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前,当他还抱着夜莺小姐的时候,身体货真价实的存在着,连流出来的血也和真的一般无二,但离开她之后……

六道骸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角度曲了曲小指:他的实体开始慢慢减弱,小拇指部分已经失去了明确的轮廓和感应。

有风吹过窗前,轻柔的带起了他额前的碎发,六道骸将视线转向了窗前的少女,笑眯眯的跟她解释说:“没什么好惊讶的,我之前会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救凪,是你们突然出现打断了我啊。”

铃木园子表情一言难尽的回视他:你觉得我信?

六道骸依旧笑容不变,转而对着戒备中的祸津神耸了耸肩。

夜斗从小的生存目标其实很单纯,只有一个【活】字而已。

只要能活下去,挥刀杀戮他也愿意,苟延残喘他也愿意,哪怕鞠躬尽瘁给人类做些琐碎事,他依旧是愿意的。

——只要有一丝希望能被别人记住,他就想以此为凭依活下去,对待别人的时候也一样。

要是这女孩彻底没有继续【活】的希望,他倾向于直接弄死小姑娘,让她清清静静的踏上彼岸的路,可一旦有活下去的可能,夜斗就绝对不会放任她死。

但是他觉得六道骸是骗人的。

正巧园子也这么觉得。

她怜爱的看了看病床上的女孩,琢磨着要不要一会让一护直接护送她去尸魂界,如果能走个后门,直接给安排在静灵庭外的润林安就更好了!

如果她还不想死……

铃木园子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头也不回的吩咐夜斗说:“那就先把这个鬼弄死好了,她要是还想活,我们找浦原大神弄个走|私义骸去!”

无药可医被家人抛弃又怎么样?换一副健康的身体回来,分分钟有事一条好汉!

黑崎一护心累的扶着台大机器,内心的愧疚感终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纾解。

六道骸并没有听懂义骸是个什么东西,只是轻轻蹭了蹭尾指上沾染的血迹,针对园子毫不犹豫让夜斗退治掉他的话语内容,意有所指似的的感叹说:“夜莺小姐还真是狠心呢。”

他看似悲伤的问说:“这么简单就决定不要我了吗?”

园子惊恐的回头:你刚才说了些啥?!

她在六道骸自如的笑容下打了个哆嗦:“我要你什么啊?这位鬼先生说话之前最好想想清楚,不要随便血口喷人啊喂……”

她虽然常年招亲,但那也是谈一个崩一个,崩了才谈下一个——不要说的我好像跟你有什么前情提要一样好吗!?

站在窗边的靛发似乎觉得她脸上丰富的表情十分有趣,一边难得的露出了点真的笑意,一边慢慢伸出了手掌,在她面前摊开。

因为夜斗的应激反应,六道骸从颈侧到胸前的衣服上几乎全都是血,锁骨上方伤口附近看着非常像被丧尸咬过,连带着手肘和手掌也在动作中沾到了不少血。

要不是他现在的状况特殊,光这个失血量就差不多能带走一条人命了。

园子隔空看到他那一手的血,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在人家怀里叽歪了半天,下意识也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的脸上本来是没血的,这下一抹,三道半干涸的红印,还带一道泛着白的刮痕。

刮痕,是她掌心折叠起来的纸张弄出来的。

临冲进病房前,她用便签纸可认真的画了几张符,左手右手各贴了一张。

之前按在六道骸胸口的掌心沾了血,血量多的浸透了她用便条纸画的符咒,连带胶的部分也翘了起来。

没发现的时候光顾着担心别的事反而没感觉,一旦发现,似乎连手心都开始痒痒起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we.dzhhyy.com  fabt.dzhhyy.com  tna.dzhhyy.com  87lci.dzhhyy.com  ugcs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