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尘若是采取攻擂的话,那就得获得四胜,才能从玄脉的手中夺得一道席位,可如今他们清脉能够提供的助力非常有限,那岂不就是说,牧尘打算凭借一己之力,去完成这次的攻擂?

他要靠自身之力,打穿玄脉的守擂?

这一点,光是想想,就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毕竟此时的牧尘,只是灵品初期而已,而玄脉七位长老中,实力最低的,也是这个层次,其他的都是高于此。

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牧尘真的爆发打败了三位灵品天至尊,但想要获胜的话,最起码,都还得战胜一位仙品天至尊才行。

以灵品战仙品,这更是显得匪夷所思。

因此,这种种看下来,牧尘此举,几乎是没有丝毫的胜算。

“这小子究竟在做什么?”那清云长老忍不住的道。

清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抱怨也是无用,而且他们清脉情况都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就算到时候牧尘失败了,那也差不到哪里去,不过是多丢点脸罢了。

而在清天三位长老暗叹时,那玄罗,墨心瞧得这一幕,却是忍不住的冷笑起来,讥讽道:“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真以为踏入了天至尊就可肆无忌惮吗?在我浮屠古族,一个区区灵品初期的天至尊,还没他想的那么有能耐!”

一旁众多玄脉的族人也是纷纷点头,在他们看来,牧尘此举,无疑是自取其辱。

清脉所在的山峰上,众多清脉族人也是面面相觑,这一次,甚至连清灵都是面目踌躇担忧之色,显然同样是被牧尘的选择所吓倒。

毕竟,那可是七位天至尊啊!

牧尘想要一路打穿下去,那得多么的不可思议。

“好,不愧是牧尘,这气魄,都快赶上老爹了,萧潇姐,你觉得牧尘会赢吗?”在那主峰旁,林静却是拍着玉手,笑嘻嘻道,她却并没有如同其他人那般觉得牧尘不知天高地厚,反而是对其气魄欣赏之极。

萧潇闻言,认真的想了想,冷艳娇媚的俏脸上也是浮现一抹动人笑容,说道:“牧尘是谋定而后动之人,绝不会做鲁莽之事,他既然会这么做,那就是有着一些把握。”

说到此处,她顿了顿,轻笑道:“不过我也很好奇,他的把握究竟来自何处。”

在两女身旁,林貂与药尘闻言,也是相视一笑,道:“你们倒真是看好他。”

不过虽然如此说着,但他们那般神色,显然也并不认为牧尘此举真是鲁莽,他们虽然没有与牧尘有着太深的认识,但既然能够让得林动,萧炎那等人物都是看重,那就足以说明此子绝非常人。

既然如此,那会做出一些让人不可思议的奇迹之事,也是理所应当。

而在那漫天的哗然声中,玄脉七座白玉石台最顶尖处,那玄脉脉首玄光也是眼神冰冷的望着牧尘的身影,此刻即便是以他的定力,都是不由得怒极而笑,道:“好,好,好,不愧是清衍静的儿子,这魄力还真是不凡。”

“也罢,既然你想要领教我玄脉的实力,那今日本座就成全你!”

“玄脉众长老听令,不用留手,就让这罪子,试试我玄脉之威!”

听到脉首下令,其他六位长老,顿时沉声应道,然后眼神不善的望向牧尘,后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挑战他们玄脉,无疑是在蔑视他们,这如何能让得他们能忍?

主峰之巅,大长老浮屠玄望着这一幕,目光闪烁了一下,但也没有出声,在他看来,这个牧尘的确是太狂妄了,先让玄脉将其锐气打压下去,让得他明白就算是踏入了天至尊,那也不够资格在他们浮屠古族中肆意妄为。

不过倒是真不能让玄脉的众长老将牧尘给杀了,那样的话,以清衍静的性子,必然会对浮屠古族生出仇恨,到时候彻底暴走起来,就算浮屠古族能够将其制服,也必然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那一步,是大长老决然不想看见的。

在浮屠玄心中转动着想法的时候,天空上的牧尘却是并未在意那些玄脉长老的讥讽怒目,身影依旧是不急不缓的落下,落在了玄脉最下方的一座白玉石台之上。

天地间无数道目光都是投射而来。

在这座白玉石台上,乃是一名玄脉的长老,名为玄海,实力也是达到了灵品初期,看上去倒是与牧尘处于相同的层次。

此时这位玄海长老大袍鼓动,正眼神如刀般盯着牧尘,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笑容,缓缓的道:“没想到清衍静那等人物,竟是生了一个蠢儿子,你这灵品初期的实力,在大千世界其他的地方还能作威作福,可到了我浮屠古族,却没你想的那么有作用。”


ukpc.dzhhyy.com  nn7qf.dzhhyy.com  o2e.dzhhyy.com  wpn7.dzhhyy.com  fnu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smbzl.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