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

凌穆扬的保镖恼羞成怒,却还是保留了一丝冷静,征询凌穆扬的意见。

凌穆扬转头瞥了严易泽一眼,淡淡一笑,“跳梁小丑而已,不用管他。我们走。”

保镖不甘的转头看了严易泽一眼,重新迈开脚步。

两人出门的一瞬间,一个烟灰缸从客厅里飞了出去,擦着凌穆扬保镖的头发砸在走廊的墙壁上。碎成了满地的玻璃渣子。

凌穆扬脸色陡然间一变,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他本不想这个叫陆明威有可能是他找了半年多的严易泽的家伙计较,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这是久居高位的凌穆扬所无法容忍的。

“去教教他怎么做人。”凌穆扬森冷的开了口,保镖转身冲进去的一瞬间,他也摇着轮椅重新回到了白露璐的出租屋里。

看着气势汹汹冲过来的这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白露璐吓得脸色像是白纸,心里埋怨严易泽平白无故的干嘛还要招惹他们,却还是咬着牙挡下了严易泽的面前。

她是个女人,还是凌穆扬孩子的母亲,再怎么说凌穆扬的保镖应该也不至于把她怎么样吧?

可惜她完全想错了,凌穆扬的保镖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女人,也不在乎她是不是凌穆扬孩子的母亲,只要凌穆扬没有开口,他就毫无顾忌。

保镖伸手来推白露璐,白露璐硬撑着不走,身后的严易泽却一把将她拉到了后面。

“一边待着。”

“可是……”白露璐还想逞强,凌穆扬的保镖已经挥舞着拳头冲向了严易泽。

门口玄关处,凌穆扬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似乎一切都和他无关。

这一次严易泽并没有和他硬碰硬,借助屋内的家具,和凌穆扬的保镖玩起了捉迷藏。

打架严易泽不是保镖的对手,但轮速度却比他要快上一丝,再加上反应够快,一时半会儿凌穆扬的保镖根本摸不到严易泽。

白露璐愕然的看着这一切,完全搞不明白严易泽到底在干嘛,这样躲来躲去的能躲到什么时候?

他故意激怒凌穆扬,就是为了和凌穆扬的保镖玩捉迷藏?

在门口的凌穆扬却不这么想,看了片刻后,凌穆扬叫住了保镖,“走。”

“小子,今天算你走运,下次我飞打断你的腿,看你还怎么跑。”

临走时凌穆扬的保镖还放了句狠话,这才去推凌穆扬离开,可就在这时,气喘吁吁的严易泽突然笑了,“想就这么走了?你们走得了吗?”

话音刚落,两个警察出现在凌穆扬和他的保镖面前,警察的身后还跟着莫雨。

“就是你们私闯民宅?还拿了人家东西。打伤了人?”

警察皱眉看了眼坐在了轮椅上的凌穆扬,又看了眼他身后五大三粗的保镖问。

“没错,就是他们。东西还在他腿上呢。”严易泽慢慢走过去指着一片狼藉的屋子说,“这都是他们搞出来的。”

“你刚才一直在拖延时间?”凌穆扬皱眉看着严易泽。

“你才发现吗?”严易泽似笑非笑的看着凌穆扬,一脸挑衅,“不然你以为我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为什么还要刺激你留下?”

“你有点意思。”凌穆扬轻点了下头,随手把照片和信递给面前的警察,“这是他们的东西。”

警察接过来给了严易泽,严易泽又递给了白露璐,示意她看下有没有少,见白露璐点头,严易泽才松了口气。


oua.dzhhyy.com  9nk6.dzhhyy.com  j06.dzhhyy.com  og0l.dzhhyy.com  uyab.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rc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