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工作上走的小白花风格,生活方面可能确实对霸总人设有点排斥。”久爷回忆一下:“但是你呢?我主要看你喜不喜欢人家。”

“还行啊就那样。”穆酒随口道:“挺可爱的。”反正让她帮忙的时候她答应的相当干脆,颇有点忠孝节义。

久爷不是很满意这个回答:“你懂‘喜欢’是什么意思吗?”

穆酒:“我能演算,但是懂不了。”她也知道自己奇怪,看得出别人对她的感情变化,知道怎么引导别人,知道怎么伪装自己,却独独少有从心而发的感受。

攻略者有的人敏感细腻,有的人却冷酷无情,把“感情”转化为一种数据算法储存,要用的时候拿出来执行就可以了……有点像器。

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想了半天,忽然挠挠头说:“诶哥你应该懂啊!”

同样冷酷无情·久爷:……哦,也是。

久爷只得长长地叹口气,心里又默默划掉他给自家倒霉妹妹努力找到的另一条出路,心里甚至有点绝望,但还想垂死挣扎一下:“下一个世界,我送你去休假。”

穆酒一愣:“又有休假世界?”

久爷:“这一次你是带着任务去的。”

穆酒吐槽:“我哪次没带任务?”

久爷:“我说的是‘我’给你的,特殊任务。”

穆酒终于发觉他不对头,上上下下打量一会:“有事瞒我?”

久爷扭头:“没有。”

穆酒:“放屁!”

久爷甚至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有一部分,但我是为你好。”

穆酒点点头。

久爷正感到欣慰,下一秒她说:“我不去。”

久爷冷冷道:“我断你粮。”

要是平时,穆酒这时候就认怂了。但现如今她不爽,而穆酒不爽是六亲不认的,当即冷笑着把自己摔回椅背:“你有本事饿死我。”

两兄妹互不相让地对视一会,久爷脸色越发冰冷,穆酒软硬不吃,挑衅地扬眉。

久爷长得偏阴柔,但不苟言笑浑身冒冰渣子,认识的知道他从来是个偏执到已经把“达到自己的目的”注入骨子里的人——但作为他的妹妹,穆酒有着更胜一筹的蛮不讲理。

哥哥追求着目标不择段,理性而偏执,妹妹却游荡人间不问前路,随心而任性。

要是看长期效果,久爷能把穆酒压地死死的,半点便宜她也占不到。但是呈现出来的短期回馈来说……他这个当哥哥的一次又一次不忍心赢。到不是赢不了,就是不忍心。

所以穆酒能在他的不满下钻进公司来当攻略者,所以如今还是他先低头。

久爷疲惫地把移动到自己额上:“你怎么那么任性啊。我不说,有我的道理。”

穆酒争锋相对,这种被亲人欺瞒着什么重大真相的感觉实在不好:“我想听也有我的道理。”

久爷正摆摆不想理她,这厮又有点不满地张嘴道:“你是觉得我不配和你一起解决问题?还是在什么狗屁考虑我的感受?我告诉你,我是不吃这套的啊……

什么妹妹得了癌症哥哥一心隐瞒或者失忆了被卷入恐怖事件,你告诉我,让我死个痛快。你让我猜,能憋死我。”

久爷一愣,忽略了她说话的浮夸风格,确实明白自己妹妹的性格,一时竟然有瞬间的迟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jwfnx.dzhhyy.com

8rhd.dzhhyy.com  yipqi.dzhhyy.com  v3f.dzhhyy.com  e0p.dzhhyy.com  uajl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