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峰晃晃手里的红酒杯,漫不经心的道,“算不上,只是投了些钱而已。”

沈怡笑笑道,“那你们聊,我去看看爷爷。”

说完后就走开了,张峰原本想留下,但是看伍源寸步不离的站在一边也知道应该没有机会单独跟苏子白说话,所以也跟着沈怡离开了。

小伍见苏子白坐下后也坐到旁边。

苏子白有些好笑的看向他,“不用这么紧张。”

“谁知道他又想干什么,还是小心点好。”小伍不为所动,必须要把一切的不确定扼杀在摇篮里,招手唤来服务员换了两杯酒。

又过了十来分钟后,沈同才拄着拐杖从楼上下来。虽然已是80岁高龄,但是远远的看去老爷子还是精神矍铄的样子。上台说话也是中气十足的,简单说了几句话后,宴会又重新热闹起来。

沈老旁边聚集了众多宾客,苏子白跟小伍都不打算去凑这个热闹,还是在角落里安静地坐着,等时间差不多了就走。

低缓的音乐声里,紧闭的宴会厅大门再次打开,墨辰一身黑色西装大步走进来,身后跟着两名保镖。

门边司仪的一声‘墨蕫到’吸引了全场的目光,苏子白想,还真是万众瞩目。

难得细细打量他,只见男人的头发被一丝不苟的梳起来,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剑眉星目,深邃的眼眸不怒自威,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唇线紧抿在一起,修长的双腿包裹在西装裤下,迈步时显得又长又直。

真是应了新一那句话,帅破苍穹。

像是感觉到他的目光般,墨辰转头看向这边然后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苏子白挑眉向他举了下杯。

小伍站得很近,没有错过两人的互动。

“认识?”在四周的窃窃私语声中,小伍轻声问道。

苏子白点头,“嗯,新邻居。”

小伍挑眉,再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不认为以墨辰的身价和地位,会住在晨星公寓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对方的目的不纯。

“知道。”苏子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在我这里,墨辰就是墨辰,跟别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第10章

苏子白闪身进了一边的阳台,斜靠在栏杆上,看着眼前沉沉的夜色。厚重的窗帘隔绝了身后的觥筹交错。像是要下雨般,室外的空气有些闷热,却是比宴会厅里让人觉得舒服。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一声一声沉稳的犹如心跳般敲击在心口。他突然就理解了沈怡的行为。

水晶般的酒杯递到手边,苏子白接过喝了一口,忍不住就笑得眉眼弯弯,低声道,“其实我酒量很好。”就算觉得我酒量差,也不用拿白水来忽悠我吧!

墨辰想说我知道,但最后说出口的却只有一个字,“嗯。”

当年苏子白刚进酒吧时墨辰就注意到他了,面容清秀的少年只身坐在角落里,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直到桌子上堆满了各色酒瓶才跌跌撞撞的往外走。漆黑的眼眸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细碎的微光,那一刻,心脏像是被紧紧的攥住,动弹不得。

苏子白垂下眼眸,掩去眼中突然涌现的情绪,再抬眸时已恢复最初的清明。

“怎么过来了?”即是问为什么来寿宴,也是问怎么找过来了。

这个问题一样有两个回答,说出口的是,“顺路。”心里的回答是,因为你在。

呵……苏子白轻笑出声,“要是让沈家听到,不知道是要笑还是要哭。”

“笑。”

“也是。”不管墨辰今天因为什么而来,他能来这件事情已经给足了沈家面子。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p2.dzhhyy.com  717h.dzhhyy.com  gpp.dzhhyy.com  lt3.dzhhyy.com  f4m4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