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本就哭丧着的脸顿时又黑了一个色号,耷拉着嘴角“啧”了一声,不满道:“夜斗都转职成功了,你不要再‘祸津神’‘祸津神’的叫他了好不啦?”

语气可以说是相当不客气了。

但医生不为所动,倒是越发好奇了。

“怎么,”他笑着反问,“难道暂时脱掉了祸津神的外衣,他就不可怕了吗?”

园子说为什么要觉得可怕?

她的表情,执拗的像是个【害怕家长将自己爱上网定义为不良爱好】的小学生:

“夜斗对我超好的!”

她强调后还委屈了一下下:“人生在世,谁还没点黑历史啊,为什么要抓着对方履历中的失败情节耿耿于怀呢?”

医生又一次笑了,那股温吞水似的气场安抚作用奇佳,他诚挚的道了歉,然后莫名其妙的感叹了起来。

“我不是很了解你受的家族教育,”医生点了点自己的额角,“这几百年来,人类贵族在这方面的进化,似乎比我想象中厉害。”

“但在欲求的催使下便会胆大包天这一点,真是适用于世间万物。”

铃木园子:“你这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吗?”

医生坦然笑道:“对啊,包括我。”

“包括你也不包括我!”

“等价交换晓得不,找守护神,肯定得给守护神开工资啊,夜斗的要求又不是很高。”

“这倒也对。”

医生说:“从古至今觉得自己能驭使祸津神的人,都在尝到甜头后忘了这一点——哪怕那祸津神索求的东西确实很多,但因为你拥有的更多,两者对比不过九牛一毛,总归是利大于弊的。”

铃木园子:“你再祸津神祸津神的叫,我真的要生气了!”

医生盯着她长久的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夸奖她,道:“这个表情非常好。”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简直称得上的循循善诱。

“记住你现在的心情,之后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刚才的场景,在那祸津、不,在那神明面前,认认真真的重现一遍——”

“——要是你能彻彻底底的打动他,那你和你的家族,就真的永远都不需要担心反噬的问题了。”

园子说你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我们家和夜斗之间,不止是肮脏的py交易好吗?”

她真的有点生气,“我愿意给他花钱、想要对他好,是因为他会对我更好!”

“也行吧。”

医生有些哭笑不得,教她:“擅自捧出一颗真心塞给别人,然后强行要求别人回报另一颗真心——这才是世界上最不讲道理的霸王条款。”

“想要获得同等的回报,就要学会让对方看见。”

医生的手慢慢落在了她的胸口:“这确实是一颗很好的心脏,但装在盒子里没头没脑的给出去,很多时候,并不能换来你以为能换到的东西。”

“你得学会打开它——”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xihzw.dzhhyy.com

nbi.dzhhyy.com  x99.dzhhyy.com  xe94.dzhhyy.com  ygfiv.dzhhyy.com  3gcj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