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总走到木屋前的一排感应水龙头前,伸手接水洗手,随口笑道:“还玩什么玩,鑫源钢铁都被玩了几轮了,眼看着厂子都要倒了,被玩坏了,我准备等到5块钱的时候一把抛掉。”

“明早一早抛吧,我那个小徒弟在收盘前已经拉到了7块两毛八,估计明早一早还要冲一截。”中年人淡淡笑道。

“哦?那我可要多谢了。”刘总微微一愣,紧跟着点点头,倒是没有露出什么太多惊诧的表情。

他太清楚唐老板以及这位‘K先生’在股市上的能力了,把一直已经被反复操纵,‘轮’了数遍的垃圾股拉高几块钱,对他们来说,无论是技术上还是风险上,都没有任何挑战性。

否则,他也不会和这些人掺和在一起。

到了7块多钱,他手头的那些股票抛出去,又能多赚一百万左右,不算个大钱,的确就是个合作过程中的‘小礼物’。

“钱不多,就当时给许小姐买个钻戒吧,我的新婚贺礼。”‘K’先生笑道。

“嗨,别提了,这个婚怕是结不成了。”刘总摆摆手。

轮到K先生,他也没露出什么意外惊愕的表情,甚至都没多问一句,老板和女明星的故事,从改革开放之后屡见不鲜,几乎都形成了固定的套路,没什么好奇怪的,也不值得他们这样的人为了这种事去奇怪和八卦。

只是反身推开了门,说:“唐总在后面呢,今天有个新老板介绍给我们认识。”

“谢谢。”刘总很有礼貌的冲帮他开门的K先生点点头,侧身进门,两人并肩顺着走廊朝木屋后面走,刘总低声问:“什么来头,够不够资格入场?别弄个拖累来。”

“唐总找的人,自然是够资格的,钱没问题,官面上也能讲的上话。”K先生想了想,说:“做高速的,途径沪市三条的新的高速都是他拿下的,在皖浙两地,也有七八条高速有他的股。”

这本是一句定心丸,却是让刘总产生了一些疑惑。

高速这个东西,施工建设油水的确很大,投资也是巨大,能有这样的项目,自然是有钱的超级大老板。

可是这些项目,向来是中建这样的超级国企承担,他个人怎么拿得下?哪怕是一段,最多也就是个分包商而已。

如果真的能拿得下,这样的实力,无论是财力还是背景,那都是惊人的,比唐老板大约还要大一些,又怎么会来加入他们?

讲实话,跟着唐老板,和K先生这帮人一起在股市上搞风搞雨,赚钱是多,也非常快,但刘总心里清楚,这事风险很大,如果不是有很特别的原因,他也不想掺和这么深。

只不过现在一脚踩进来,越陷越深,自己企业也有巨大的困境,没法抽身了,顺利度过眼前这两三年,钱一旦活起来,那就脱胎换骨,羽化成仙,过不去,万劫不复。

许小姐对结婚这个事出尔反尔,和此也是有很大关系的。

见宋老板眉头微动,K先生立刻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

“刘总,这么跟你讲吧,先不说背景了,光说钱,你想想,咱们国内有几个老板,能拿出钱来给高速垫资的?”K先生笑道。

倒也不是没有,高速投资虽然巨大,却并不是一次性投入,而是分批分段,一次性能拿出来十几个亿的老板国内自然不多,却还是有的。

可是任何一个老板也不会用身家全部投进一个副业里,而他又没有听说国内有谁是专门‘修路’,能做到这么大规模的。

“你的意思是,他这个钱,来路有问题?”刘总说。

“呵呵呵,钱呢,他有源源不断的来源,一个省得老百姓给他支撑着呢,但是今天拿出来,过几天就得填进去,他赚得,就是这个利息钱,所以人家也要源源不断的让钱生钱。”K先生道。

话也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毕竟还没合作,但刘总却已经听懂了,这位老板修高速的钱、坐庄的钱,来源大约都是某些‘公众资金’,这种钱用途明确,规模巨大,不停的会有定期支出和收入,账面存留巨大,但为了稳定,是不会轻易拿出去动用的。

如果管钱的人,和外人‘合作’,用这笔钱来当本钱做生意,借鸡生蛋,由于鸡太大,光是生下来的蛋就足够惊人。

当然前提是,借了鸡还得还回去,如果蛋没生下来,鸡又没了,窟窿同样是惊人的,也会立刻暴露。

“还是要谨慎一些吧。”刘总说。

“刘总,现在情况你清楚,不是说几千万几个亿就能解决唐总和你的麻烦,本越大,利就越大,有了他加入,我们操作起来才有足够的余地。”K先生拍了拍刘总的胳膊,笑道:“你放心,别的我不敢说,股市上,只有本够,其他的就交给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whvzl.dzhhyy.com

yb4a.dzhhyy.com  pfiq.dzhhyy.com  32g9c.dzhhyy.com  myle.dzhhyy.com  rup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