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遇见个熟人,唐小宇心宽大半,紧接着疑道:“你这造型是什么情况?”

“凤凰呀。”凤十三奶声奶气地回答他:“一月化形,三月成年,余下的三百三十三年逐渐衰老朽迈,最后焚灰重生。”

原来如此,稀奇稀奇。唐小宇点着头滴溜溜四处打量,发现亭台那儿还坐着个青衣帅哥,便问道:“……请问您是?”

“孟章。”青衣男子高傲地抬起下巴:“你直接叫我神君。”

又是个神君。唐小宇好奇打量他,总觉他比自家神君更凶残更吓人,当即不敢多看,喏喏应着退到旁边,蹲身跟凤十三咬耳朵。

“这里是哪儿啊?”

“这里是云台呀。”

“云台在哪儿啊?”

“云台在天上呀。”

“……哈?那我要怎么回到地面上?”

“让神君带你飞下去呀。”

“……”

唐小宇后撤几步,默默掏出手机给獬豸打电话。说起这个电话,还是唐小宇不久前给獬豸搞的,用了他爸的旧手机,只是为接送上下班时联络方便。现在,则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獬豸接得很快,听唐小宇说完,爽快地应了:“你等我三四天哈,我跑过去。”

“……等等等等。”唐小宇紧急叫停:“三四天?”

“是啊,云台远着呢,我速度慢……话说为啥不让神君把你送回来?他能瞬移啊。”

唐小宇表情复杂地回望亭台,两位神君此刻正面对面优哉游哉下棋。他又抬头望着已变为墨黑的天空,无言长叹。

天黑后,碧色亭台开始悠悠发光,就像是通体由夜明珠制成。凤十三鼓着包子脸跑去远处的白色小屋内,端出碗小米,供到唐小宇面前:“唐先生,云台上没有吃的,你且拿这个凑合。”

我的妈妈牌红烧肉、妈妈牌鱼香肉丝、妈妈牌蛋黄南瓜啊!唐小宇悲愤地接过小碗,往嘴里塞那不知是何品种的米粒。入口味道倒是不错,清香回甜,但对一个普通人类来说,干吃饭没有菜,简直就是种折磨。

几口下去,唐小宇噎得只想哭,再看他娘亲发来问他人去哪儿了怎么还不回家吃饭的短信,毅然放下碗,起身朝亭台里走。

俩不用吃喝的神君下棋正酣,见唐小宇过来,孟章轻佻地朝他挤挤眼:“又怎么了?”

唐小宇的心情糅杂着不好意思和愤气填胸两种矛盾,他不敢招惹这新认识的神君,小心挪步避开,蹭到陵光身边轻拽对方衣袖:“神君,我想回家……”

孟章阴阳怪气道:“提要求倒是格外熟练啊。”

陵光抬头瞪孟章,无奈起身朝唐小宇伸手:“我送你回去。”

“哦——”唐小宇后半个尾音还没发出,眼前一花,转瞬就发现自己已身处在自家楼下附近。这段路没有路灯,黑漆漆的超过半米就看不见人,他还未适应这种突然的转变,呆滞两秒,晃晃脑袋,发现神君似是要离开。

他下意识出手拽住对方衣袖。

“吃饭吗?”

陵光:“……”

陵光:“不吃。”

唐小宇自知刚才那个问题有多白痴,难为情地吐吐舌头,放开那只衣袖。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jydou.dzhhyy.com

tand.dzhhyy.com  3kcfp.dzhhyy.com  gy5.dzhhyy.com  hb8u9.dzhhyy.com  tgij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