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克塞又喝了一小杯酒,陷入沉思。

他今年四十四岁,经历了二十年的风起云涌,世间的一切早已看淡,他确实只想在家乡安静地过完余生,不再去想那些血与荣光。

见阿里克塞没回应,沙米洛夫开始打亲情牌:“我父亲死的时候还特意嘱咐我,说有一天若是阿里克塞叔叔回来,我有什么困难就去找您,阿里克塞叔叔,你总不能看着我被这个社会吞噬了吧?”

阿里克塞看了沙米洛夫半天,然后呵呵地笑了起来:“小崽子,竟然拿你那死鬼老子来威胁我了,也罢,看在你老子的面子上我答应帮你训练训练你手下,报酬吗就算了,只要能让我有足够的酒喝就可以。”

沙米洛夫大喜,虽然他不知道阿里克塞叔叔以前从军时都干过什么,但他知道阿里克塞绝对是有分量的人,前几年华苏两国边境紧张的时候,这里有无数的驻军,他可是亲眼看到当时驻扎在这个村子里的军队对阿里克塞叔叔照顾有加,甚至还有军衔非常高的人到这里来看望过他。

“阿里克塞叔叔,您放心,酒不是问题,肉也不是问题,您想吃什么都可以,我还会带您到华国那边去看看,若论吃华国人可以相当厉害的。”

他知道阿里克塞叔叔现在唯一的爱好大概就剩下吃了。

这一条击中了阿里克塞的软肋。

“是把你的人带到这里来还是我到市里去?”

“当然是到市里去,在我那里住着我才会好好伺候您呀。”

“油嘴滑舌的,就会说好听的,那好吧,你到外面等我,我收拾收拾。”

沙米洛夫走出了阿里克塞的屋子,站在院子外面四处的观望。

这个村子的名字叫谢昌吉,阿里克塞住在这个村子的最东头,再往东三百米是一个小高地,七九年边境紧张的时候,那里曾经是一个驻军的营地。

沙米洛夫心里一亮,信步向那个废弃的营地走去。

来到小高地下,一些倒塌的房子证明这里就是当年的营地,营地的空地上还有几辆锈迹斑斑的坦克和汽车以及一些机械顶着白雪孤零零地留在那里。

这些破坦克以前沙米洛夫还钻进去玩过,那时他看到这被扔的机械内心毫无波动。

但是现在这些锈迹斑斑的东西在他的眼里已经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价值,那就是一沓沓的钱呀!

而且他还知道,这营地和周围的地下淹埋了足有几十辆装甲车坦克什么的。

边境局势缓和后,这些驻军在这里已经毫无意义,这些重装甲撤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于是,那些老旧的坦克就被拆了发动机和火炮系统就地掩埋,反正也是些快要报废的的装备。

一辆坦克几十吨,这是多少钱呀?

而且这还只是这个叫谢昌吉一个村子的,沿阿木尔河一线到底有多少当年驻军的营地,有多少来不及撤走的坦克和机械?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都可以变成钱。

就是不知道这些钢铁一吨值不值一箱酒?

估计那个叫万的华国人不可能一吨给一箱酒,就是两吨给一箱酒也行呀。

即便那样,单这方圆百里被军队遗弃的东西也足以让他成为布市的富豪了。

当做完春秋大梦的沙米洛夫回到阿里克塞那木头房子前的时候,阿里克塞已经收拾完毕,拿着一个行李卷背着一个背包就出来了。

“阿里克塞叔叔,你就带这么点东西?”

“也没什么可带的,剩下那些破破烂烂就锁在屋子里了,根本没值钱的东西。”

两人上了沙米洛夫那辆破拉达,稀里哗啦地回到了布市。


uldv.dzhhyy.com  vsq.dzhhyy.com  fvc.dzhhyy.com  8yn3.dzhhyy.com  pya.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atrw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