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清一向体恤下人,欢颜是知道的。而且傅文清这个人很不喜有人随时跟着伺候,尽管他有一个贴身伺候的小厮,但却并不经常见他在傅文清身边伺候。

“结果那天晚上也的确是到了半夜时分才散席,父亲和于伯父他们三个也都醉了,而父亲留下伺候的也只有两个下人,其他人,父亲也早就吩咐他们回去休息了。我当时就想着他们两个人既要送父亲和于伯父,还有于伯父的儿子回房去休息,还要收拾桌上的残局,确实有些辛苦,就提出说我自己回去好了,当时我也并不觉得自己醉得有多厉害……”

欢颜听了,心中冷笑一声,可不是,所有喝醉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

见傅文清不好意思再往下说,欢颜便是接着他的话道:“所以你就在路上碰到了那个叫兰馨的,然后让她扶着你去了书房?”

傅文清懊恼地点了点头,若是早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就算他在膳厅里躺一夜,他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回去的。不,当时就连一口酒都不应该喝,都说喝酒误事,这话果真没错。

但是现在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你真的确定你跟她……有了肌肤之亲?”

傅文清闻言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才青青已经将这件事的大概都跟我说了,我觉得这个叫兰馨的女子不是个简单的人。你已经将她送去了庄子上,她都有本事不让你知道,自己偷偷溜回来了,还顺利地进了傅夫人的院子,我想傅家的门禁也不至于会这样松散吧?”

傅文清脸色立刻变了一下,自打听到消息赶回家,一直到现在,他唯一关心的就是青青的态度,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其他,此时听欢颜这么一说,他也觉得很是蹊跷。

“还有,那女子说是趁着晚上休息,要去后花园里看花,所以才恰好在路上碰到了喝醉了的你。这话……这也是十分值得推敲,我想你们傅府也不至于会对下人严苛到这种地步,白日里连一点喘息的空隙都不给吧。还要趁着晚上的时候才能去看花,这大晚上的,能看出什么来?更何况她一个女子大半夜的,也不嫌害怕,这是不是太不合常理了?”

这话听在傅文清的耳中,他脸上的神色更为严峻。

欢颜又接着道:“还有,只一夜就怀上了孩子,她的运气是不是也太好了一些?”

这话方才她并没有跟青青说,毕竟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她是想着这女子一夜就怀上了傅文清的孩子,运气未免好得过了头,再加上她又是个不老实的人,说不定这怀孕的事情也是另有内情。可是这话她却是不好跟青青说的,万一到时候查出来,并不是这样的,的确是那女子运气好,岂不是叫青青白高兴一场?

但是这话她却是要跟傅文清说的,毕竟有些事情只有他和那女子两个人知道,或许他能想出一些什么蹊跷之处。

当时傅文清醉得那么厉害,还有可能有精力去亲近那女子吗?而那女子又是如此一个有心计之人,欢颜不免心生怀疑。

傅文清想了想才对欢颜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当时我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毕竟我醉得厉害,我只记得我让她扶我去了书房,因我想着夜深了,大家都休息了,也不想再扰得下人们起来伺候,我去书房将就一宿就是了。她把我扶到榻上之后,我就叫她回去了,然后我就睡了,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她在我身边睡着,可我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正因为自己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所以也曾怀疑过这女子是不是故意骗了自己,虽然自己没有跟她发生什么,可她为了摆脱下人的身份,所以故意说谎。

“但是……”傅文清闭了闭眼睛,语气很是无奈,“被褥上有落红……”

欢颜闻言,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半晌都没有说话。

傅文清也是沉默了半晌,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能让我先见见青青吗?”

欢颜微微摇了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这个时候去见她没什么好处的,先让她消消气吧。”

“就让我见见她吧,有些话我一定要现在跟她说。”

欢颜却有些迟疑,“你确定?说不定这个时候你去见了她,还会火上浇油,让她更生气。”

“我确定。”有些话他必须要立刻说给青青听,让她知道自己的态度。

“好,你跟我来吧。”

到了欢颜和谢安澜的住处,欢颜却并没有立刻带着傅文清进去,而是让他在门外稍等,“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跟青青说一声。”

也不知蒋青青是哭累了,还是想通了某些事情,虽然脸色依旧不好,可到底没有再哭了。

见得欢颜回来,蒋青青便是抬眸看着她问道:“怎么样了?他怎么说?”


adr7.dzhhyy.com  oehxd.dzhhyy.com  u4j.dzhhyy.com  c49.dzhhyy.com  39a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ryjb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