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双手抱胸,比炽墨高了半个头,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满脸的不悦,冷哼一声道:“怎么?我师妹问你话,不好好回答就算了,何故惹哭我师妹?”

炽墨疑惑的顿了一下,转眼去看,那青胭小姑娘竟真的低着脑袋抹了抹眼泪……旁边几个小姐妹还在劝她。

这怎么就哭了?他干嘛了?

“也不知道哪里混进来的小瘪三,装得人五人六的,我师妹邀请你是给你面子,你怎么还不知好歹呢?”

那人一脸佞笑,一双眼睛盯着炽墨,满满的不怀好意。

那边小姑娘们也终于发现这边的情况,那青胭急忙抹了抹眼泪上得前来,娇喝道:“吴三,你干什么?快将路让开!”

“青师妹,我这是在帮你啊,这小白脸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我们万法门面子……”吴三轻蔑一笑,上前一步,充满了威胁力的挡在了炽墨身前,身高的优势造成了一种压迫性的局面,他轻蔑的道:“师兄帮你好好教训教训他,好叫师妹知道,这种小白脸,都是没什么用的。”

“你……关你什么事!”青胭满脸通红,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几声吼下来,又憋不住开始掉眼泪,“你快放他走!”

“小子,我们来比比?”吴三松开抱胸的双手,他倒也不是长得不好,五官很周正,只是有些高壮,是和炽墨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

所以吴三就很不开心,盯着炽墨瞧了几眼,“我最看不惯你这种小白脸了,演武场,生死不论,敢吗?”

四周的人都抽了口气,大家在这都是点到为止,只是比划两招罢了,这生死不论……也太狠了点?

这万法门的吴三,在这一群人之中还是有点名头的,如今十八岁,刚筑基,而且斗法也以狠厉为主,在这一代中也算是风头无两了。

看炽墨瘦弱的身子,又是个散修……而且还未筑基,遇到正统的万法门精英弟子,两人的差距如此打,怕是小命不保。

众人都以为炽墨不会应,就连青胭都挂着眼泪泡上的前来抓着炽墨的袖子,劝道:“千万别和他比,我……我这就带你离开,我倒要看看,他能把你怎么样!”

说着就要带炽墨一起离开,炽墨全程真的是一言未发,但是这吴三演个独角戏还演得那么起劲,观众也是很真情实感了。

席子语看了看垂着眼眸的炽墨,小声的道:“我……我就是怕,到时候场面太血腥了,不好收拾……”

众人闻言,都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以为他们是怯了,吴三更是得意,伸手就推了炽墨一把,“小子,你敢不敢!?”

那青胭正要据理力争,反倒被炽墨一下按住了手腕,然后炽墨轻轻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袖子上拿开……

炽墨轻轻抬起了头,抬起了低垂的眼眸,看向这个比自己高一个脑袋的人,他笑了,歪了歪脑袋,无比天真的道:“好啊。”

席子语浑身一抖,只觉得头皮发麻。

众人只看到了炽墨这歪头一笑十分天真,不谙世事还不怕死,当真傻得很……但是席子语却是看到了那双黑沉沉的眸子里,那焉坏的光芒,带着几分血腥的气息……

完了完了,发病了。

席子语是真怕闹出人命来,但是却不是担心炽墨没命,在场唯一一个相信炽墨能把这人脑袋拧下来当球踢的只有他一个人。

菱一多次说过,不让他们惹是生非,他自觉炽墨今天状态不对,刚才那一笑真是邪恶得很,他感觉很不好,忙悄悄的将手掩在袖中,就想要给菱一发个传讯……

这状况,怕只有菱一来了才能阻止得了。

但是没想到,传讯在指尖还未消散,他的手就被一把抓住,直接被抬了起来举在众人眼前,那些传讯的光芒一闪,一下碎裂了,传讯也没发出去。

抓他手的人还‘哈哈’大笑道:“哈哈,你们看看,怎么的?打不过就想搬救兵啊?想找长辈告状?”

吴三一群人听了这话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人群之中也传来几声细小的嘲笑声。

“我看你二人这模样,还真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呢,没想到……是面团捏的啊?几岁了?动不动就找师门长辈?”

吴三一点不觉得自己欺负两个未筑基的人有什么不对,还嘲笑道:“也别废力气了。”说罢,手中光芒一闪,竟是一个阵盘,阵盘光芒一闪,这演武场一下升腾起来一个结界,将众人和比斗的场地给圈了起来。


29589.dzhhyy.com  9s9j.dzhhyy.com  jac2l.dzhhyy.com  ena7r.dzhhyy.com  tk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nguy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