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在为他邮寄下白梅的时候顺带了花丁的话,“这梅花啊,死了。”

但陆东深似乎没把这话听进耳朵里,每天还是精心照料,该浇水的时候浇水,该避光的时候避光,不见怠慢的心思。

杨远不懂花,但每次来也喜欢瞧上那么一两眼,说,“这花啊,你说它死了吧还不枯枝烂根,说它活着吧还不见抽芽,这教人左右为难,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陆东深没接话,但他明白杨远这番话背后的含义。

阮琦闹了几天后终于消停了,倒是不可能放弃,只是能面对陆东深了。

态度上比较激动,质问他,“你认为他们死了,所以放弃了对吧?”

陆东深正抱着花盆往院子里走,前路被阮琦挡住了。他看了她一眼,从她身边绕过去,将花盆放在石桌上。

晨光恰好,落在梅花枝头,那老桩的斑驳尽收眼底。

“没放弃,我也没认为他们死了。”他拿起喷壶,细细地给梅花花枝喷水,并湿润了土壤,“我只是想以最好的状态去面对蒋璃,你也一样。”

阮琦问他,“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陆东深抬眼看着她,“你不想等饶尊回来看见你半死不活的模样吧。”

阮琦早些日子的绝望又死寂了些,她很想追问陆东深他们到底是生是死,可这话,怕是陆东深也给不了她答案。

她转身要回屋的时候陆东深叫住了她。

“如果恨,你就恨我。”陆东深看着她说了句。

这话像是把刀子似的戳开阮琦的伤痛,她眼眶霎间就红了,垂下脸时,眼泪就跟豆子似的砸下来。

陆东深没上前安慰,实际上,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我只希望……希望他们能回来。”阮琦泣不成声,“哪怕饶尊最后发现心里还要她,那也要当面跟我说清楚吧。”陆东深沉默不语,晨光似乎被遮了,落在他脸上,是半明半暗的弧度。

第654章 如期召开

沧陵是蒋璃的地盘,所以,似乎到处都有蒋璃的影子。

陆东深不用到处走,光是蒋小天他们就能给他讲不少蒋璃之前的事,不管大事小情的,陆东深都听得津津有味,在蒋小天他们几人口中,蒋璃就跟神一般的存在。

用蒋小天的话说就是,“别看我家蒋爷是女儿身,可不管说话办事那都是不输给男人的,甚至有时候被爷们还干脆利落。”

这就是他的蒋璃。

但大多数的时候陆东深还是喜欢安静,每天研究着花草,有时候瞅着那株白梅一瞅就能瞅上大半天。

他想到很多事,最后总会将所有的画面汇聚到中秋那夜,她精心做了碧纱灯,跟他说,你看,点亮之后像不像装了月亮?

直到现在,那些碧纱灯还挂在别墅的花园里,管家之前问过他需不需要摘掉,他对管家说,等她回来亲手摘吧。

那夜中秋是最静谧的,如果不是蒋璃早有预谋,就会是个完美的中秋。

他想起蒋璃那晚跟他说,陆东深,我爱你喜欢你,就是想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你。

她还说,男的女的有什么区别?你应该相信我的,有些事只有我才能为你分担。

陆东深每次午夜梦回的时候,耳边总会回荡着蒋璃这句话,然后就会失眠,枯坐到天亮。

有时候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去看白梅,在蒋小天他们人眼里,白梅就像是他的希望似的,不生不死的在那杵着,像极了蒋璃目前的情况。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lcet.dzhhyy.com  7unqv.dzhhyy.com  wb81.dzhhyy.com  b6l.dzhhyy.com  0e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