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的一声,血国三千这一招被那十根巨大的手指给破去了,但是那十根手指却并没有停下来,依然往赵海点去,赵海双手法印一变,沉声道:“临!”随着他的声音,他整个人好像变成了一座高山一样,随后那山上出现了一具具的尸体,血直从那高山之睛流了下来,这正是血战八式之中的血海尸山这一招。

轰的一声,十根手指点在了高山上,高山震动,血海翻腾,但是那十根手指也一根一根的消失不见了。随后血海尸山消失,手指也全都消失不见了,那个天残宗的修士发出这一指,赵海竟然用了两招才挡住,可见这一招的威力真的是十分的巨大。

但是那个天残宗的修士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暴喝一声道:“摧心掌!”随着他的声音,那两条幻化出来的手臂,直往赵海攻了过去了,而且这两只手臂,并不是像普通的术法那样,直直的往赵海击去,而是用了一套掌法,就好像是那两只手臂,本来就真的是那个天残宗修士的手臂一样,并不是幻化出来的手臂。

赵海一看那个天残宗修士这样的进攻,他也不由得感叹了一声,这血海境十大宗门,果然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就算是阴鬼宗都并不好对付,而他遇到的厉剑宗和天残宗的人,更是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不过赵海还是手里法印一结,沉声道:“临!”随着他心念一动又是一招血河成河,直往天残宗修士幻化出来的两只手掌迎了上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赵海心里却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现在是要把所有的武功,都慢慢融入到金莲九变经之中,就是在九字真言手印为根基创立的功法,那是不是说,他可以把血战八式,也全都融入到这不动明王印中,八式全都融入到一个手印之中,那是不是就可以连贯的使出来了?

一想到这里,赵海马上就开始做,他直接就把血战八式中,其它几式也全都融八到了不动明王印中,而且一下就成功了,赵海就是大喜,他马上就把这几招也用了出去,这一用出去,赵海两眼的精光不由得一闪,同时他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得变大了起来。

就见那血流成河这一招之后,第二招血雨腥风竟然也马上就用了出去,而且这些招式用出来的时候,都带有一丝不动明王印的特点,不动明王印是根本印,是九印之基,他最基本的能力是不惑,破幻,和根本,这也就是说,这一印用起来,应该是朴实无华的。

而现在血战八式全都是以不动明王印为基础使用出来的,所以血战八式这几招也变得朴实无华,但是却沉稳老练,好像一个浸淫了刀道几百年的老人所用的招式一样,一招一招的使出来,没有任何花哨的东西,但是却是沉稳非常,就像是一座大山在移动一样,速度虽然可能不是很快,但是他每动一下,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东西,全都要破碎,没有什么能挡得住他前进的势头,这种情况是赵海都没有想到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用不动明王印使用血战八式,竟然会是这样的效果,这真的是太让他高兴了。

天残宗的那个修士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之前赵海站在那里,用的就是血杀宗的血战八式,这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方法,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十分明显的,因为他可以感觉得出来,对方这一招用的并不是十分的熟,招式与招式之间的间隔虽然十分的短,但还是存在的,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但是现在赵海还是站在那里,用出来的还是血战八式,但是现在用出来的这血战八式,却完全的不一样,这血战八式的威力十分的大,而且这种风格,让他十分的不适应,他一套摧心拳,竟然拿这套血战八式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赵海看着天残宗的这个修士,他心念一动,手里的扫式在一次变化,从不动明王印,变成了大金刚轮印,而这变成了大金刚轮印之后,血战八式的风格也变了,血战八式的攻击速度变快,而且更加的锋锐了天残宗的修士竟然有一种挡不住的感觉。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明白了,赵海就是在拿他试招,这一发现让天残宗的这个修士愤怒无比,他怒吼了一声,那两条幻化出来的手臂,舞的更急了,他突的道:“天残地缺!”随着他的声音,那两只手臂突的发生了巨大无变化,手掌上的十根手指,全都从飞掌上飞了出来,手掌也从手臂上飞了出来,手臂也直接就飞了起来,两只手臂竟然完全的分解开了,变成了十多件法器一样的东西,直往他飞了过来。

这一下攻击的速度十分的快,而且看得出来,这一下攻击十分的猛,赵海脸色一凝,接着双手结印,大喝道:“前!”随着他的声音,他的身体四周,突的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光轮,这个光轮不停的旋转着,所以攻向他的东西,全都被他这光轮给带偏了位置,竟然没有一个能攻击到他。

接着赵海手印一变,大声道:“列!”随着他的声音,那光轮突的分成了上下两牌,开始不停的旋转,而且变成了一个磨盘一样,而所有攻向赵海的那些手指,手掌,手臂,全都被那磨盘给吸了进去,竟然直接就被磨得粉碎。

天残宗的那个修士,一看到这种情况,脸色不由得一变,他有些恐惧的看了赵海一眼,随后大喝了一声道:“心如铁石!”随着他的声音,他整个人竟然被一层红光给罩住了,接着他整个直往赵海冲了过去,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两条幻化出来的手臂,竟然在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身边,随着他的身体,直往赵海撞了过去。

赵海一看他的样子,冷笑道:“想拼命,你有那个资格吗?”随着他双手结印,大声道:“行!”双手如宝瓶,随后他的身前突的出现了两条巨大无比的手臂,这两条手臂全都是血红色的,巨大无比,这两条手臂直往天残宗的修士击了过去。

轰,天残宗的修士,直接就与这两条手臂撞到了一起,他那两条幻化出来的手臂,竟然直接就把赵海放出来的两条巨臂上的红光,一下就给撞散了,本来那个天残宗的修士,以为他把赵海那两条巨臂给撞散之后,就可以直接灭了赵海了,那没有想到,在那两条红色的手臂里面,竟然还有两条黑色的手臂,这两条手臂直往就拍到了天残宗那个修士的身上,天残宗那个修士身上的红光一闪,挡住了一条手臂的攻击,但是另一条手臂,却一下就把那红光给拍展了,那个天残宗的修士一口鲜血喷出,直接就被那手臂给拍进了地下。

天残宗那个修士虽然受伤很重,但是他却还有逃跑的能力,他想要从地下逃跑,要知道他之前就是从地下钻出来的,在他看来,从地下逃跑在合适没有了,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他刚想我逃跑,就感觉到四周的土地一阵的收缩,一下就把他给挤在了那里,随着他就感觉,他一下就从地下直接就冲出了地面。

等出了地面他才发现,他竟然被一只泥土组成的大手,死死的抓在手里,随后他就感觉到那只大手一用力,他全身的骨胳一下就碎掉了,内脏也全都破碎了,他就像样一个被捏暴的水袋一样,直接被捏死了。

赵海看了这个天残宗的修士一眼,冷冷一笑,随后一挥手,把他的尸体给收了起来,把他的神魂也给收了起来,接着赵海看了四周一眼,身形一动,直往不远处飞去,随后找了一棵大树,直接就飞进了大树的里面,开始闭关。

赵海这一次闭关,到不是因为他受了伤,而是因为这一断时间,他与厉剑宗,阴鬼宗,天残宗的弟子动手,让他有了不少的启发,他发现自己的金莲九变经之中,还真的有几招可以进行改良,最重要的是,他之前突然的那一道灵光,就是把术法也可以连贯性的用出来的想法,他现在就是想要把这个想法,给变成现实,所以他需要闭关一段时间,而他在大树里闭关,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在大树里闭关的时候,就可以跟大树完全的隔合在一起,不可能有人发现他,他就可以放心的闭关了。

第二百零五章 病夫

韩锋脸色难看的看着他前面的人,他还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病夫宗的人,而且还一下就遇到了三个,对方更是二话不说,上来就把他给围住了,他是且战且逃,但还是没能跑得了,到了这里终于被那三个人给追上了。〔r />

这三个人都是脸色腊黄,一脸病容的汉子,但是不要因为这个就小看他们,他们的实力可是十分强悍的,他们之所以脸色腊黄,一脸的病容,全都是因为他们修练的功法的原因,事实上病夫宗与天残宗一样,都是一个十分另类的修真宗门,他们的功法修练到最后,也是一副行销骨立,好像随时都要病死的样子。

但是韩锋实在是不明白,病夫宗的人为什么要对付他,他们血杀宗跟病夫宗的人,好像也没有什么仇啊,病夫宗的人,为什么要对付他呢?虽然想着这些,但是韩锋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不停的抵挡着三人的进攻。

就在这时,一个病夫宗的人开口道:“道友,我看你还是不要在挣扎了,没有用的,以你的实力,不可能逃得了的,你要是自裁的话,我们可以留你一个全尸,你看如何?”他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听起来好像是有气无力的,让人感觉他就像是一个病人。

韩锋看着那个人,冷声道:“想让我放弃,你们别做梦了,那是不可能的,你们什么时候听说过血杀宗的人放弃了?你们也不要高兴,你们敢对我们血杀宗的人动手,将来一定会有血杀宗的人找上你们,把你们一个一个的全都给宰了。”

“哈哈哈,那好,我就等着,我到是想要看看,血杀宗的人是怎么宰我的,不过在我被宰之前,你却要被我们宰了,小子,你就受死吧。”说完他们几人攻的更急了,血杀宗的那个修士转眼之间就新添了两条伤口。

这三个病夫宗的人,他们手里也有武器,而他们的武器却是比较特别,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短刀,另外的两个人,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钵,另一个人手里却拿着一个药罐子,这个药罐子,看起来十分的大,通体都黑乎乎的,竟然是一件重兵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们下面的一棵大树上,突的冒出了阵阵的红光,这红光十分之盛,几人想要忽略都不可能,他们都是一愣,随后马上就停了下来,不过病夫宗的三人,还是把血杀宗的那个人围在中间,四个人的目光,却全都集中到了那棵大树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yue5.dzhhyy.com  0kq.dzhhyy.com  cf8us.dzhhyy.com  xaiyc.dzhhyy.com  m6x1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