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明”目光怔了怔,那道疤从聂云川的脖子一直过了锁骨,在他古铜色的肌肤上,有些怵目惊心,“吴明”不禁咽了下口水。

他抬起头,再次对上聂云川的目光。奇怪的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并不阴森,神色也并不严肃,但“吴明”的心却没来由地震颤了一下。

他不是蜜罐里长大的,心中的震颤不过是面对危险的本能。他明白,撒谎对面前这个日常跟狗熊打架的山贼来讲,是行不通的。

“我叫姜麟。”

“这就对了。”聂云川笑容舒缓了很多:“姜麟这名字多好听,姜还是皇姓呢,不比‘吴明’好?”

却没放开手,只后退了一些,从头到脚打量下姜麟道:“名字不错,这身量么……”

姜麟双手还被死死控制在头顶,又见聂云川那种眼神打量着自己,禁不住焦急又有些惶恐地道:“你又看什么呢?我说了真名还不放开我。”

聂云川坏坏地一笑:“看你有没有在身上藏银子呀。”

姜麟低头看看自己渔网似的衣裤,再看看聂云川,一副“你是傻瓜吗,要藏在哪儿”的表情。

“你等一下。”聂云川说着突然放开了手,姜麟的胳膊猛地被放开,竟有些麻木了,还在头上撑了片刻,才反过味来。

“立在这里别动。”聂云川给了姜麟一个眼神:“如果不想再进河里洗一回澡的话。”

偷袭了聂云川两次的姜麟学乖了,虽然脸上表情依然僵硬,但身体很诚实地立刻蹲在树下,仿佛一只乖乖的田园犬一般。

聂云川满意地的点点头,走进破庙,没一刻就出来了,快如闪电。姜麟立刻庆幸自己还没开始想逃跑的事情。

“给,把这衣服换上。”聂云川丢了几件衣服过来。姜麟惊讶地捡起来看了看:“你的?”

“不是,昨晚雨停了之后我去旁边村子顺的,原本想自己换,不过……”聂云川又盯了几眼姜麟露在破衣服外面白皙的肌肤:“你这样实在是……”

姜麟愣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的模样,脸一下子红了,赶忙拿起衣服跑到树后面。

聂云川咧咧嘴:“切,都是男人,还躲什么躲。”不过说完了脸却莫名地发起烧来:“今天是撞鬼了么?怎么回事!”聂云川莫名其妙地伸手拍着自己的脸,不理解今天怎么老是脸红心跳的。

姜麟换的很快,从树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连散下来的头发都用布条绑好,在头顶绾了一个发髻,竟有些贵公子的气息透出来。

聂云川吃了一惊,打量着姜麟半天没说话。姜麟有些别扭地拉拉衣襟道:“有点儿大了。”

“恩,不太合适你。”聂云川转过头,不再看姜麟:“你能走吗?不能走我到旁边村子里给你找辆车。”

“嗯……”姜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伤口虽然已经止血,但刚才一浸水,又红又肿了。

“要不我先扶着你,到了那边村子吃点东西,再给你重新包扎一下伤口。”

姜麟对于聂云川态度的突然转变感到有些纳闷,忍不住问道:“你不打算拿我换赎金了?”

“你现在没钱,我又有急事,不能等。”聂云川说着,转过身来,双眸炯炯,认真正直地道:“你身无分文,我又不能撕票,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到前面县城找个好人家把你卖了,凑点盘缠。”

第7章 卖了你换盘缠

姜麟刚刚放松的神情立刻又紧绷起来,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聂云川,半晌才说:“你……你说真的?”

聂云川的心被那双乌黑湿润的眸子看的心跳漏了半拍,却倔强地在嘴角浮起一个邪魅笑容:“当然是真的。”

姜麟皱眉愤怒,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聂云川实在是他十八年来从未遇过的一种人。

憋屈了半天,姜麟才喷出一句:“你……你简直没有王法。”聂云川觉得那模样像极了山寨中养的小土狗,愤怒的可爱,引得人忍不住想伸手呼噜呼噜毛。

“呵呵,公子,我是山贼,当然没有王法。你若是跟别人偶遇,便是萍水相逢。跟本少当家偶遇,便是山贼的肉票。本来我可以等你弄到钱,但是现在我真的很着急,没时间等。”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n6w.dzhhyy.com  9ix5.dzhhyy.com  45k6o.dzhhyy.com  m9kqs.dzhhyy.com  s1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