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来,这几个人被美作组拿来当人情,凭白做了道明寺和铃木之间的牺牲品也是挺倒霉的,铃木园子虽然是个冷酷无情的资本主义阶级,但是好赖还有点良心,这会儿看着看着,就自然的考虑起了补偿他们的方式。

敦贺莲的人气虽然一览众山小,但能被美作组旗下的情报混混关注的明星,人气都不会太差。

铃木园子的指尖划过名取周一的照片,心说人格分裂也掩盖不了优点啊,这人长得真好看啊真好看——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就是任性,都敢在脸上弄纹身了!

结果啧啧有声没几秒,她再看下一张照片时,名取君脸上那个画风清奇的壁虎型纹身就消失了。

园子指尖唰的一凉,心说这难道是新的妆面,下了戏就洗掉了?

等她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翻回第一张图时:好嘛,第一张图里也没有壁虎。

——难不成……是我眼花了?

兀自犹疑了一会儿,铃木小姐果断放弃了思考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继续往下扒拉。

排在第三位这个……

园子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这个叫支葵千里的,不是个货真价实的吸血鬼吗?

黑主学院夜间部那一窝吸血鬼,她就记住了险些三了锥生零的玖兰枢、和似乎可想咬死她的蓝堂英。

之所以对支葵千里有印象,纯粹是因为在初见时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直觉从这个家伙的某个眼神中,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熟悉感。

那股熟悉感,就像她当年被绑架的时候,指挥一群LEVEL E(她现在知道这东西叫啥了)砸车,而自己站在树下转车钥匙的那个不会开锁的智障(玖兰李土)。

铃木园子已经不记得那个智障的脸了,但是她记得他身边的那股气场。

严格意义上来说,黑主学院夜间部的每个人都很骄傲——他们看人类,像是看到了某种低劣于自己的下级生物,有时候连话都懒的跟你说。

但是钥匙圈智障的态度,要更可怕一点。

铃木园子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如果说蓝堂英、架院晓以至于早园瑠佳,都还处于对人类有偏见和鄙视情绪的状态,那么对于钥匙圈智障来说,当年面对她和那两个醉汉的态度,单纯的就像是野兽看到可以下口的食物。

他不需要鄙视,不需要优越,因为人类于他,不存在任何意识上的独立:他们只是单纯的“食物”而已——你会闲着没事去鄙视自己碗里的米饭吗?

可能是因为这种无关紧要又理所当然的态度是在有点冰人,在园子这种直觉系生物的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在扫到支葵千里喝(远矢莉磨)血照片的第一时间,她下意识就把页面唰唰拉了过去。

然后她突然看到了太阳。

迄今为止,铃木园子见到的人里,金发者的颜值巅峰是须王环,因为和吸血鬼气质不和的缘故,标准金发碧眼系的蓝堂英在园子的评价里,甚至称不上“好看”。

但是这个人!

园子小姐悄无声息的吸了一口凉气:虽然她知道标签化认定金发一定是小太阳属性有点过于偏颇了,但是——她真的就是吃这个属性啊!

不同于须王大少爷精致的如同羊绒一样泛着白金的柔软金发,因为选取的是早期拍摄的照片,从画面里那个少年的妆面甚完全可以看出当时造型师有多敷衍,但是不论笑容还是眼神,看起来都有种青春活力扑面而来的灿烂!

啊,这种无忧无虑的阳光少年感……

被戳到了萌点的铃木小姐浏览完图文并茂、详细说明了黄濑君当年是如何被劈腿的新闻稿后,真情实感的开始心疼起他来。

而其中最惨的是:黄濑是个模特,虽然背后站着个似乎很有名的品牌设计师、时尚前途不错,但是他的大众向人气,来自于做写真偶像和给杂志拍硬照。

就是纯粹卖颜值的辣种爱豆。

所以排队除了心疼的,还有一票女流氓扎堆出现,就【爱豆谈恋爱是欺骗她们感情】开始发散,进而衍生出了【如果黄濑凉太不是处了,那她们能要求杂志社退钱吗?】等等很神奇的理论。

女流氓们自娱自乐的特别真情实感,放各种证据截图音频视频,试图论证:黄濑凉太既然被骗了心,到底有没有被骗身?


6g1.dzhhyy.com  04c0.dzhhyy.com  sol7.dzhhyy.com  d3by5.dzhhyy.com  9k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u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