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点了点头道:“那就好,特战队是对付影界的关键,既然他们已经训练的差不多了,而且那种丹药也制做出来了,就可以让他们出去试一试了,关是训练是不行的,正好,现在大军休整,他们就去影界里打听打听消息吧,对了,跟他们说,去是去,但是一定要保证他们自己的安全。”

常军应了一声,事实上他也想要把特战队给派出去打听消息,毕竟那种可以遮挡他们气息的丹药已经制做出来了,但是特战队的情况比较特殊,那里可以说是赵海直接领导的,他们可不敢随便的去给特战队下命令,所以这件事情才会一直的拖着。

赵海看着常军道:“让他们先打听消息,我最近要对付一下那个草人,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要是能成功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去一个大敌了,行了,你在这里守着吧,我走了。”说完赵海身形一动,直接就离开了指挥大厅。

而常军一听赵海这么说,却是一愣,随后就兴奋了起来,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赵海竟然想要对付草人,要是这件事情能成功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太重要了,不过还没等他问什么,赵海就已经离开了,他也只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是静静的等着结果了。

赵海之所以要跟常军说那些,就是因为他确实是想要对付草人,因为他发现,自己之前的动作,已经成功了,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现在那个控制着草人那东西的位置,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之前放出去的媒介的位置,而这个媒介十分的特别,因为这个媒介是自然能量,这可是赵海特意为那个东西准备的。

现在他感觉到了一个小小的自然能量点,就在离他很远的地方,虽然他现在不能去那里,但是这没有什么关系,他可以直接使用方法,直接就发动这个诅咒,他到是想要看看,在中了这个诅咒之后,影界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要知道他的这个诅咒,可是会传染的,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影界会死多少人。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次赵海并没有在空间里进行自己的计划,因为他担心那东西会是什么神器,如果真的是什么神器的话,那么说不定会发现他的坐标,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的空间就危险了,所以在要算计那东西的时候,他就不会在自己的空间里进行,而是在玄武空间的房间里进行。

坐在椅子上,赵海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随后他的精神力穿透遥远的距离,与那一点点的自然能量完全的结合了一起,随后赵海的精神力轻轻的刺激了一下那团自然能量,那团自然能量猛的往里一缩,随后直接就爆开了,不过他却没有引起任何的动静,随后就消失不见了,好像真的消失了一样。

不过赵海却十分的清楚,他的计划成功了,那团自然能量不是消失了,而是变成了诅咒之术,现在这诅咒之术就依附在那件东西上,以后不管是什么人,不管是用精神力联系这件东西,还是用法力联系这件东西,还是用手去拿这件东西,都会瞬间就中上诅咒,而这种诅咒会在十二个时辰之后发做,到时候那些人可就有乐子了。

而通过这一次的联系,赵海也看到了那个控制草人的东西是什么了,那也是一个草人,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草人,扎的好像还不是十分的好,只能看出是一个人形,一点儿都不精致,但是赵海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草人的身上,有着十分强大的能量,那股能量十分的惊人,连他都感到吃惊。

不过现在任何人敢碰那个草人,都会马上就中诅咒,而想要破去这种诅咒的方法也十分的简单,就是把那个草人放到火上烧就可以了,只要把那个草人放到火上烧十二个时辰,那么诅咒就可以解去了,不但是草人身上的诅咒可以解去,所有中了诅咒而没有死的人,他们身上的诅咒,也全都可以解去。

但是想来影界的人,怕是没有人会把这个草人放在火上烧十二个时辰吧,就算是不能把这个草人给烧坏,怕是也没有人敢这么作,所以影界的人想要破去这种诅咒,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赵海到是想要看看,这一次影界会死多少人。

一直以来,都是影界的人在各种暗算他们,这一次他们终于可以暗算那些影界的人一次了,他想要看看,影界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等到影界的人,因为这个草人而大乱的时候,他们怕是也该到了扩张的时候了,到那个时候,影界那些人的表现,一定会十分的精彩的,他还真的想要看到那些影界人的脸色。

微微一笑,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赵海马上就又开始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对诅咒之术的了解上了,赵海现在就是想要把他会的所有功法,全都变成诅咒之术,虽然他已经找到了方法,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儿,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赵海还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把功法全都变成了诅咒之术后,他还想要把所有术法也全都变成诅咒之术,同时他还要试验一下,看看这些诅咒之术的威力如何,普通的功法,与高等级的功法,之间相差有多少,只有把这些全都计算出来,他以后在对敌的时候,才能更好的使用诅咒之术对敌。

而就在赵海开始研究诅咒之术的时候,血杀宗的特战队,也被全都调了出来,血杀宗的特战队,可以说是血杀宗待遇最好的一个战队,这个战队他们的修练功法全都被改了,变成了血杀宗最好的功法,他们所用的法器,也是多种各样,还有很多是他们以前都没有听说过的法器,各种丹药,各种物资,全都是最好的,甚至还给他们配备了各种变异种子,以便于他们应付各种不同的环境。

不过他们的训练也是最苦的,因为他们得到了这些东西,都必须要学会使用,同时还要学会,如何在最适合的地方进行使用,所以血杀宗的特战队,他们几天每天都在训练,而他们训练的时间,都被安排的满满的,他们也是唯一不受真实幻境的时间限制的战队,他们每天可以在真实幻境里呆的时候是八个时辰,在加上真实幻境里时间加速的能力,他们在真实幻境里的时间就更长了。

而他们在外面的这四个时辰,也是每一分钟都被安排好了,他们什么时候应该训练什么,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儿,都有着十分研究的规定,甚至就连他们平时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全都有着十分严格的规定,他们几乎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

当然,他们的进步也是十分明显的,现在整个特战队里,几乎所有人全都是岛主级以上的高手,这样的实力,才是最让人吃惊的,岛主级高手啊,那在以前,在任何一个宗门里,都是说话很有份量的人物,可是现在在血杀宗这里,他们却只是特战队里的普通一员,说实话,血杀宗如此的强悍,是特战队的人都没有想到的,他们真的没有想到,宗门一但下定决心培养弟子,他们的进步会这么快。

而现在特战队的人,就全都被调了出来,他们要去完成第一次对影界的侦察任务了。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承受

在影界一处高山之处,这高山十分的高大,足有万丈左右,在这高山之巅,有一座十分高大的宫殿,这座宫殿通体都是黑色的,而四周却全都是白雪,这让这宫殿更显得不凡,这宫殿的占地面积,足有十亩左右,整座宫殿虽然高大,但是看起来却是朴实无华,除了黑色的柱子之外,宫殿几乎没有任何的装饰,可越是这样的环境,越是显得这宫殿庄严无比,就好像是一个国王,站在高高的王座上,俯看着天下苍生。

在这宫殿里,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厅,在这个大厅里,坐着很多的人,这些人全都穿着黑色的袍服,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而在大厅的中间,摆着一张很大的石桌,这石桌也是黑色的,十分的宽大,而在这石桌上,放着四张石椅,这四张石椅却全都不大,看起来就像是给婴儿装备的小椅子一样。

这四张石椅虽然十分的小,但是上面却满是十分复杂的花纹,这让这四张石椅,看起来神秘又漂亮。而这四张石椅上,分别的放着四件东西,分别是一个只有三十公分高的草人,这草人看起来十分的粗糙,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草人一样,现在这草人就被人以坐姿,放在一个石椅上,就像是一个玩具一样。

第二个石椅上,放着的却是一朵鲜血,这朵鲜血好像直接就是从石椅里长出来的一样,他看起来也十分的普通,就像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小野花一样,一点儿也不起眼,白色的小花还在轻轻的摇动着。

第三个石椅上,放着的却是一个甲虫,这个甲虫有二十公分长,通体黑色,带着厚厚的甲壳,不过看起来好像是死物一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事实上他也真的是一个死物,他是由一种特别的金属制成的,只不过制做的十分的精致,看起来栩栩如生罢了。

而第四个石椅上,却坐着一个小小的婴儿,这个婴儿好像是由黑色的水晶刻成的一样,眉眼通透,脸上是一付笑呵呵的表情,两只小手还向前伸着,就像是一个婴儿要他的妈妈抱抱他一样。

这四件东西摆在那张大桌上,而其它所有黑袍人,都围着大桌坐着,就像是在护卫着大桌一样,整个大殿都显得无比的安静,没有一点儿的声音,只有大殿那呼呼的风声,传入到大殿里,但是大殿里所有的人,却都好像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一样。

这里是影界的一处禁地,名为四圣殿,而这四圣殿所在的山,名为四圣山,这所以称这里为四圣殿,就是因为这里有这四件东西在,这四件东西,是殿界的上上界大能赐给他们的,这是四件威力十分巨大的法器,影界的人为了表现出对这四件法器的尊敬,所以才在这四圣山上建起了这四圣殿,然后把这四件法器供在了里面,以示尊敬。

而这四圣指的就是这四件法器,第一件就是那草人,影界的人称之为草圣,第二件就是那小花,名为花圣,第三件为那虫子,名为虫圣,第四件就是那个婴儿,名为圣婴,影皇一直派出大量的高手守于四圣,同时也是为了必要的时候,使用四圣。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svywb.dzhhyy.com

elcr.dzhhyy.com  kb7nx.dzhhyy.com  5qiq.dzhhyy.com  4bca.dzhhyy.com  iq0ps.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