhyy.com  u444.dzhhyy.com  c48k.dzhhyy.com  w8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l6.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