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怎么现在有点不识好歹呢?啊?你他妈的”春启突然就停住了自己的嘴愣愣的看着刘凯。

“咋不说了呢?是不是有点自己一身是毛,非说别人是猴的感觉啊?”刘凯笑呵呵的看着春启!

“咱俩干的事不一样,你他妈的哎呀”春启站起来不想跟刘凯掰扯下去了准备回3097找王寡妇继续扯犊子!

“你整就完了,下午给峰哥春哥归账之后,我打个招呼,我托着你!”春启已经出门了但是声音传进来了!

“呵呵,傻逼!”笑着骂了一句,刘凯自己就躺在床上开始想着构思着,一会自己要干的事。

下午三点,远辉的所有人配备上了对讲机,然后算账完毕,没有局东欠一分钱,刘凯站起来领着大晨子跟大牙挨个屋子溜达!基本每个屋子刘凯都坐一会跟局东或者敲盘的聊一聊,临走都扔下一句话“有事就喊我,欠你钱就是欠我钱,要不回来的,我要!”刘凯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溜达完所有用远辉盘子的局子,这个时候基本每个跟刘凯交谈过的局东心里都明白,远辉的刘凯这是在发福利,也是在宣布主权!刘凯挨个屋子放话的事,也很快就传到了其他二三十个局东的耳朵里!

当天晚上春启就受到了十多个局东的邀请,酒店六楼包房。

“哈哈哈启子兄弟,你们远辉进场放盘,咋没提前告诉我们呢?”

“是啊,这你们来了,我们想粘吧粘吧都没整上!”

一个一个局东都跟春启唠着鬼磕!

“哎呀,初来乍到,初来乍到,各位哥哥们都别介意啊,周三了,那些局东呢都是之前就熟悉的,硬是等了我们三天没开张!这以后咱们这顿饭完事之后,咱们也是朋友,好不好。”

“春启兄弟实在,你们远辉的人硬!我们就准备都用你们的盘了!”一个局东捧了一句。

“是呗,主要是咱们这用盘,天天都有欠钱的,有归不上的情况,你们家凯子说的话太有吸引力了啊!”

“好说好说,用了咱们家的东西,那就是一家人!有事吩咐就行,另外我想问一下啊,哥哥姐姐们,那还有几家没用我们远辉盘的,他们用的是谁的啊?我没别的意思都别多想。就是咱们聊聊天!呵呵呵 ”

“老弟,我们不能多想,但是说实话,我们不知道啊!”一个四十来岁的局东大姐回到!

“不知道?”春启迷糊着问。

因为别的城市我不知道,但是在东北,几乎放局子的局东之间都是没有秘密的,而平时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时候大家都会有一下交流,比如哪个客最近有现货,哪个客没有钱了,欠谁钱,这种交流中,大家也会交流自己用的盘是谁的,可是此时在桌子上的十多个局东都告诉春启,他们不知道其他局东的盘是谁的,那就是说,应该这几个局东根本就跟这些人没有交流,东北还有一句话说的是,想当局东先当客,这种规矩基本跟贩毒的人是相反的,因为贩毒的毒贩子讲究的是贩毒不吸毒,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更多的人没了规矩这个概念,都开始以贩养吸,而耍钱人不一样,从古至今就是以摆养耍,所以春启知道了其他局东跟这些不联系的情况之后,就忽然觉得自己抓住了一些东西!

随后春启又问了问那些局东的问题,春启才知道,这些局东都是在远辉和刘明发生冲突之前就进场了的,一直都是关着门玩,来人有人接,玩完有人送走的情况!

酒局最后在圆满的状态下结束,刘凯用自己的影响力,春启用自己的公关能力,再次给远辉拉进来十多个局东。

春启回到会馆找到了刘凯两个人在包房里喝着茶水,研究了起来今天酒桌上的对话。

刘凯听完春启跟自己讲的局东们反映的情况之后想了想问道“你觉得是谁的局子?”

“不好说,得试!”春启沉吟了一下。

“你试,我试?”刘凯站起来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

“艹,你可省省吧!我来吧,你漏的越多,越危险,我不一样,我就跟光不出溜站他们面前一样!”春启撇撇嘴说着!

随后两个人在微信群里跟峰哥春哥开了一个简短的视频电视电话会议之后。刘凯跟春启再一次跟新婚小两口一样搂脖抱腰的商量了起来。

“多长时间你能出结果!”刘凯皱着眉问。

“那真不好说啊!我找个人需要!”春启保守的说。

“我有个人,我给你找,你就告诉他咋整就行,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我给百益扑棱平整了,让他变成铁板一块!”刘凯快速的说完就当着春启面打起了电话!

第二十三章 我规定的!

刘凯打完电话,回头跟春启继续眉来眼去的商量着,边上的小毅恶寒的看着两个大老爷们眉飞色舞的在那叽叽喳喳,还没事骚气泛滥,实在有点待不住了!准备出门溜达一圈避避风头!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tcadp.dzhhyy.com

edj3c.dzhhyy.com  amr.dzhhyy.com  wlnl.dzhhyy.com  b68.dzhhyy.com  kcy.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