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昌则玉还没回答,那边穆公淳先横插一句道:“主公,属下认为,朱常法未必不能利用一二。”他虽名义上与昌则玉分列左右军师,但无论旁人还是他自己,都感觉得到,昌则玉明显更受赵当世信赖。此前他一直自觉受到昌则玉压制,难以表现,这时候,趁着适才赵当世等人交谈的空当,他脑筋急转,竟而真的想出一个妙招。

赵当世素知穆公淳与昌则玉迥异。如果说昌则玉走正道,着眼全面,四平八稳。那么穆公淳就是专攻邪巧的高手。赵当世也曾在私底与他人的对话中用“昌先生我之子房,穆先生我之陈平”之语来形容二人在他心中的角色定位。

赵当世悦色道:“穆先生有何高见?”

(本章未完,请翻页)

穆公淳淡淡一笑道:“主公须知,我用朱常法,不在公,而在私。主公恕罪,好让属下斗胆再加一句:此私,即主公之私。”

赵当世疑惑道:“我之私?”再一想,忽而心头一震,结舌道,“难道是”

时帐内人数屈指可数,穆公淳得赵当世授意许可,缓缓说出了自己的计策。话音方落,赵当世颜舒气定,似乎有千斤重担一扫而空之感,杨招凤与周文赫则径直笑着恭贺起了赵当世。就连一向自负的昌则玉,看向穆公淳的眼神里比以往也多了几分赞意。

“此事虽邪,却无险,可行。”昌则玉微微点头道。

穆公淳笑道:“属下为主公鞠躬尽瘁,亦只能帮到这里。其余诸事,还看主公造化了。”赵当世御下刚中带柔,平素里很能与军将们打成一片,所以即便如同穆公淳这样的儒生,在与他熟识之后,也不会太过拘谨。

赵当世尴尬笑笑,想说话又不知是该夸人还是骂人,与他大眼瞪小眼过了许久,方才憋出一句:“个狗日的”

昌则玉难得也笑了一会儿,笑过后脸色一正道:“主公,既然穆先生献上妙计,属下也锦上添花,将刚刚想到的一计奉上。”补充道,“如此,利用这朱常法,不止于牟私,或许亦可利于公。”说着便将自己的想法娓娓道出。

赵当世听了,思忖片刻道:“昌先生所言可行,不过事在人为,进展是否真能如我等所愿,还需慢慢推敲。”

昌则玉点头道:“若此事顺遂,则我军‘广结援’与‘顺朝廷’二方略,皆有所成。”转而微笑对杨招凤道,“杨参军,现在看来,这朱常法对你该更偏于功绩。”

杨招凤也轻快一笑:“望承军师吉言,能捞上一笔功劳嘿嘿。”

赵当世问道:“那朱常法现在何处?”

杨招凤回道:“看押在营后专房。这小子一直闷不作声,有些心机胆色。”

赵当世颔颐道:“先将他好吃喝先养着,过了明日等待他心绪平缓了,我自去寻他。”说完,由这朱常法想到另一人,心中一重。

翌日,清晨。

因昨夜夜谈过晚,赵当世起榻略晚。才洗漱完,周文赫报外头已经候了好几拨人。

很早以前,在忠州聚云寺,赵当世曾与吹万广真禅师交谈。当时,广真禅师提醒他也许终有一天会面临“亢龙有悔”之局。他迷惑不解,问其故。广真禅师并未详说,仅以十六字诫勉:“高而不躁,贵而不骄。心如止水,动而无悔。”

时至今日,赵当世方渐渐感受到当初禅师对自己的忠告不无道理。随着赵营蓬勃壮大,作为一军之主,他不免要主动或被动面临纷至沓来的难解之题。纵然心坚似铁,终究有焦躁烦乱的时刻。每当遇此情形,他都会以这十六字自勉,这十六字就如同清流,总能在瞬间将他的躁动不安冲刷得干干净净。

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闷,不见世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也,潜龙也。

赵当世不是潜龙,也无法似吹万广真禅师那般超脱于世。他自知自己命中注定是高飞于九天之上的“亢龙”,而若最终是个“有悔”的下场,那么万事皆成枉然。他背负着非常人的压力与责任,他只能选择“无悔”。

正如当下,一睁眼就是无穷的军务杂事,他没来由心生一股厌烦。但最终,他将巾帕往铜盆里一丢,稳定心神,开始正

襟危坐接见求见者们。

头一个进来的是郭如克的人,通报出征唐县的起浑营前哨午后即凯旋而归。对于郭如克的处置,赵当世早有定计,所以这里也就没有多费口舌,简单谈了几句就罢。

随后的是一个夜不收,他被指派往南面追踪北上的石屏土副将龙在田军的行动。龙在田是个颇为重要的人物,赵当世振作精神,问询详情。一问之下,倒是情况略变。原来就在两天前,曹操罗汝才、乱世王蔺养成等部流寇由河南流窜到了湖广,并为乱黄冈、罗田等地。官军在武昌附近的军备相对薄弱,应付不暇,所以龙在田临时接到调令,暂缓北上,先南下救火。赵当世原本预计过几日就要亲自造访龙在田,看来计划得随之延期了。

等那夜不收退下,接着上来的人却与龙在田一事也有关系。那人自称是许州左家人,奉左思礼之命来投信。赵当世将信件看了一遍方知,此番驱逐黄冈、罗田流贼的行动除了调动龙在田外,左良玉的军队也在征召之列,不过因左良玉自己尚在他处,所以暂由麾下参将金声桓带千人左右赴援。当然,左思礼来信不是为了区区一个金声桓,据信中说,随军而行的,还有左良玉的长子左梦庚。

左思礼的来信是非正式的,且左梦庚还未及弱冠,所以其人此次随行,十有八九是左良玉私底下授意安排。

虽然左思礼口口声声说左良玉望子成龙,故特遣爱子随军锻炼,并替父探望赵当世。但赵当世基本能猜到,这个左梦庚十有八九主要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说实在的,左良玉身为方面大将,一来常常领兵在外难抽空闲,二来碍于身份不太方便与赵当世私晤,因此派自己的儿子为使者,代替自己来与赵当世先期碰头,确是明智之举。


mjgv2.dzhhyy.com  b24.dzhhyy.com  xlq.dzhhyy.com  nub.dzhhyy.com  apokq.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vckw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