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他拖着焚绝城离开了很远的一段距离,并且压低了自己的听觉。

萧烈的胸口重重起伏,稍许,他的心情算是平复了一些,道:“你说,这十几年来,我做梦都想知道究竟是还害死了我的儿子无论是谁”

云澈微微点头,低声道:“爷爷,你听说过四大圣地吗?”

“四大圣地?那是什么地方?”萧泠汐一脸茫然。

萧烈微微一怔,随之脸色骤变。四大圣地之名,他的确知晓,而且那四大圣地的名字,1顶1点1小1说,他还是从儿子萧鹰口中得知。他知道那是整个天玄大陆最最庞大的四个势力,是俯瞰整个天玄,如审判者一般的超然存在,其强大,要远远的胜过四大宗门,是一个他们连听闻都是难得,一辈子都不可能碰触到的巅峰神话。他惊声道:“难道,难道害死我儿子的人,是是”

“是哪个人对萧叔叔下的毒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来自四大圣地之一的天威剑域!”云澈声音沉重的道。

萧烈全身僵硬,眼眸和双手都在无尽的激动和震惊中剧烈颤抖。而萧泠汐低念着“天威剑域”的名字,依然一脸茫然。从未听过“四大圣地”之名的她,根本不了解“天威剑域”四个字是个多么恐怖的概念。强大如天剑山庄的庄主,到了天威剑域,却也基本连个中庸都算不上。

曾经,萧烈无数次的想过要报仇。他曾暗誓无论凶手是谁,在找到他的那一天,都要亲手让他血债血偿。但,“天威剑域”这个名字,就如一座高不见顶的山岳压在了他的心头之上,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绝望,复仇之火,被一瞬间压制的几乎完全熄灭

天玄七国中,苍风帝国版图最小,实力最底,每年还要对神凰国进行变相的供奉。而四大圣地,那是超越天玄七国的存在,纵然是强大的神凰帝国,也绝不敢招惹四大圣地。在四大圣地面前,众生就如蝼蚁一般的卑微这个仇,他如何报?拿什么去报?

萧烈的反应,让云澈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他站到萧烈面前,字字铮铮的道:“爷爷,虽然,这个仇人比我们曾经预想的要强大很多很多,但绝不代表我们无法报仇,更不能让我们就此放弃报仇虽然,我现在的力量还远远没有资格去天威剑域讨债,但是,请爷爷相信我,终有一天,我会杀上天威剑域,去讨回这笔血债!!因为,这不仅仅是爷爷,是萧叔叔的债,还有我的亲生爷爷,我亲生父母以及我自己的债!今生今世,只要我还活着,我必要天威剑域一分不少的偿还!”

“你的亲生爷爷?”萧烈怔然。

云澈轻轻点头:“去年,我在一次巨大的意外之中,找到了我的亲生爷爷,他被天威剑域的人重伤,并封禁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整整百年,如果不是阴差阳错,我这辈子,或许都将无法见到他。从亲生爷爷那里,我弄清楚了当年的一些事,知道了我亲生父母的身份,也知道了当年害死萧叔叔的凶手。”

“那你爷爷他现在还好吗?”

“”云澈闭上了眼睛,轻轻别过脸去看着空旷的远方:“他死了为了能让我逃出生天,他自断了心脉临死前,他让我向你转达他的感激他说,你是他这辈子,最为感激和愧对的人。”

萧烈表情怔然,久久没有说话。

“在亲生爷爷死去的那天,我就已经发誓,这笔血债,我无论如何都要向天威剑域讨回。当那一天到来,我闯入了天威剑域,找到了当年对萧叔叔下手的人,我会将他活着带到爷爷面前,由爷爷,来亲自发落处置他。”云澈坚定的道。

萧烈的目光再次一颤,许久,他缓缓的点头,状若失魂的道:“好好”

萧烈平日里是个颇为镇定的人,云澈极少见到他情绪失控的时候。而此刻的萧烈,却显然已是心神大乱,他渴望着知道当年的凶手,但真相,对他却残忍到了极点。从萧烈的身上,云澈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忽然滋生的死志

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支撑着萧烈的,不仅仅是萧泠汐和云澈,还有寻找仇人与报仇的执念。

但当报仇成了奢望,震惊、无力、对儿子妻子的愧疚无不在让他的心火暗淡下去。虽然云澈铮铮誓言必报此仇,但,那是天威剑域,是天玄大陆最巅峰的存在,他不会认为云澈真的有能力向这样的庞大大物索仇,更不希望云澈因此而去犯险,甚至丧命。

看着萧烈的样子,云澈心中默叹一声,道:“在和我亲生爷爷相认之后,我知道了一些事当年,我的亲生父母在离开流云城之后,并没有被天威剑域的人追上,而是最终安全的逃回了自己的家乡爷爷,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至少可以确定,当年跟随我的亲生父母离开萧叔叔的孩子,你的亲生孙儿,也没有造人毒手,而是随着我的亲生父母一起最终到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云澈的话,犹若在萧烈的耳边响起声声惊雷,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大,原本死灰色的眼眸瞬间爆发出无比强烈的神采,他双手一把抓住云澈的肩膀,激动的全身颤抖:“你说的是真的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云澈反手抓着萧烈的手臂,直视着他的眼睛道:“我亲生父母逃到流云城时,已全身是伤,油尽灯枯,如果被天威剑域的人追上,必然遇难。但他们最终却安全逃回了家乡,证明他们之后没有再遭遇任何敌人,那么,他们怀中的孩子,也定然安然无恙他和我年纪相仿,如今,也已是和我一样十九岁了。爷爷的血脉,萧叔叔的血脉从来都没有断绝!”

萧烈整个人怔在那里,顷刻间已是老泪纵横。

云澈放轻声音道:“我在盼望着和亲生父母重聚,而他,也一定盼望着和自己的血亲重逢。所以爷爷,你一定要坚强,你的亲生孙儿,还在等着你和相认团聚。”

萧烈的双手逐渐松开,脸上满是泪痕,但眸中的光彩却已变得更加强盛,取代了所有死灰色,他重重的点头,轻轻的道:“好好!”

同样的两个字,却没有了之前的昏沉无力,更没有了丝毫的死志。

云澈悄然舒了一口气,唤回凌杰,将萧烈和萧泠汐,搀扶上了他的坐骑风烈鸟。

“小澈,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可以逞强,更不可以出事!”萧泠汐双手紧抓着衣角,紧张而担心的道。

“放心好了。”云澈一脸轻松的笑道:“我现在可是天下无敌,一个小小的焚天门,我现在根本都不需要放在眼里。我才刚刚和你们重逢,怎么可能舍得让自己死了你们在皇城好好的游玩几天,等你们玩够了,我应该也就到了。”


bi9y.dzhhyy.com  5qsy.dzhhyy.com  dpc.dzhhyy.com  3mdl3.dzhhyy.com  ws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awom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