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恒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那个女主瑕玉,也姓楚,之前和萧家有婚约,后来萧氏一族衰落,楚家单方解除了婚约。”

被众人指认的年轻人就来自萧家,从人们的言谈中分析,他之前和死者瑕玉有婚约,并曾在众人面前说过‘求而不得,不如杀之’的狠话,现在被大家拿出来作证据,萧郎有口难辩。

几个人听了陆恒的话,安静了片刻,方菲先看了看柯寻:“我不相信这幅画还会像上回那样,要一一读出我们的内心世界。”

柯寻想了想,问陆恒:“奚盛楠以前认识摄影家毕笛吗?”

“我想应该不认识,毕笛90年代就已经去世了,再说这两个人所居住的城市也离得很远,不太可能产生交集。”陆恒迟疑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摄影吧。”

可为什么画给出的第一条线索偏偏选择了奚盛楠的小说呢?如果奚盛楠与画家没有特殊渊源,今天这样的情景以后会不会出现在每个成员的身上?

柯寻看了看方菲:“我也不相信这幅画会走上一画的老路,去深挖每个成员的内心资料。”

卫东透过川流的人影,隐约看到了躺在那里的死者瑕玉,身上盖着灰蒙蒙的布,有暗红的血迹从布下面渗出,血流如同已经胶凝的小溪,停驻在一个方向,仿佛意欲指认凶手。

卫东心里一颤,离柯寻近了些,才略微踏实。

“我觉着,这幅画只是借助了奚姐写的小说,而且还改了好多地方,奚姐刚才说了,女主根本没有死,还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卫东说出自己的看法,“这故事发展到现在,已经和那本小说关系不大了吧。”

陆恒抿了抿微厚的嘴唇,在烛光之下,他的五官更趋近于东南亚人:“这是盛楠的第一部 小说,她以前曾经透露过,这差不多是个半自传体的小说,听说很多作家的第一本小说都有些自传的性质。”

忽暗忽明的烛火,像陆恒所说的话一样迷离不祥——自传,那死者瑕玉岂不就是奚盛楠自己的化身么。

烛火跳跃得越来越厉害,人群却突然安静下来,一阵风携着势头带着气场扑面而来,有人在窃窃私语着:“巫大人来了。”

第221章 逆旅06┃巫大人。

当卫东第一眼看到所谓的巫大人的时候,差一点嗷一嗓子鬼叫出来,身子一软,被柯寻及时给力地扶住了:“绷住了,那是面具。”

巫大人穿一身略旧的深色长棉袍,戴一张惨白的面具,有一双弯月般的眼睛,裂到耳边的大笑的嘴巴,这些都是墨如锅底的黑色。眼睛周围是一些黑色的放射性的线,就像是眼睛发出了黑色光芒似的,这些线遍布了整个面具,令人担心面具随时会被这些锋利的线割裂开。

“巫大人目光如炬。”人们的态度虽说不上卑微,但那神情却是极度崇拜着巫大人的。

卫东总算抑制住了加速的心跳,但还是无法从容直视巫大人——特别是那一对有着无数条黑色射线的眼睛,真真是“目光如炬”。

怕什么来什么,巫大人走过柯寻卫东几人身边时,慢慢停下了脚步,戴着面具的脸逼近过来,似乎在“打量”着几人,尤其那弯弯的黑眼睛和黑嘴巴,里面无尽的黑暗深渊仿佛能将人吸进去。

终于,巫大人微微点了点头,继续向着尸体所在的地方缓缓走去。

卫东的魂儿都被吓乱了,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而陆恒则整个人靠在了卫东的身上。

卫东擦了把冷汗:幸亏萝卜没跟过来,不然一定会当场吓糠了。

陆恒全身都是冷汗,擦也擦不完,现在就特想问问老成员,以前的画里也经常会出现如此可怕的吗?以及老成员究竟是怎样活过这么多幅画,并且还没有被吓成神经病的。

柯寻也怕,怕的不是巫大人那张诡异的面具,而是……这个世界似乎已经有了固定的无法打破的规则,成员们在这个世界拥有了姓名,这一定不是空穴来风,而更像是在为接下来的角色扮演做准备。

巫大人的地位似乎高高在上,那么自己这群人在这个世界又是怎样的身份地位呢?会被布置怎样的任务?如若违反规则,又会被施以怎样的惩罚?

此时,二楼众人皆鸦雀无声,甚至整个楼城都恭默守静,人们虔诚地将声音的权利留给了巫大人。

众人都微低着头,柯寻几人也只得入乡随俗,跟着大家微微低头,耳朵却竖起来听着细微的动静。

巫大人掀开了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或许那块布过于旧了,连窸窣的声音也变得成熟寡淡,仿佛并不想引起无关人的注意。

“巫大人,”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来,似乎是守在尸体旁边的某个管事者,“杀人者卑鄙狠辣,不仅刺中死者数刀,且将死者毁容。死者擅长弹琴,杀人者便将其手指骨尽数斩断,残忍至极。”

巫大人很久不语,管事者便也噤了声。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gumil.dzhhyy.com

pxv.dzhhyy.com  7wni.dzhhyy.com  b4v2l.dzhhyy.com  7af.dzhhyy.com  dp0k8.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