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娇娇回道:“南部军区24号集团军的前中将军长。”

赵小南想到了郑同辉身份不一般,但没想到对方居然曾经是军长。

“他跟你爷爷是怎么认识的?”赵小南更加好奇了。

丁臣是个商人,经营的又是香水、护肤品一类,怎么想也跟军队扯不上一毛钱关系吧。

丁娇娇为赵小南解惑,道:“他家和我爷爷家,以前是邻居,他们两个是小时候的玩伴。”

“哦,原来是这样。”赵小南点了点头,倒没想到两个老家伙,居然小时候就认识。“那玉爷爷呢,看起来好像也跟郑爷爷很熟的样子。”玉中魁是丁家的管家和门房,照理说,应该跟郑同辉没什么交情才对。但是郑同辉“老鬼老鬼”的叫,好像关系也很亲

近。

丁娇娇扭头看了赵小南一眼,“玉爷爷跟郑爷爷是战友,当然熟悉了!”

赵小南愣了一下,倒没想到过,玉中魁当过兵。

玉中魁不是一个武道高手吗?

“那玉爷爷怎么会跑到你爷爷家里,给丁家当管家呢?”赵小南又感觉说不通了。

玉中魁既然当过兵,又跟郑同辉是战友,即便混的不如郑同辉好,但也不至于沦落到给人当管家看门的地步吧?丁娇娇驾驶车子,望着前路,向赵小南讲述道:“玉爷爷是当年牧原省闹饥荒,跟着爹娘一块逃难出来的。在路上,他爹娘都饿死了。玉爷爷当年八九岁,要饭到我太爷爷

家。我太爷爷,太奶奶见着玉爷爷可怜,就把玉爷爷留下来,给爷爷当玩伴了。战争结束之后,土地改革,太爷爷被划分为地主,遭到斗争,土地和家产都被瓜分,太爷爷家

里也从那时开始衰落。爷爷和玉爷爷长大以后,爷爷选择下海经商,想要重振家业,玉爷爷则和郑爷爷一块当兵去了。”

赵小南终于明白,玉中魁为什么在丁家的地位这么高,不仅丁娇娇对他十分尊敬,就连丁臣和海棠春都对他客客气气。

玉中魁看似是丁臣家的管家兼门房,实际上与丁臣说是兄弟也不为过。

“玉爷爷参军以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到你家当管家了?”

丁娇娇点点头,回道:“在一次战斗中负伤退伍了。”

赵小南听了丁娇娇的讲述,已经理清了丁臣、玉中魁和郑同辉之间的关系,只是对玉中魁还有一点好奇。

“玉爷爷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丁娇娇回道:“跟太爷爷家里的一个镖师护院学的。”

“镖师”赵小南知道。古时候治安不好,常有强盗拦路抢劫。镖师受雇于镖局,主要职责是护送、保卫托付人的财、物以及人身安全。

“护院”也是一种职业,主要职责是看家护院。护院一般常由武道中人担任,越有钱有势的人家,请的护院功夫越高。

魏清展现的实力,算是一个武道高手。玉中魁应该至少是个武道大师水平。能教出玉中魁这样的徒弟,可见玉中魁的那个镖师师傅,不是个庸才。

“玉爷爷没有结婚吗?”赵小南原本以为,玉中魁只是在丁家上班,家业都在外面,现在看来,好像玉中魁一直住在丁家。可是他从来没有,在丁家看到过玉中魁的老婆。

“结过一次,不过玉奶奶很早就死了,之后玉爷爷再也没找过。”回完赵小南之后,丁娇娇扭过头审视赵小南,问:“你好像很关心玉爷爷?”

赵小南嘿嘿一笑,回:“我就是好奇。”

丁娇娇一边开车,一边扭过头笑眯眯的问:“你还好奇什么?好不好奇小霞妹妹啊?”

赵小南知道丁娇娇,也看出了小霞对自己有意思。赵小南对小霞是有一定好奇的,不过这时候哪敢实话实说。

要是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丁娇娇怕是又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9ka.dzhhyy.com  rh1.dzhhyy.com  0me.dzhhyy.com  899.dzhhyy.com  quut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p4w2.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