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对面的人便抬着靶子继续朝着后面走去。

长孙无忌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了,手段、才华并不出众,当然,现如今连野心都没有了,当年年轻的时候还有气盛的时候,现在已经被岁月打磨的毫无棱角了。

“是。”长孙冲应声。

若是长孙冲能够一直在家守在长乐公主身旁,以李二陛下对长乐公主的喜爱,见到长孙冲对长乐公主如此,说不定恻隐之心大动,会给现在的长孙冲再升个一官半职的。

这也是长孙无忌的打算,既然没有那么高的才能,就从别处找点儿路子吧。

如今的长孙家,虽说显赫,但是作为顶梁柱的长孙无忌一旦倒下,长孙家定然就只能走下坡路了,长孙冲与长乐公主的两个儿子,一个如同长孙冲一般,资质平平,一个从小身体就不好,先天的病秧子,不能指望。

有时候连长孙冲都在想,自己一直争,到底是为了什么......

后继无人啊......

同样的消息,传在长安,不一样的人就有不一样的想法,百姓们只是单纯的觉得,东山侯是个好人,是个孝顺的,而在官员的耳中,便会觉得玄世璟定然有什么用心,有什么谋求,所以就绞尽脑汁去想玄世璟到底想干什么,想这件事儿自己是否能从中得到点儿什么好处。

结果想了半天,平白让自己脑袋发胀,也没想出个一二三来。

李二陛下听说了书院的名字之后,批阅奏折的笔顿了顿,叹息一声,没有再做理会。

这件事儿早前玄世璟就与他说过的,如今书院开张,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唯一能在他心里惊起一点波澜的,无非就是书院的名字了吧。

如今凌烟阁屹立在宫中三清殿旁,他多想将这位已故的兄弟的名字、画像安置在其中,只是想起当初其临终之前的话,终究是没有那么做。

“德义,替朕准备一些礼物,送到东山县庄子的书院中去。”李二陛下说道。

李二陛下送礼,当中含义良多,况且李二陛下听说高士廉就在书院之中担任山长,并且执教,这份礼物送出去,便代表皇家已经认同了书院的存在,而书院收了来自李二陛下的礼物,且不说这书院大小如何,名声便传了出去,整座书院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而这仅仅是一个庄子上用来教化庄子上的孩子的普通书院,却是因为书院的名字、书院的建立者、书院的山长而变的非比寻常。

这也是个靠关系的世道。

隔日,书院的考试便开始了,庄子上有七十多个孩子前来书院参加考试,与昨天报名的数目是一样的。

考试被安排在了学舍之中,偌大的学舍,除却上方夫子的位子之外,下面的书案前都坐满了人,两人一案,坐的满满当当。

第二百八十章:全都留下

高士廉坐在夫子的位置上,玄世璟跪坐在一旁,扫视下方,而赵元帅和房遗爱则是不断的在下方游走。

“在座的孩子,可能有不识字的,不认字的,这都没关系。”玄世璟说道:“现在,识字的,将手举起来。”

下面七十多个孩子,稀稀拉拉的举手,玄世璟一眼看去,识字的,才六个。

心里默默叹息一声,算了,能有六个已经很不错了,能教导孩子识字的,这也说明家里面还是有点儿远见的,能识字,就差不了。

“房二哥,将他们的名字记下来。”玄世璟看向房遗爱。

房遗爱点了点头,上前去查看这几个孩子的名字。

“剩下的既然不识字,那就回答夫子的问题吧,你们身前都有相应的编号,一会儿你们身边儿的这位......大哥哥。”玄世璟指了指赵元帅:“会叫到你们的编号,被叫到的,就到旁边隔壁的屋子之中,夫子会问你们问题,问题都不难,所以,也无需害怕。”

“是。”下方的孩子应声。

玄世璟转过头来看向高士廉:“接下来,就有劳老师了。”

高士廉点了点头,接下来就是他要挑能够教导的学生了,不识字,总要明理,总要有德行吧,所以单独询问这一关,高士廉也是赞同的,只要孩子品质德行过的去,且不是傻子,皆能入学,至品质德行上,稍微有点儿差错,只要不是无药可救,高士廉也不会将他们拒之门外,但是重要的是,这样的孩子还在他能够教导的范围之中。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d5b.dzhhyy.com  0sh.dzhhyy.com  rifv.dzhhyy.com  shsx.dzhhyy.com  2y686.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