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见钱老板满嘴是血,再看向萧陟时就带了些责备:“肖久,你这下手也太狠了!”

钱老板看着有人撑腰,气势回来了些,压低了声音对后面跟过来的贺子行说:“难怪不听话了,原来是有人撑腰。你姐夫知道你那些爱好吗?你敢让他知道吗?”

贺子行脸上绷了起来,萧陟翘着半边嘴角,笑得格外不怀好意:“我知道啊,怎么了?”

钱老板这才真正明白过来,恨恨地指着萧陟:“原来那个U盘……你是故意的!”

贺子行往前走了两步,“我也知道钱老板的爱好了,照片拍得挺清晰的。”

钱老板脸色顿时一变。

萧陟也有些意外地看了贺子行一眼,心里产生一种类似骄傲的情绪。

贺子行脸色极为平静,好像刚刚真的就只是在聊天。可是钱老板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再无平素的精英范儿,既慌乱又怨恨不甘地瞪了萧陟和贺子行两眼,扭头回到自己店里。

许哥奇怪地看看钱老板,又看看萧陟他们,不知两厢里打的什么哑谜。

贺彩玲把萧陟喊进店,对他一顿教育,说他最近脾气太不好,老跟人发生冲突,对店的形象不好。

她这样说着,萧陟脑子里却一直响起积分增加的提醒,不由失笑,女人果然是心口不一的神秘物种。

解决了钱老板,萧陟对店里的生意更没了热情,早早张罗着关门,要带着贺子行去他们办卡那家健身房去打台球。不留神被秦小鱼也听到了,不得不多带了一只小尾巴。

原本的肖久没打过台球,萧陟用的是在试用世界练出的技能,击了几杆就恢复了水平。

秦小鱼是长期厮混在台球室和网吧的不良少年,手脚本来就灵活,也是个高手。

只有贺子行,上辈子没见过台球,这辈子没沾过台球,成了三人中垫底的,但是打了两局就有赶超秦小鱼的趋势。

秦小鱼连呼不可能,一口咬定贺子行最开始肯定藏拙了,故意逗着他玩儿。任贺子行如何解释,就是不信。

萧陟在旁边乐不可支,从前陈兰猗就是个通透人,聪明又会玩儿,没什么玩意儿是他不擅长的,没想到了这个世界,穿成个学霸,这个属性也依然没变。

他亲热地揽着贺子行的肩膀对秦小鱼说:“有的人就是聪明,你有什么办法?”一句话说得秦小鱼没了脾气。

下一句是贺子行开球,他今天穿的是T恤和牛仔裤,挺普通的打扮,只是打台球时的那个姿势实在特别,而贺子行的臀部又格外漂亮,每次瞄准的时候都把牛仔裤绷得紧紧的,偏他还在培养手感,每次瞄准都瞄半天。

他打起来球球进洞,一杆接着一杆,在旁边围观的萧陟没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借口出去抽烟,跑到外面去吹冷风冷静。

等冷静下来再回到刚才的台球桌时,只剩秦小鱼一个人在那儿打着玩儿,问了句:“你子行哥呢?”

秦小鱼撅着屁股在那儿瞄准,“去厕所了。”

萧陟看他趴在台子上磨磨唧唧半天不出杆的样子,十分嫌弃,干脆也去厕所放水。

“……我真不是gay。”

萧陟在厕所门口顿住脚,里面是贺子行压低了嗓音在说话。

不是gay?萧陟一下子皱起眉头,躲在门外听墙角。

“你别骗我了,你跟那个男的天天晚上一起过来,我早就看出来了。干嘛不跟我试试?我活儿特好,真的。有伴儿也没关系啊,偶尔尝个鲜,爱情才保鲜嘛。”

萧陟心里冒火,硬生生忍着,想听贺子行怎么说。

“你不要乱说。”贺子行明显也正压着火。

那人还不放弃,犹在游说,“你男朋友那种是最骗人的了,仗着脸长得好,都被男孩子们宠坏了,不想着去钻研技术,活儿都不好……”


hep.dzhhyy.com  qmfen.dzhhyy.com  s6g8.dzhhyy.com  11hd.dzhhyy.com  veq.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tn4.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