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顿了顿,笑得更加慈爱,“扎西,当年你醒来后说的第一句是,‘他在哪儿?我得找到他。’金宝瓶突然在我的梦里现身,或许就是为了指引你去找到你的那个他呢。”

扎西听后转头看向萧陟,发现对方竟然也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那神态,似乎将一切都听懂了似的。扎西再次有了那种感觉,他一直丢失的那部分,找回来了。

第149章 共妻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尤其这种年代久远的石阶,宽度只容一人经过,还有很多破损之处,下山时要分外小心,走起来也很辛苦

可是萧陟和扎西两人却走得满心喜悦。扎西走在前面, 时不时就要回头看看身后的萧陟,往下走了二三十阶, 扎西回身朝萧陟伸出手:“要不我牵着你吧。”

萧陟故意逗他:“我高反已经好了,自己走得了。”

“哦……”扎西讪讪地收回手, “刚才我忘了。”他转回身, 有些懊恼地暗骂自己笨蛋。其实他就是想碰碰萧陟, 结果只想出那么一个蹩脚的借口。

“喂。”萧陟一把抓住他的手, 另一只手搭在扎西胸前将他揽进自己怀里。

他本来就比扎西高, 这会儿还比扎西站得高, 要弯着背才能凑到他耳边说话,声音里还憋着笑:“我自己刚能走, 你就不管我了?”

扎西这才反应过来,他又在逗自己!

“你不用……”他和萧陟分开些距离,红着脸盯着萧陟的前襟,“不用这么近说话, 这儿没别人, 他们听不见。”

萧陟看他满是红晕的脸,憋笑憋得更辛苦,“真不怕?那我可大声说了啊!”最后几个字故意说得十分响亮。

扎西手忙脚乱地去捂他的嘴:“别!别!还在寺庙附近, 不能太大声……说那种话,不尊重……”

萧陟绷着嘴唇笑得喉咙里“吭哧吭哧”的,“我要说哪种话了?怎么就不尊重了?我刚才就是想问问你冷不冷。”

“你!”扎西被他逗得完全没了办法,无措地仰头看着他,一只手还让他牵着,另一只手抚上自己胸口,语气颇为认真地对萧陟说:“你别老这么逗我了,我心跳得好快,还要喘不过气了,一会儿我也晕过去了怎么办?”

萧陟定定看他两秒,突然用力把他搂进怀里,在他身上胡乱地用力揉搓几下,犹觉不过瘾,又仰头对着这里离人格外近的蓝天白云大声地“啊!--”了一声,才勉强忍耐住,没把扎西直接在这里按到地上。

扎西在他怀里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即大笑起来:“你怎么突然……你在干什么啊?”

萧陟黝黑的眼睛牢牢锁着他,甜蜜地叹了口气:“你啊,真会折磨我!”

扎西先是不解,随即竟然明白了一些,之前只是微红的脸颊瞬间爆红,不好意思地你转回身去,有些不利索地说:“那,那我们走快点,赶紧回家。”

他害怕萧陟听不懂,甚至在萧陟手心里挠了挠。

萧陟顿时浑身都是劲头,一个大跨步绕到扎西前面,微微躬了身,“来!我背你!”

扎西大笑着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抽了一下,“你又胡来!”

萧陟捂着屁股,一脸难以言喻地回过头,哭笑不得地看着扎西:“你啊!”

后来两人是萧陟走前面,扎西跟在后面,两人的手一直握在一起,高度正合适。

走上回村子的山路时,就有来往的村民了,萧陟主动松开了扎西的手。

扎西看了他一眼,这一眼中满含心事。

“萧陟,我给你唱歌吧。”

他以为萧陟听不懂,大胆地唱起了情歌。

“遇上了你呀就跟你走,爱上了你呀就牵你的手。“他嗓音嘹亮动听,飘远在这广阔的天地间。

萧陟跟在他身后,听得美滋滋的,他们两人刚刚就牵着手走,扎西唱得这歌多么应景!


0k7ce.dzhhyy.com  ttwj.dzhhyy.com  mhp.dzhhyy.com  7pa.dzhhyy.com  hp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khyx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