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当世听到这里,回头看看尚自气息不匀的何可畏,又看看坡下贝联珠贯分布的营房屋舍,笑道:“范河城未竣工,便得经受此大战,倒与我营一路发展的多舛命途类似。不经刀山火海,如何成就英杰;不受千锤百炼,如何建立坚城。人有灵魂,城亦需有城魂,此城脱胎于战火,方有资格承载我军之根本!”

何可畏顾不上岔气的风险,急忙应和道:“主公说的是,主公说的是!”又补一句,“即便此城毁于激战,属下就粉身碎骨也要将它重建!”

赵当世笑笑,考虑片刻,复道:“南面战情不利,北面我军已无路可退。范河城一战,有胜无败!”

徐珲等皆肃声称是。几人下楼出了军务府,庞劲明从游廊中快跑出来,说道:“主公,大事!”

赵当世心魄一荡,转对徐珲道:“老徐,说曹操、曹操到。”

庞劲明禀道:“刚得消息,湖阳镇城、岑彭城西郊、铁佛寺三地回贼皆动,其中岑彭城西郊马光春一支绕过岑彭城,已抵河西庄,另两支回贼亦俱东行,或许将在范河城西面择地会聚!”河西庄距离范河城仅仅二十里,骑马转眼便到,马光春将做什么不言而喻。

“主公,属下先走一步!”徐珲脸上一紧,向赵当世拱拱手后拔腿就走,同时大声吩咐兵士,旁若无人,“立刻传信,杨科新、偃立成、覃进孝、茅庵东、范己威、吴鸣凤、熊万剑七人半个时辰内必须来我帐中听令,迟到者军法‘论处!”

徐珲的执行力,赵当世向来放心,他目送徐珲急急跑下坡去,对王来兴、何可畏道:“老徐心中那根弦绷了这许久,终于是时候舒开了。”说罢,淡然一笑。

84无前(四)

两排号炮震天炸响,地动山摇。范河城西面旗旆成阴的赵营本阵,中军大帐内,赵当世昂首阔步走至一张数人宽的太师椅前四平八稳坐下。他穿戴一身鲜明金色山文甲坐东朝西,光彩夺目的盔甲与七八张斑斓猛虎皮披就的太师椅相衬,凛凛可敬,将其身为一军之主的威势展现的淋漓尽致。

帐门大敞,敛起的挂幕在风中微动。由赵当世的太师椅左右分列的人员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出帐外数百步。最上首二位,左边一人着银色山文甲,站立挺拔如松,此人便是今日范河城之战的实际统帅效节营统制徐珲;右边一人一袭直裰端坐檀木椅,双目微闭,这则是此战随军谋士无俦营参军覃奇功。他俩的身后,都散落分立着一些军中幕客文书。与这些幕客文书一处的,尚有许多身穿青衣,头戴耗笠的的旗牌、塘兵,其众一应俱着齐腰甲,简单干练。

徐、覃往下,两边各站两排穿挂整齐的军将,队列森然至帐门而止。军将们或着鱼鳞甲,或着布面甲五颜六色、形制不一。出了大帐,沿缓坡直下辕门,泱泱肃立清一色手握长刀的白色罩甲材官,这些材官均出自亲养司,为赵当世梯己亲卫。他们的统领乃紫花罩甲当身的指挥使周文赫,当下在坡上坡下不断来回巡视,确保本阵核心地带形势的安稳。

“徐统制,各处阵列都安排妥当了?”坐定之后,赵当世洪声发问,余音绕帐。

徐珲横跨一步,拱手道:“回主公。覃进孝、茅庵东、范己威、吴鸣凤、熊万剑五哨皆各就其位。覃、茅、范三哨为主力,吴、熊二哨为后备。”无俦营统制侯大贵领两哨出营,留了吴、熊二哨在鹿头店,临时归赵当世、徐珲调配,五哨统共二千五百人,便是目前范河城赵营的所有战力。时下五名哨官连同效节营中军官杨科新在内,不在本阵、全在前线备战指挥。

“回贼到哪里了?”赵当世继续问道。昨日传来回营马军往河西庄齐聚,凭着马力一日一夜,马光春的三千骑必已合拢。

下首庞劲明跨步出列道:“一刻钟前,便到了龙头桥,现下想必距武岗不远了!”又道,“经再次点计,与先前数次侦查相符,总数三千左右!”

因顾忌范河城本身城垣未立、堡楼未建,并没有实在可以依托的防御设施,所以赵营向西布阵于距范河城仅五里的武岗,这是一片旷野,只有众人目前所在的本阵区域有着轻微的地势起伏,以二千五百步卒迎战三千马军,赵营从赵当世而下众军将,都抱着破釜成舟的勇气及信念。

回营源起西北,尤重马军,马守应苦心经营近十年,方攒起马光春这一支堪称精锐的马军。其部一人三至四马,甲胄齐全,机动力极强,作战风格亦极尽剽悍。以此为基本,回营方能在满天星斗般的流寇中始终跻身翘楚行列。而马光春边军出生,行伍近二十年,作战经验尤为丰富,有他统带这支马军,无异如虎添翼。

赵营遭遇过不少以马军为主的强敌,诸如曹文诏、祖大乐等都足称精锐,赵当世及徐珲并不认为马光春这支马军的实力能超过他们,但对于当下的赵营而言,挑战依旧巨大。原因无他,此前诸战能胜,大都依靠了山川地利,敌骑虽勇,可无形中多多少少因地形阻滞,威力大减。今时不同往昔,范河城西面方圆数百里沃野平原,无险可恃,回营马军驰骋其上,正如鱼得水。反观赵营,兵无一马可凭,克敌难度陡升。

长久以来,针对赵营缺马的实情,赵当世绞尽脑汁想了各种方法弥补此短板。但战马作为最重要战略物资之一,毕竟不是谈笑间便能获取。故此,赵当世一方面继续开拓渠道,搜罗马匹,另一方面也将目光投向了“以步制骑”这一策略。

宋、明两代均以缺马为痼疾,朝野人士前后提出乃至尝试过多种战术,是以前人经验不乏可借鉴处。

军队出川至楚,目光长远的赵当世便开始考虑以步为主的赵营今后作战于湖广等地平原的方式。昌则玉、穆公淳、覃奇功等都是博览群书的有识之士,徐珲、郭如克亦为历经实战的眼界开阔之将,赵当世召集过他们几次,以宋朝及本朝为主,专门讨论过克制骑兵的实例,并期望从中找到最适合赵营复用的方法。而这次范河城之战,因此也成为了赵营调研已久的“以步制骑”战术的试验田。

数十匹快马疾风般掠过,赵营阵中百铳齐发,马匹中弹,卧地哀嚎,范己威绰刀呸一声道:“狗日的回贼,骡马恁多!”兵械盔甲易得,战马甚至骡驴难得。征战至今,范己威看惯了各家营头对战马爱如己出,眼下遇见未战先驱马群冲阵的回营,不由大为惊叹。

诚然,被蒙了双眼、卸去鞍鞯、朝赵营阵列狂奔的马群大体都是些劣马驽马,但相较于赵营对马匹的渴求与珍惜,足见回营马多并非浪得虚名。

放在往日,在此平原忽遭数百疯马的舍身冲击,赵营兵士或许已经骚乱,但此刻范己威惊诧归惊诧,却不着慌。他扬刀举旗,十余名塘兵分赴阵列各处传递军令,少时,车轮碌碌,近百辆鹿角车迅速围成四方。四方每面开一营门,每营门各有三四辆偏厢车作为屏障护卫。这些偏厢车形制不大,每车七人操持,单轮推动行动颇速,一车上装熟铁佛郎机一门、流星炮一门、鸟铳三支及火药铅子若干。除却稳控鹿角车、偏厢车的兵士外,范己威哨中所余兵士全列队于车围成的空心阵中,三分之一为统一制式的鸟铳手,又三分之一为持重弩强弓的弓弩手,另三分之一则为手持长刀大斧的壮士。

历朝历代,以步兵抵御骑兵的方式各不相同。

后汉东羌为患,破羌将军段颎“令军中张镞利刃,长矛三重,挟以强弩,列轻骑为左右翼”,以长枪叠阵配合强弩轻骑,最终攻灭东羌。

唐代名将苏定方“令步卒据高,攒槊外向,亲引劲骑阵北原。贼三突步阵,不能入”,据险利用枪阵对付突厥骑兵,同样收效甚著。

及至两宋,弓弩发展迅速,在军中大比例装配,面对擅用重装骑兵的强敌金朝,宋将吴璘利用长期与金朝骑兵周旋的经验提出“制其重甲,则劲弓强弩”,进一步主张弓弩据敌。其兄吴玠同样秉承此观点,“命诸将选劲弓强弩,分番迭射,号‘驻队矢’,连发不绝,繁如雨注”,“金生兵踵至,人被重铠,铁钩相连,鱼贯而上。璘以驻队矢迭射,矢下如雨,死者层积”,将弓弩之利彻底发扬光大。

到了明代,因宋代弓弩技艺多有遗失,且火器逐渐展露头角,是以普遍在军中推广三眼铳、鸟铳、佛郎机等铳炮。然火器射速过慢,易受骑兵近战突击,所以兴起了研制并配用“战车”的热潮。譬如正德年间仇越以战车解围宁化寨、嘉靖十三年明军在舆武营以战车大败蒙古部落都是很好的例证。战车一旦结寨,可视为小型堡垒,能有效阻遏骑马冲击,并为远程部队提供庇护。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p7sf4.dzhhyy.com  ici8.dzhhyy.com  mjh4n.dzhhyy.com  csgq.dzhhyy.com  27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