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刚说到此,就接受到帝昊天锋利的眼神,吓得她嘴里的话顿时缩回去了。

“什么?”万米莱没听清。

“……没,没什么。”万米莱啊万米莱,我都这么支支吾吾了,你是缺根筋还是缺根筋啊?不觉得有问题么?

“吹完牛逼,然后酒吧的重点节目就出现了。”

“什么重点节目?”唐宝也不由好奇。

“脱衣舞男啊!”

“……”唐宝下意识地朝那个跪着的男人看去,别告诉我,是他……

“不过,虽然说被抓回去挺惊心动魄了,但不得不说,昨晚很刺激啊,哈哈哈。”

唐宝朝何绝和帝昊天个看了眼,恨不得直接用手堵住万米莱的嘴。

“你肯定是不记得发生的过程了。有个肥胖的富婆,看中了舞男,给舞男塞钱,然后你看到了,要跟她争抢舞男,你就叫我去拿钱。你将钱塞给舞男的时候,还占了别人的便宜,然后我也伸手占了一把便宜,还别说,身材还挺有料的。只不过,可惜了,刚摸了一下,帝少他们就来了。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此刻唐宝的脸色已经是煞白了,居然还有更刺激的?

“你抓着帝少的衣服非要让他把男的买回家,小宝宝嗳,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个胆子啊?也是,酒壮怂人胆嘛!我说,你平时是不是被压迫的不行,所以才酒后吐真言的?就像是有的男人嫌弃老婆没有强调一样。”

‘啪嗒’的一声,唐宝的手机从手中滑落,掉在了面前的地毯上。

里面还传出万米莱的声音,“唐宝?唐宝?怎么不说话了?”

我说你个大头鬼啊!我就该让你失恋到哭死!

唐宝不想再听到万米莱说出更‘刺激’的话,捡起手机,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在沙发上,各种坐立不安,如坐针毡。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明白的问我。”帝昊天平静的声音下藏着惊涛骇浪。

唐宝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已经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

此刻她要是多说一句逆鳞的话,她能想象得到自己的下场。

上前直接跪在帝昊天的面前,一把抱住帝昊天的大腿,特别的紧,哀求,“我错了,我不该喝酒,我不该给舞男塞钱,我不该让你把舞男买回家。那个人一定不是我,我觉得我肯定是……肯定是鬼上身了!”

“……”何绝看着,真有出息。

“鬼上身?”帝昊天笑了下,笑得唐宝浑身都颤。

“是……是的。帝昊天,我错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我觉得应该是……应该是我瞧人家给钱占便宜,我不服气,所以也那样做的。”唐宝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但是她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就是一种不服气的表现,绝对不是真的想跟舞男发生点什么的。

“帝昊天,你一定要相信我,这绝对就是个误会!”唐宝抱着帝昊天大腿不撒手。

“别这么说,你要是喜欢舞男,我可以给你买回来,还可以一天给你换一个,毕竟,我一向都是宠你,宠地无法无天。”

后面那个‘无法无天’唐宝当然是听得出来。

不就是说她昨晚做得无法无天的事么?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做这种‘无法无天’的事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eabsx.dzhhyy.com

cmhpb.dzhhyy.com  o8p8.dzhhyy.com  9ds.dzhhyy.com  1m5lb.dzhhyy.com  u757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