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有些乱了阵脚,这已经第二次吃这小子的亏。且每次都是当众、处于居高临下教训他的时候。

越想周邦彦越生气,“不喜欢老夫!不想听老夫的课堂可以走,留着你也听不懂,何必呢!”

“先生明鉴,我听了。我只是违规了而已。”张子文神色古怪的道。

哈哈哈!

堂内顿时哄笑起来。

赵明诚扭头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丝鄙夷。

太学不是小屁孩,尤其这上舍,所以没有打手心的规矩,所谓的处罚也就说两句而已。

最终周邦彦只得冷哼一声道,“还敢说你听了?那你说说,老夫刚刚在讲什么?”

张子文道:“先生说出奇制胜,大抵意思是:有过苏轼这逆天后,内容已经被他挖掘到极致,很难再突破,于是另辟蹊径从格律入手,制式样板,进行辞赋量产。既能有别于苏轼,也能响应蔡相公之政治号召。但这实在……太左脑了唉,苏轼那样的人,通过右脑训练还会有出现很多的。”

额,全部人半张着嘴巴。

周邦彦也有些背脊发凉,自己全部心思被这小子三言两句剥离了出来?另外就是,周邦彦也不知道什么是右脑训练,更不好意思开口问。

不过周邦彦很确定,这堂课到现在为止只有张子文听懂了。问题是……他除了听懂外还知道的太多了,该说不该说的也都说了,最是让人尴尬。

场面寂静了少顷,周邦彦岔开道:“你行为实在出格又混账,扯了很多无关课堂的东西。不清真、就是我清真居士对你此节课的评语。现在坐下。”

好吧,算好这次投胎还可以,于是张子文也不是很在乎学分评语的事……

第29章 青龙逃走

很快,张子文在大宋的第一次学府经历结束,本节课不及格,学分减1。理由是“你知道的太多了”。

还是不能走,听说下午要点名,于是统一进食堂吃大名鼎鼎的太学馒头(包子)。

算是非常好吃。到此张子文知道康国老爸送败家子来太学的原因了,目测是家里不宽裕扛不住了,送来用国家资源养儿子。

大宋的太学除了不收学杂费,还免费提供吃住。伙食标准和住宿环境很好,这体现了大宋文人的优越性。

到了下午,礼部那边来了几胖子,四处走走看看就了事。

说是说要点名啥的,但那只是校方认为,具体怎么巡查得看那几个胖子的心情。

巡视的人中就有国舅郑居中,他专门神色古怪的看了张子文一眼。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意思……

午后阳光下,亭苑里凉风徐徐。

宋乔年闭着眼睛安坐,美貌侍女正在给他轻捏肩。

样貌英俊且仙风道骨的道士站在他身后,抱拳道:“相公,贫道总觉得最近京城像是变得有些不一样,有很多迹象都显得奇怪。”

宋乔年睁开眼睛微微摆手,侍女急忙退走。

又抬起茶碗轻喝一口,宋乔年才道,“张怀素你什么意思?”

张怀素隐忍着一切表情道,“贫道夜观天象,此局谷雨刚过,看似四处阳光折射万物滋绿,实则阳气未复,青龙未归,乃宵小之辈最易作梗之节,贫道打算收缩业务,以避其锋芒。”

“是吗,你的意思无非是给本堂的钱没了着落?”

宋乔年漫不经心的样子。


hxf1.dzhhyy.com  1uob.dzhhyy.com  q3gid.dzhhyy.com  0rt0.dzhhyy.com  fj01a.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eq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