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母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做了半天的美食,无声地哭了,林父沉默地拿起了烟。

同一时间,闫主任在监狱里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嚼了嚼白米饭,垂下了头,对狱友们的讨论不知可否。

快递公司里,薛小刚放下密封好的纸箱子,拿起毛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望着电视屏幕,欣慰地笑了,越来越好了,不是吗?

系统: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愿力1,总愿力5,你可以选择是进行下一个任何或者用这5点愿力实现一个心愿!

林老实的心砰砰砰地直跳,他问系统: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系统说:当然,不过宿主,愿力越多时,许下的愿望越容易实现。否则即便是实现了,难度也会增加,建议你再多收集一些愿力!

林老实坚定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迫不及待的神情:不,我等不及了,阿秀也等不及了。系统,我想用这5点愿力换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回到阿秀嫁给我之前,可以吗?

系统:宿主,你真的不考虑再进行几个任务,多拿点愿力再回去吗 林老实固执地摇了摇头:不,我要回去!

他之所以听系统的,辗转不同的世界做这么多的任务,就是为了回去,现在好不容易获得机会,他实在是等不及了。

体会到林老实迫不及待的心情,系统说:好吧,消耗5点愿力,宿主回到原本的世界,时间倒退回30年前,宿主,请多保重……

第78章 最后一个世界

啪地一声乍然在空气中响起, 林老实昏昏沉沉地醒来, 就发现背脊上传来火辣辣的痛。

他睁开眼, 一把抓住了打在身上的竹条, 锐利的眼睛盯着面前这个穿着深蓝色宽大土布衣裳的妇女。

李红霞被林老实慑人的眼神吓了一跳,怔了片刻后, 开始破口大骂:“怎么?还拿眼瞪我?你看看,别的年轻人都去干活了, 就你丢下扁担在这里睡大觉, 老娘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懒儿子!”

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林老实没空听她抱怨,反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激动地问道:“今天是哪一年?多少号?”

李红霞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用力打了一下他的手:“你搞啥啊,睡糊涂了,连日子都忘记了。”

林老实不理她,执意要个答案:“我哪天结婚?”

李红霞目光古怪地看着他, 这个平时跟个闷葫芦的儿子该不会是碰到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吧, 大白天地躺在草垛上睡觉, 醒来还说了这么多胡话, 连自己结婚的日子都不记得了?他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见她不回答, 林老实不再理她,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李红霞,跌跌撞撞的往山下跑去, 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李红霞被推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哎哟哎哟地叫,可林老实就像发了疯一样,转眼就跑得不见人影。

李红霞扭头看着还放在一边的两个黑色大粪桶,气得咬牙切齿:“这混小子,连粪都不挑了,也不知撞了什么邪……”

这边,林老实跑出了刘家村,沿着泥泞的土路一路狂奔,脸上似喜似悲。

他一口气跑到了隔壁村阿秀家,一座夯实的土房子,上面盖着黑色的瓦片,这是村子里自己的窑洞烧制的土瓦,门口是竹子编的篱笆,上面爬了一圈郁郁葱葱的扁豆藤,挡住了院子里的光景。

林老实走到陈旧的木门前,抬起发抖的手,几次三番,都没法敲下去。

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近乡情怯。

“阿实,你怎么来了?来了就进去啊,站在这儿干嘛呢?”一道甜美的女声从他背后响起。

林老实浑身仿佛被电了一下,心跳如雷,他缓缓地转过来,看到了俏生生站在台阶下含笑望着他的阿秀。

阿秀……

林老实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呼唤了千百次的名字,他两步从台阶上跳了下去,用力地抱住了阿秀,下巴靠在她的肩头上,眼泪涌了出来,柔声唤到:“阿秀,阿秀,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突然被抱住,阿秀吓了一跳,眼睛紧张地看了四周一眼,小声提醒:“阿实,待会儿被人看见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felqn.dzhhyy.com

ev0wf.dzhhyy.com  86hq0.dzhhyy.com  bf9dn.dzhhyy.com  rta.dzhhyy.com  1agdu.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