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认认真真看着那人的眼睛,那人的眼睛里并没有狠戾。

为什么有的人会觉得街上的某些人是肉眼可见的小混混,便是因为眼神和气质,没有干过坏事的人和干过坏事的人,眼神和气质是不一样的。

陈春燕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她亲手画过画像的人不像是凶手。

她起身走过去,“差爷。”

“哟,燕儿姑娘,是你啊,多亏你了,我们才能这么快抓到这孙子!”

地上的男人目眦欲裂,“原来是你诬陷我,你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啊!我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陈春燕:“差爷你拉他起来。你告诉我,前天晚上你在哪里,在做什么,说得清楚,我就相信事情不是你做的,还会帮你跟县太爷解释。”

捕快:“你跟一个犯人有什么好说的。”

第280章

被逮住的汉子眼神闪烁,并没有回答陈春燕的问题。

捕快:“瞧瞧,这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他现在还能嘴硬地说不是自己干的,等打过几顿,他嘴巴就不会这么硬了。”

汉子:“不是我,我没做过!”

陈春燕:“等等,我看看他的手。”

捕快把汉子的手翻过来给陈春燕过目。

这个汉子手上有茧,却与燕儿爹干农活弄出来的茧不太一样,那个茧的位置倒十分像拿长矛磨出来的。

陈春燕如此想着又看向了那个汉子。

“多谢您了,好了,我没问题了。”

汉子就这样被捕快带走了。

陈春燕想了想,还是转身朝县衙走去。

周有成卸下门板,正好看到陈春燕的背影。

“咦,那不是燕儿么,一大早的,往哪儿去呢?”

陈春燕那一手画像已经让衙门的捕快们刮目相看了,他们看到她回来都主动打招呼。

“劳驾,我想问一下,闵大人在哪里?”

“刚才还在班房。”

陈春燕赶紧往班房跑。

闵大人正准备起身去牢里看一眼犯人,看到陈春燕回来了,还有些惊诧。

“你怎么回来了?”

陈春燕直言:“我看到了那个嫌犯,我觉得他不是凶手,这才回来。我问过他了,他不肯说前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如果用刑,他恐怕也是不会说的。”

闵大人笑了,“只有心虚才不敢说,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了,你走吧。”

陈春燕坚持:“您能不能向周边的军营打听一下,他们是不是有逃兵,或是……请假探亲的兵士。我觉得他心虚不是心虚他杀了人,而是心虚是逃兵,或者是心虚身为兵士却去别人家偷东西。”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cbtyx.dzhhyy.com

6im.dzhhyy.com  j3809.dzhhyy.com  mfd.dzhhyy.com  unh0s.dzhhyy.com  yxys7.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