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目的是麒麟角,但既是来拜寿,当然不好空手而至。这株九叶寒璃,是他在途中临时想好的贺礼,的确是生长在冥寒天池区域的奇草之一,想着用来送给国主,大概也可以了。

这段时间他被沐玄音关在冥寒天池区域,里面的奇花异草当然是想采多少采多少,但他还是远远低估了“冥寒天池”四个字在吟雪界的分量,听闻这竟是生长在冥寒天池之物,大殿之中所有人包括沐寒逸个沐小蓝在内,都是嘴巴大张,双目圆瞪。

风恢拓双手缓慢伸出,却久久不敢向前,口中颤声念道:“如此圣物,小王何德何能”

“既然是云澈师兄的美意,父皇就收下吧。”沐寒逸微笑道。

风恢拓这才伸手将九叶寒璃接过,动作小心翼翼到极点,他将之抱在胸前,颤声道:“不曾想,小王竟能在有生之年得到来自冥寒天池的圣物,大界王与贤侄之盛情,小王实在是实在是不知何以为报。”

来自冥寒天池的东西,哪怕只是一粒沙石,在世人眼里都堪称圣物。

“云贤侄,”风恢拓激动中带着郑重:“此番你莅临冰风,一定要多留些时日,让小王有机会稍表谢意哦,今后云贤侄但有什么要求或吩咐,尽可知会小王一生,小王定倾尽全力,万死不辞。”

这是来自一国帝王的奉承巴结,云澈的表现却是出乎所有人预料,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平淡,只是随意的一摆手:“冰风国主,你真的言重了。晚辈这次是奉师尊之名前来祝寿,只是一个普通宾客而已。”

大殿之中,一个马屁遥遥拍来:“云贤侄不但身份尊崇,天赋旷古绝今,竟还如此谦逊有礼,真是让人惊叹拜服啊!”

第一个马屁声起,大殿中人顿时如梦方醒,奉承之言顿时如涛声迭荡,此起彼伏。

“此等人杰,平生仅见!”

“云贤侄可是大界王钦选弟子,又岂会不是人上之人。”

“大界王择得如此传人,不但是大界王之幸,也是我们吟雪界之幸啊。”

紫圣太子的脸色僵硬许久之后,才总算是缓和了几分,他几步向前,躬着身道:“小王此番到来冰风,能亲见云兄弟之风姿,已是不枉此行哦不!已是不枉此生也贺喜冰风国主,竟得大界王和云兄弟如此厚爱。”

此时再面对风恢拓,紫圣太子的姿态和先前已是截然不同,哪还有半点的盛气和傲然,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深的惶恐不安。

“哈哈哈哈,”风恢拓大笑起来,在最初的惊恐之后,快速升腾的自然是强烈到极点的振奋。界王亲传弟子亲临寿辰还是界王亲令,这在吟雪诸国是绝对未曾有过的事,更不要说还奉上了来自冥寒天池的重礼。

这一刻的荣光,比他初登帝位时还要强盛百倍。

“云贤侄,快请上座!各位贵客,今日,是朕有生以来最为惊喜之日,纵然命终于此,也已是今生无憾。众位,随朕一起在大界王与云贤侄亲赐的荣光之下尽情畅饮,不醉不归!哈哈哈哈哈”

风恢拓振奋之余,也没忘了“大事”,几乎是咆哮着凝玄传音:快!快去把冰仪宫重新布置,把冰华盏、寒灵毯还有那些秘藏的万年灵酒、异果全部备于冰仪宫!让风雪宫速在城中择选十个不!是二十个姿容最上乘的处子速去!!三个时辰未能备好,朕亲手砍了你们等等!让寒锦好好打扮,提早侯在冰仪宫!

风恢拓明显失了帝王威仪的大吼,引得满堂应和,这场冰风帝王的寿宴,就此以一个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氛围开场

直至天空暗下,方才结束。

而这场帝王寿宴的主角也毫不疑问的从风恢拓变成了云澈,在看到云澈的确毫无架势之后,这些在吟雪界都有着极高地位的人物个个争先恐后的往上凑,马屁声、巴结声、惊叹声不绝于耳。

云澈身份公开前后所受待遇的天大变化,暴露的是赤裸裸的人性,这与在天玄大陆还是神界无关和身在哪个位面都毫无关系。

夜幕沉下。

沐寒逸孤身站在一株冰树之下,面色平静,手中默默的把玩着一枚冰花,双目定定的看着前方,眸光毫无动荡,似乎是在极力的思索着什么。

“十三弟,你怎么在这里?”

一个身着华贵的身影快步来到了他身侧,正是冰风太子风寒歌,他有些责怪的道:“父皇不是让你陪着云澈么?刚才看你不在,我还以为你和父皇一起送客去了,怎么会在这里一个人发呆?要是怠慢了云澈,可就糟了。”

冰花在沐寒逸的手中折断,随着他五指的收拢,化作散落的冰粉,他微笑道:“皇兄放心,他并不需要我作陪。而我,有一件事正极为不解,刚好皇兄来了,或许可以为我解惑。”

“什么事?”风寒歌皱了皱眉头。

沐寒逸转过身来,在越来越深的夜幕之下,他的双目却透着让人心悸的幽暗:“你说,为什么宗主会让云澈来参加父皇的寿宴呢?”


6x1.dzhhyy.com  6p0.dzhhyy.com  97q8w.dzhhyy.com  ac9c.dzhhyy.com  wgpl.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ldhu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