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正想着怎么处置耿标呢,耿标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推开他就跑掉了。警察不由愣了愣神,他倒不是打不过耿标,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会这么做。等他反应过来,耿标已经冲进人群里找不见了,毕竟地铁站就算不是高峰期,来往的人也是不少的。

看确实找不到人了,警察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就这么算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真要大费周章把他找回来,才是真的浪费警力浪费资源。而且,他觉得这个耿标好像精神方面真的有点问题,有那么一点疯疯癫癫的感觉。他耸耸肩,这件事情就这么直接结束了。

另外一边,追着耿标的监视者心里也忍不住骂娘,不知道这耿标到底突然发什么疯。耿标突然狂奔出去,他总不能也跟着狂奔吧?这也太惹眼了。所幸负责监视耿标的不止他一个人,他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然后就有他的同事负责之后的工作了,希望别真的把人给追丢了。

李庆南接到电话得知耿标往研究所过来的时候,他本人也正在研究所里陪曹秋澜他们吃饭,饭菜是他专门让酒店的大厨来研究所做的。张鸣礼也不介意休息休息,高高兴兴地坐着等吃饭,并且对酒店大厨的厨艺十分期待。酒店大厨的厨艺确实好,光是摆盘就特别好看,显得上档次。

就是这显得太上档次了,让张鸣礼有些不好意思地下筷子,比如这包在鱼身上的金子,就让他有些犹豫。纠结了一会儿,张鸣礼说道:“师父,我记得《本草纲目》里提到过金子是一种药材,所以真的能治病也能吃吗?”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让他把金属吃进去,压力还是很大啊。

曹秋澜夹了一筷子蔬菜,看了他一眼,说道:“虽然《本草纲目》里确实这么说过,不过现代医学认为,金子并不能作为药材使用。首先从营养学的角度来说,金元素并不是人体必需的元素,它作为财富象征是很得人心的,但对人体本身来说,毫无用处。”

“其次,金单质并不能被人体吸收,也无法被胃酸溶解。也就是说,就算你把金子吃下去,结果就是,进去什么样出来还是什么样子。当然啦,只要没有尖锐的棱角不会划伤食道、胃和肠道,吃进去也不会有什么坏处就是了,反正金子没毒,有毒人体也吸收不了毒素。”

曹秋澜语气轻松,虽然是在指正张鸣礼的话,但倒也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实际上,曹秋澜现阶段正让张鸣礼背医书,《本草纲目》这本药典自然也在必读书目里面。

不过医书里说的也并不是全对,医学是在发展的,尤其是这几十年,发展的速度可以说是日新月异。这些东西,曹秋澜之后会慢慢教给他,虽然不是衣钵传人,但该教的他也不会吝啬。

正好这时候,李庆南接到了下面的人打来的电话,也算是给稍微有点尴尬的餐桌氛围解围了。他心里还稍微有点懊恼,只让酒店的人做招牌菜,虽然说了道教忌口的东西,却没问清楚酒店的招牌菜到底都有啥玩意,倒是他这回疏忽了。接完电话,李庆南道:“耿标要来研究所了。”

曹秋澜并不在意这个,说道:“这不是正好吗?他来了,我们也就不愁剧月光不来了。而且,顺便也可以保护他别被剧月光杀了。”说完,曹秋澜便继续吃饭了,显然没有把这些插曲放在心上。看他这么淡定,李庆南也就放心了,而且他一想,觉得曹秋澜说得也对。

看来开始是他想错了,就应该一开始就把耿标控制起来才对,让他在外面蹦跶更危险。不过他们饭还没吃完,李庆南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耿标中途又改变了方向,跑到一家画廊里去了。李庆南皱眉听完,然后才对曹秋澜说道:“曹道长,剧月光好像开始对耿标动手了。”

曹秋澜放下筷子,擦了擦手,依然是不慌不忙的样子,说道:“不用担心,实际上剧月光应该早就开始对耿标下手了,你先说说看耿标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李庆南把耿标之前在地铁站发生的事情,以及耿标跑进画廊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一跟曹秋澜说了,两件事情都颇有些诡异。

正如曹秋澜所说的那样,剧月光实际上早就已经对耿标出手了,只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杀他。耿标之所以选择拒绝那么多研究所和高校的offer决定回到国内发展,还选了椛庭高等物理研究所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私人研究所,也和他身边发生的种种怪事脱不开关系。

只是耿标没有想到,就算回到了国内,他还是无法摆脱剧月光鬼魂的纠缠,甚至于还影响到了周围的人。研究所出事以来,虽然表面上耿标一直表现地很冷静,但其实他心里已经很慌乱了,不过是害怕自己的罪行被人发现,在强装镇定而已。他惜命,也爱惜自己来之不易的地位。

而今天无疑是耿标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这样的威胁,他从前虽然也曾经被剧月光的鬼魂捉弄过,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次一样,那么接近死亡过。他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剧月光是真的想要弄死他的。当然,其实耿标也不确定那是不是剧月光,毕竟他是看不见鬼的。

但谁做了亏心事谁知道,耿标唯一害死过的人就是剧月光,同时剧月光还是他的前女友,被他欺骗利用的前女友,尤其他还窃据了剧月光的研究成果。所有的这一切,由不得耿标不心虚,所以身边出现了怪事,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剧月光的身上。除了剧月光,他想不出还有谁会害他。

大抵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如果没出事,他说不定还能心安理得,出了事便不得不害怕了。

从地铁站跑出来之后,耿标第一反应就是要回研究所看看,他记得很清楚,就是从他进入椛庭高等物理研究所开始剧月光的鬼魂好像变得更厉害了。但跑到了一半,他又觉得不对了,这种情况可能说明椛庭高等物理研究所对剧月光的鬼魂有利吧?他跑回去是想送死吗?

于是耿标停下脚步,茫然地站在街头,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有点想要跑到寺庙去求个护身符什么的。但这种事情他其实已经做过了,只是全都没有用,完全无法阻止剧月光对他做什么。

他正茫然的时候,正好看到旁边有一家画廊,抱着不想呆在大街上的态度,所以就直接走了进去。这是一家普通的画廊,画廊墙壁被涂成了红色,画框是黑色的,地面则是白色。

靠近门口位置的墙上挂了七幅画,画的大小不一,但有一点,色调都是偏向黑暗的。耿标看着墙上的画,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是被画面吸引了。他眨了眨眼睛,感觉墙上的画面变得模糊。

他再次眨了眨眼睛,画面终于重新变得清晰了,但却变成了他最害怕看到的一幕。这是耿标一直以来都想遗忘的那一幕,剧月光满头鲜血,躺在实验室的地面上,瞪大眼睛看着他。画布上的剧月光也这么看着他,七幅画,七个剧月光,她们都瞪着她,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耿标发出了一声尖叫,在画廊工作人员看神经病的目光中,跑出了画廊。等在外面的人得到了李庆南的吩咐,这次也不再隐藏在暗中了,直接抓住了他,强行把他带上了车。

最后上车的人满脸无奈地对路人和画廊的工作人员说道:“这是我一亲戚,脑子出了点问题,今天没看好让他跑出来了,没吓到你们吧?真是不好意思啊,得罪了,得罪了。”

路人和画廊的工作人员看耿标刚刚那样也实在不像是个正常人,便相信了他的说法,反倒有些同情他。连忙表示自己没事,还让他赶紧把人带回去吧,该送医送医,该怎么样怎么样。于是李庆南的人,轻轻松松地就把耿标带到了研究所里,没有引起丝毫的怀疑,谁愿意管疯子的事?

李庆南被带回研究所的时候,曹秋澜他们刚刚吃完饭。几个人直接带着耿标进了宿舍楼,李庆南看着耿标恨得咬牙切齿,就是这个家伙,自己品行不端、为非作歹不说,居然还差点连累了他的姐姐李正佳出事。即便李正佳现在平安无事,李庆南依然恨得牙痒痒。

他强压住心里的愤怒,问曹秋澜道:“曹道长,耿标已经带过来了,现在该怎么办?直接关着他等剧月光的阴魂找过来吗?”对耿标,他是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的,死了都不可惜。

曹秋澜看了耿标一眼,眼神中也没什么温度,他想了想,说道:“把他关到实验楼里吧,我在实验楼里面布置了一个符阵,如果剧月光过来,就会被符阵困在实验楼无法离开。”

耿标这回终于清醒了,他连忙挣扎起来,“你们要做什么?这是非法拘禁!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啊!你是道士?你不是道士吗?有鬼要杀我,你救救我啊!你们救救我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2vs.dzhhyy.com  1bmk.dzhhyy.com  h7m6n.dzhhyy.com  t6kgl.dzhhyy.com  26nu2.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