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让人感到难受的是这张脸上的表情,那是一脸强忍悲痛的表情,狠狠憋着眼里的泪水,紧紧咬着嘴唇,整张脸不停颤抖着……

“旺福!回家吧!”哭泣的巨脸哀求着,寒酸中透着憔悴。

柯寻与牧怿然一动不动地坐着。

巨大的脸不再发出声音,却贴得更为靠前,浑浊的眼睛想尽办法往里看,有些发灰的眼珠转来转去,似乎企图看清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巨大的脸和不停旋转的眼珠,喷薄的呼吸,形成一种巨大的压迫和恐怖。

柯寻避免和窗口的巨脸对视,轻轻闭上眼睛,把自己想象成一件家具,一块石头。

过了很久,老人终于吹响了哨子,用手里的铁勺子敲响了下一家410的窗户……

牧怿然却悄悄走向了窗边,静静地看了半天。

老人在410依然是之前的举动,情绪达到某个顶点,就开始疯狂地敲窗,嘶吼,哭泣,咒骂……

结束之后,老人蹒跚着步子上了楼。

牧怿然这才轻轻回到了床边:“从外面看,那个人的整个体型并没有发生变化,刚才在窗前的巨脸,应该是一种场或者……”

“魔幻现实主义风格。”柯寻一言概之。

牧怿然居然点了点头:“有道理。”

第58章 破土15┃跳窗。

柯寻心里受用,但内心深处还是绷着弦儿,直到老人对616做了同样的事情,然后慢慢离开,才算松了口气。

那老人并没有下楼,也不知去往何方了,或许如牧怿然所说,老人本身就是一种场。

就在柯寻准备躺下睡一觉时,隔壁410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这一阵敲门声十分蹊跷,几乎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紧接着,隔壁又传来了一阵凄惨尖叫。

这尖叫声很熟悉,似乎来自沙柳。

本来放松的心突然又绷紧了,柯寻轻手轻脚地来到窗边,却发现410的门前没有任何人。

紧接着隔壁又是一阵惊恐的尖叫,沙柳和裘露的声音此起彼伏,屋子里传出各种响动,不知道两人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险。

最后,柯寻听到了隔壁大窗打开的声音,正是临着水泥墙的那面大窗……

天一亮,大家冲出房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扒着栏杆俯视,看天井院子里是不是放了盖着白布的尸体。

柯寻巴望的第一眼,发现院子里一切如常,心里一阵轻松却又很快复杂起来。

牧怿然的目光却盯着410门前晾衣绳上挂着的什么东西——那是一个肮脏的细尼龙绳系着的塑料红哨子。

虽然是白天,但这个血红的哨子却令人徒增恐怖,沙柳打开门出来,显然也被这个哨子吓了一大跳。

“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定是昨晚那个鬼留下的!”沙柳望着这个微微随风摆动的哨子,十分避讳的远远绕过去,“为什么要把哨子系在我们门口?!”

牧怿然声音冷沉:“因为昨晚有人敲了你们的门,大概就是想把哨子留给你。”

沙柳被这个说法吓坏了,又听柯寻问:“昨晚你们都发生了什么事儿?裘露呢?”

沙柳吓了一个哆嗦:“裘露?昨晚上的敲门声太恐怖了,好像有人进了我们屋,还碰翻了很多东西……裘露她,从四楼窗户跳下去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doxwy.dzhhyy.com

fgu.dzhhyy.com  dtq.dzhhyy.com  458pm.dzhhyy.com  ngy.dzhhyy.com  42wp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