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点了点头道:“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成为了乐大人手里的一招暗棋,还好,我们没有被吴家发现,不然的话,怕是就真的危险了,乐大人是什么意思?那吴据是吴家里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现在死了,吴家就算是没有证据,也可以肯定是乐大人干的,乐大人准备如何应对?”赵海现在与青扬宗唯一的联系,就是乐文真,要是乐文真出了什么事儿,那后果就真的麻烦了,那他就等于是与青扬宗完全的断了联系,到那个时候,不要说他加入青扬宗了,怕是武扬他们会不会跟着他,都不好说了。

现在赵海虽然是青扬宗的外围弟子,但是青扬宗里知道他的人一定不多,甚至如果乐文真出了什么事儿,那青扬宗的人承不承认他的身份都是一个问题,所以赵海现在可是绝对不希望乐文真出事儿的。

武扬沉声道:“吴家当然是会要对付乐大人的,但是乐大人在宗门里,也并不是没有根底的,事实上乐大人以前就拜入到了宗门的一位长老的门下,是那位长老的外门弟子,不过因为他之前实力很强,所以与那位长老也并不是很亲近,但是现在乐大人实力已经这么强了,他与那位长老之间的联系,就又建立起来了,而那位长老与吴家又是对头,这也是为什么乐大人会与吴家结仇的原因,对了大人,那位长老就是宗门里的曾阳曾长老,而大人你这个外围弟子的身份,就是曾长老给你的,以曾长老的身份,是可以给你一个外围弟子的身份的,所以你的身份,吴家就算是想查,也不可能查得出来了。”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这样最好,不过我现在帮乐文真办这些事情,却还是不太可能加入青扬宗啊,乐文真怕是不会放弃我这么一个好用的人吧?”赵海十分的清楚,他表现的越是好,乐文真就越是不会轻易的放弃他,因为像他这么好用的人,对于乐文真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乐文真怎么会舍得他这么好刀而不用呢?

武扬沉声道:“正常的情况下是这样的,但是现在事情其实是有了转机的,曾阳长老通过这一次的事情,已经知道大人你的存在了,他对于你这一次的表现,十分的满意,也就是说,大人你现在不只是乐大人的手下了,更是入了曾阳长老的法眼了,这可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只要曾阳长老能记住大人你的名字,那么大人你就的机会就来了,以后如果在有表现的机会,曾阳长老一定会在一次的想到你,到时候你就有可能,直接通过曾阳长老的路子,直接进入青扬宗。”

赵海一听武扬这么说,到是一愣,随后他沉声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然是最好,但是你也知道,乐大人刚刚给我们下了命令,让我们最近不要乱动,以免引起吴家的注意,那我们不是没有表现的机会了吗?”

武扬沉声道:“大人,乐大人现在手里可以说是无人可能,他之前在宗门里收的那几个人,现在他根本就不放心,所以他以后有事儿,还是会用你的,而且大人,曾阳长老也不可能转眼就把大人你给忘了,我敢肯定,最少十年之内,只要你在立下什么大功,曾阳长老都会让你加入青扬宗的,而且现在我们也必须要潜伏起来,因为马上就要到冬天了,冬天是蛰伏的季节,在冬天一般的人都是不会有什么行动的,所以大人不用担心。”

第一百四十五章 坦白

赵海送走了武扬,说实话,武扬今天带来的消息全都是好消息,这对于赵海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赵海现在知道,为什么上一次坊市那里会有人在监视了,这对于他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

而且他还知道了一个可以加入青扬宗的方法,虽然青扬宗并不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宗门,但是能加入一个宗门,对于赵海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只要有了这个身份,那他以后在万山界这里行动就会更加的方便了。

而且现在赵海还知道另一件事情,冬天的时候,万山界这里,有很多的宗门,都会减少行动的次数,这对于赵海他们来说,可也是十分重要的,这样他们就可以好好的利用这一段时间来进行一段时间的休整了。

不过赵海还是觉得,他应该把这件事情上报给地狱门里的人知道,让地狱门里的人知道他的情况,如果地狱门的人,真的想要让他加入青扬宗的话,那说不定他们会帮忙的,如果地狱门的人真的能帮忙的话,那他们的行动就会更加的简单。

而且有武扬他们这些人的帮助,他以后对于青扬宗的事情会更加的了解,这对于他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一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确实是应该去一趟地狱门那里,不过他并不准备把武扬他们的事情给说出去。

穿上了地狱门的衣服,赵海在一次来到了地狱门,然后直接就到了无间地狱那里,等进了大殿,拜见了平等王,平等王就看着赵海道:“影,你可有什么事儿?”平等王的声音还是那么的难听,但是却听得出来,他对于赵海还是十分关心的。

赵海对平等王道:“殿下,属下这一次来,就是想要说一下关于青扬宗那里的事情,之前弟子把青扬宗坊市那里有人监视的事情,告诉了乐文真,乐文真也查了一下这件事,现在已经查出来了,是乐文真手下出了问题,把我要对付吴据的事情,告诉吴家的人,吴家的人就想要抓一个现形,所以直接就把这个消息上报给了青扬宗,青扬宗的人这才会在那里埋伏。”赵海并没有说武扬在这件事情里起到的做用,他只是说乐文真查到的这些事情。

平等王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本来我已经准备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了,却没有想到,乐文真竟然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了,也好,那我就在跟你说一件事情,你这一次杀死吴据的事情,已经引起了青扬宗里一位长老的注意,那位长老是乐文真的师父,他与吴据所在的吴家是死对头,乐文真的师父对于你的表现十分的满意,以后只要你有机会,一定可以加入青扬宗的,这对于你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机会,这样吧,下一次乐文真在给你什么任务,你必须马上就上报,如果任务有难度的话,我们会帮你完成,一定在让乐文真的师兄进一步的记住你,只要你能加入青扬宗,那我们之前所做的这些,就全都不是问题。”

一听平等王这么说,赵海不由得点一点头,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是想要说这件事情,现在平等王却说了出来,而且看样子,他们打听到的消息,确实是要比赵海打听到的消息更加的详细。

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一惊,地狱门是如何打听到这些消息的?难道说他们在青扬宗里也有很多的人吗?那么他们在青扬宗里的那些人,是什么样的身份?会不会也是仆从呢?如果也是仆从的话,那么那些仆从会不会已经加入了卑贱者?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他与卑贱者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就暴露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现在就必须要把卑贱者的事情说出来,这样才能取信平等王,取信地狱门,不然的话,地狱门怕是就要防备他了,一想到这里,赵海马上就下了决断,他对平等王一抱拳道:“是,多谢殿下,殿下,属下还有一件事情要汇报,属下与临渊镇那里的青风扬逸店的掌柜武扬,进行了一次合作,属下利用乐文真赏给我的一些功法,拉拢了武扬,让武扬帮着我拉拢了一批青扬宗的仆从,没有想到,他做的十分的成功,那些仆从还组成了一个小联盟,叫卑贱者,还推我做了首领,我觉得这个组织还是有些用的,虽然他们在青扬宗里的地位不高,但是他们的消息却是很灵通的,所以觉得,留着这个组织,与这个组织多一些联系,对于我们更有好处,到底要如何做,还请殿下示下。”

平等王有些意外的看了赵海一眼,赵海一直注意着平等王,虽然平等王带着面具,就连眼睛都挡住了,但是就在赵海说出卑贱者的事情时,平等王的身体轻轻的一颤,这说明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十分意外赵海会把这件事情表给说出来,赵海也不由得长出了口气,看来他这一次真的是赌对了。

平等王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很好,影,你做的很好,这个卑贱者,你必须要与他们联系,他们的做用可是十分巨大的,如果拉拢他们需要什么东西的话,尽管跟我们说,门里也会给你提供一些帮助的。”

赵海应了一声,随后冲着平等王道:“殿下,属下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门里帮忙,睛一次属下提到,我手里有一批带有记号的法器要处理,属下想要请殿下安排人,帮着属下处理一下,然后把所得到的灵石,变成丹药,主要就是换成一些可以提高修为的丹药,能换多少就换多少,我准备利用这一冬天的时候,对古剑帮的人,进行一次训练,让他们的实力在提升一些,等到明年天气转暖之后,就进行一次扩张,不知可不可以?”

平等王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点了点头道:“好,这个没有问题,把你说的那些法器拿出来吧,我会让人去处理的。”赵海应了一声,随后他拿出了一个空间袋,马上就有一个鬼卒上前,把那个空间袋给接走了。

等到那个鬼卒把空间袋接走之后,平等王又看着赵海道:“影,你可还有别的事情?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退下吧。”赵海应了一声,随后冲着平等王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了,等到他退出大殿,回到了临渊镇之后,也不由得长出了口气。

随后赵海马上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个杜玄他到现在还没有控制起来呢,他必须现在就动手,不然的话,以后他在临渊镇这里做什么事情,地狱门的人,全都会知道,那可就十分的危险了。

这一次见平等王人,赵海感受最深的,其实就是地狱门的情报能力,武扬他们本身就是青扬宗的人,所以他们能收集到青扬宗里的一些情报,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地狱门的人,竟然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收集到那么多的情报,这就让他感到吃惊了。

最重要的是,地狱门的人,竟然连卑贱者的事情都知道,他突然发现,这个卑贱者组织里,怕是也没有那么可靠,他们可以为了一些功法,就跟随他,同样的,其它人也可以利用这些东西来收买他们,以他们对于功法和法器或是一些丹药的渴望成度来看,他们是绝对不会介意出卖他的,一想到这里,赵海的脸色不由得有些难看。

以后在血杀宗里,他很少会遇到背叛这样的事情,因为没有那个人在加入血杀宗之后,还想着要脱离血杀宗,更不会被其它宗门的人收卖,因为其它宗门的人,都给不起他们相应的价格,但是万山界这里的人,可不是血杀宗的人,这个卑贱者也不是血杀宗的弟子,他们是很容易就收买的,这让赵海十分的头痛。

想了想,赵海最后还是决定了,这个卑贱者组织还是要留着,因为这个组织还可以利用一下,等到他加入到了青扬宗里,在决定如何的处理他们。至于说杜玄,那确实必须要收拾掉的,不然的话,就太危险了。

想着这些,天色却是慢慢的暗了下来,赵海像平常一样,到食堂那里去吃了点儿饭,随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坐在房间里静静的等着,等到天色完全的暗下来之后,赵海这才身形一动,直接就向云来客栈那里纵去,因为是天黑,没有看到,他很顺利的就到了云来客栈那里,直接就潜到了客栈后面,杜玄住的房间。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ahzmg.dzhhyy.com

3yb.dzhhyy.com  g8ms9.dzhhyy.com  ws7lg.dzhhyy.com  crc3.dzhhyy.com  p0w2t.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