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赵海的实力,他其实是更早一些就把罗玉清给灭掉,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他就是要让血杀宗的人,跟罗睺宗的人大战一场,只有经过这样的血战,大战,血杀宗的弟子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所以赵海一直缠着罗玉清,却并没有真的想要他的命。

但是现在血杀宗已经完全的占了上风了,在打下去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赵海也就不想在拖了,他看着罗玉清,冷哼了一声道:“结束吧,行,杀,穿云箭!”说完赵海手里的长剑一挥,刀做剑使,一刀往罗玉清刺了过去。这一刀奇快无比,正是神机中的一个杀招,名为穿云箭,这一刀就是一个快字,一刀分生死。

赵海虽然对自己所学的功法分了类,但是这并不是说,他们功法就不能相互之间配合使用了,像赵海这一招,就是用行字法印,配上杀字加持,而招式却是穿云箭这样的杀招,所以这一招的度十分的快。

罗玉清就感觉到刀光一闪,下一刻他就感觉到咽喉一痛,下一刻他就现,赵海的人,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他刚想转眼,却现自己的咽喉处,正不停的往外喷着血,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咽喉处喷了出来,而他的力量也慢慢的消失了。

罗玉清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赵海一眼,随后却是身形直往下掉去,而赵海却是一挥手,直接就把罗玉清的尸体给收了起来,同时把天丝飞花剑也拿在了手里,他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天丝飞花剑,点了点头道:“果然是好剑。”

说完赵海一手持刀,一手持刀,转头看向了那些罗睺宗的修士,而那些罗睺宗的修士,现在还没有现罗玉清已经死了,毕竟刚刚赵海与罗玉清交手那么长时间了,谁都能看得出来,他们两人是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在那些人看来,赵海与罗玉清想要分出胜负来,没有几天的时间怕是不可能。

但是却没有想到,赵海竟然这么快就把罗玉清给杀了,所以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罗玉清已经死了,而赵海这个时候,却是直接就杀入到了罗睺宗那些剩下的岛主级高手之中,左剑右刀,左攻远,右攻近,一时之间杀得罗睺宗那些岛主级高手是人扬马翻,他们这时也注意到了赵海,同时也注意到了赵海手里的天丝飞花剑,而这一现,也让他们的心为之一沉。

天丝飞花剑,那可是罗睺宗的镇宗法器之一,不客气的说,这把天丝飞花剑,比罗玉清的命还要重要,罗玉清就算是死了,只要是有机会,他也会保住天丝飞花剑的,但是现在天丝飞花剑却落到了赵海的手里,那不用说,只有一种情况,罗玉清已经被赵海给杀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那些罗睺宗的人,就完全的失去了战斗的勇气了,一个个转身就跑,不过他们想要跑掉可不容易,要知道血杀宗的骑兵,可是要比他们的度更加的快,血杀宗的人,当然也不会让他们轻易的跑掉的,全都追杀了过去。

而赵海随后又持着刀剑,杀入到了那些正在战斗的普通弟子光中,那些普通的弟子怎么可能是赵海的对手,赵海一出手,他们成片成片的死去,这也成了压倒那些普通弟子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些普通弟子也开始逃跑了,不管是罗睺宗的还是阴鬼宗的,全都开始逃跑了。

赵海当然不会客气,直接就下令追杀,众分头追击,而赵海却是把那些战死的人,全都收到了空间里,同时他也给林东去信,让林东出一个声明。这个声明其实也十分的简单,就是说他们从今天开始,直接加入到血杀宗,阴鬼宗从今天开始就不存在了。

当然赵海也不会对阴鬼宗仅存的两位长老客气,直接就把那两人给制住,直接就杀了了,随后也把他们给变成了死灵一族,当然,他们却没有回到阴鬼宗,而是跟阎王令一起,接着进攻阴阳宗。

就在赵海把阴鬼宗所有的高层,全都变成了死灵一族的时候,他也同时给劳拉她们去信了,让她们动整个血杀宗的力量,一定要把阴阳宗给灭掉,当然,现在想要灭掉阴阳宗并不容易,不过赵海他们现在已经解决了阴鬼宗的事情,他们自然就可以腾出手来收拾阴阳宗了。

把这些命令全都下达了之后,赵海他们就开始对那些攻击他们的人进行了追杀,虽然跑掉了一些,但是大部分人,却全都被赵海他们给杀了,这一次赵海就是要让血杀宗的这些人好好的见见血,要让他们好好的见识一下战场是什么样的,同时也是为了让他们把杀气好好的凝炼一下,这对于他们以后是很有好处的。

就在这个时候,林东也尊从赵海的指示,直接就对外布声明,称阴鬼宗加入血杀宗,从今天开始,阴鬼宗就不存在了,他们全部都加入到了血杀宗里。赵海这一次也没有在瞒着,没有说林东他们加入的是什么鬼影团或是鬼风盗,直接就报出了血杀宗的名声。

这个消息一传出,整个血海境一片的哗然,人们都惊呆了,他们实在是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儿,为什么几年前就被灭掉的血杀宗突然出现了,而且还一下就吞掉了阴鬼宗,虽然说表面上看起来,是林东他们宣布加入的血杀宗,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血杀宗与阴鬼宗是有大仇的,阴鬼宗是不可能加入血杀宗的,但是他们现在却加入了血杀宗,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阴鬼宗被血杀宗给吞了。

就在众人吃惊的时候,赵海已经来到了阴鬼岛那里,同时尽起阴鬼宗的高手,直扑阴阳宗,他们用的是传送阵,去的并不是劳拉那一面,而是阴鬼宗的大军这面,这一次赵海把阴鬼宗所有高手全都给带来了,要是现在有人进攻阴鬼宗的话,不用说,他们可以十分轻松的就把阴鬼宗的岛全都给拿下。

但是就算是他们拿下了阴鬼宗的岛那又能怎么样,他们转头就要面临阴鬼宗疯狂的报复,要说以前他们敢用种方法对付阴鬼宗,干一票就跑,要是阴鬼宗的人来报复他们,他们就跟阴鬼宗硬干的话,现在他们却不敢了,因为现在阴鬼过已经没有了,现在那里可是血杀宗,对血杀宗,几乎没有人敢用这一招,因为他们怕血杀宗的报复。

一般的宗门都不怕阴鬼宗的报复,因为阴鬼宗的人一般的话都是很理性的,他们敢跟你对战,但是他们不会真的跟你拼命,这也是一些宗门敢对付阴鬼宗的原因,但是对于血杀宗,却没有人敢这么做,因为血海境所有人都知道,血杀宗的人是一群疯子,要是你真的敢动血杀宗,就等着他们的报复的,而他血杀宗是真的敢跟你拼命,他们就是一群不怕死的疯子,面对这样的敌人,没有人敢轻易得罪的。

所以现在赵海虽然把阴鬼宗所有的高手全都给带走了,但是却还是没有人敢轻易的去动阴鬼宗,事实上现在人们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被上界大能给灭掉的血杀宗,却突然又出现在了血海境这里?而且实力还这么的强,竟然一下就把阴鬼宗给吞掉了。

如果血杀宗是用进攻的方式,把阴鬼宗给打败的话,可能他们还不会有这么吃惊,虽然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但是却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可是现在却是阴鬼宗自己宣布加入血杀宗的,这代表什么?这代表阴鬼宗已经完全的被血杀宗给降服了,这意义可是完全不同的。8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夺舍

尸魔老人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的脸色十分的苍白,显然是他的伤还没有好,上一次他与尸祖对战,被尸祖所伤,最后带伤逃走,他的伤到现在也没有好,但是他现在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的喜色,显得十分的高兴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一个黑色的珠子。

他手里的这个黑色的珠子,正是他这些天收集死气炼制而成的死气珠,而这个珠子,就是他用来对付厉若海的东西,厉若海的身体现在还在被他放在那个棺材里,厉若海的阴魂,还在那面阴阳镜之中,而尸魔老人为他对付那面阴阳镜,特意的炼制了这个死气珠,现在死气珠终于炼制好了,他也终于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看着手里的死气珠,尸魔老人喃喃道:“血杀宗,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还能在出现,不过就算是你们出现了那又能怎么样,我们能灭了你们一次,就能灭你们两次,你们就等着吧。”说完他站了起来,走到了房间里放着的那具棺材的旁边,一挥手,打开了那棺材,看着里面躺着的厉若海,冷笑道:“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手段!”说完他手一挥,那颗死气珠就飞了起来,随后他手里飞快的掐动着法诀,口中更是念念有词,随后最后他大喝道:“叱!”随着他的声音,那死气珠猛的一沉,直往就没入到了厉若海的身体里,随后就消失不见了。

而尸魔老人这个时候也闭上了眼睛,他正在全力的控制着那个死气珠,说实话,他是第一次使用这个东西,所有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他十分的清楚,死气珠这种东西,对于生机的破坏可是十分严重的,要是他一个控制不好,让死气珠在厉若海的身体里暴开的话,那厉若海身体里的生机,就会完全的消失,到那个时候,他就算是想要夺舍也不可能了。

他小心的控制着死气球,一点一点的往阴阳镜所在的地方靠近着,好在这个进候,厉若海是完全没有办法抵抗的,所以死气球十分轻松的就到了阴阳宗的旁边,到了这里,尸魔老人这才松了口气,但是他随后又马上低声的念起了咒语,手里更是不停的结着法印,好一会儿法印这才结成,随后,他大喝一声那死气珠猛的往阴阳镜上撞了过去。

等到死气珠撞到了阴阳镜的时候,一下就暴开了,化成了一团黑气,把阴阳镜给包围在了里面,但是这黑气却是一点儿也没有飘散的意思,只是包着阴阳镜,而且好像正在慢慢的往阴阳镜里钻去。

而阴阳镜上阴阳鱼图案也转动了起来,但是却还是挡不住死气,一丝丝的黑气,直接就钻入到了阴阳镜里,阴阳镜里,马上就传出了阵阵的尖叫之声,但是尸魔老人却是一点儿也不受影响,只是静静的看着阴阳镜。

就在这时,阴阳镜里突的传出了声音道:“老祖饶命,老祖饶命,我愿意自己放弃身体,请老祖饶了我一命吧!”这声音正是厉若海的,很显然,厉若海也现了这死气的厉害之处,他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但是他还是想要试一试,求一求尸魔老人,请尸魔老人饶了他一命。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w2.dzhhyy.com  uqier.dzhhyy.com  6jxce.dzhhyy.com  982.dzhhyy.com  eed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