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殊奇怪道:“不知陛下找轻殊何事?”

昊天的深情像是左右为难,最后目光落在太上老君身上:“老君,你说吧。”

太上老君应声,随即凛着眉,目光似要将她看破,冷声哼道:“我且问你,撞毁我炼丹炉的那狂徒,跟你有何联系?”

轻殊蓦地浑身一震,难不成是他们发现闯祸的就是她了?

她深吸了口气,稳了稳神:“老君这话,我听不明白……”

“哼!是听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老君心有怒气:“凌霄殿上,欺君是重罪,你今日便当着陛下和众仙家的面,答我一句,你就是那惹祸的狂徒,是或不是?”

他们果然是知道了这事!可是……知此事的只有师父,断不可能是他,那还有谁知晓此事,会是谁说出去的?

轻殊心间一跳,暗自捏了捏已冒冷汗的手心,她开始局促不安,凌霄殿上不能撒谎,可若承认了,活罪也难逃,偏偏这时候师父不在,她该怎么办?

师父马上就要回来啦!

结束伪异地恋QAQ

(小天使们国庆快乐吖-3-)

第33章

老君语气不善,黑白无常定然要站出来的。

小白替她打抱不平,扬声道:“炼丹炉炸毁一事已过了好些时日,我家大人尚且都不知此事,还请老君莫要妄加断言。”

太上老君睨了他一眼,冷冷道:“你当然替她说话,哼!你怎么就知道不是她所为了?”

小黑沉着声,“老君如此确定,可有证据?”不得不说,关键时候,他们还是能一致同仇敌忾的。

“证据?难道老夫还冤枉了她不成?”太上老君只觉可笑,没理会他,只是盯着轻殊道:“六界中唯琉璃匣克我六丁神火,入匣便会瞬间化为血水,那狂徒吞食了神火,你若不是,可敢伸手一试?”

轻殊暗自惊恐:“我……”

小黑小白虽不知太上老君所言确非虚,但扶渊吩咐了要照看好轻殊,只要他们在,便不会允许她受人欺负。小黑无一丝畏惧,直视昊天:“陛下,不论如何,此事需等君上回来再议。”

昊天也知道轻殊是扶渊的人,擅自做主此事确实不妥,可太上老君是天界元老,炼丹炉被毁也并非小事,今日他不知从何处闻得这事,说是帝君的徒弟就是那怪力乱神,请他给自己讨回公道。

昊天这回真真是里外难做,着实为难,对着轻殊道:“这事与你有关,你自己以为呢?”

好一个甩手掌柜,将这麻烦问题丢给她,自己洗脱地一干二净,天帝就是天帝,轻殊腹诽。面对太上老君的责问,她本就心虚,不敢多言,只垂了垂眸,默不作声。

小白顺着小黑的话道:“老君擅作处置,未免太不将君上放在眼里。”

太上老君浑不在意,振振有词:“何需烦请帝君,她若不是,老夫立马昭罪,同她致歉,倘若她真是那狂徒,再请帝君伸张正义也不迟!”

“你……”小白听着这话就来气,要不是轻殊悄声拉住他,他甚至想冲上去同太上老君骂上两句,这先斩后奏的模样真是让他不喜欢,敢趁着君上不在欺负弱小!

六丁神火是太上老君的命脉,他不容推拒命道:“去取琉璃匣来!”

众仙家皆不敢言,一边是扶渊帝君的宝贝徒弟,一边是正在气头上的太上老君,谁都没法去得罪,这取琉璃匣的活自然只有垂首立于一旁的大瘦小胖去了。

轻殊咬了咬唇,眼睁睁看着他们移来一张桌台,将一个散发血腥之味的黑木匣子放置在她面前。

琉璃匣本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和神火相触后,可化万物为血水,她若真将手伸了进去,定然会化作一摊血水,也用不着等扶渊回来伸什么张正什么义了。

轻殊一动不动,太上老君面上平静,声色却含了极深的怨:“你没做过,就不用怕这琉璃匣,还是说,得老夫请你?”


kpm.dzhhyy.com  4ue1.dzhhyy.com  ly01.dzhhyy.com  hqm.dzhhyy.com  yg2o.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o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