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熠勾起嘴角,“吃。”然后开口把送到嘴边的爆米花咬住,舌尖恍若无意地滑过叶成斐的指尖。

叶成斐被撩地手一缩,老老实实坐回去缓了半天,然后又喂了一颗过去,程熠又张口接住。就这样一来一回,维持了数个回合。

虽然很甜蜜但是!什么地方不对吧!这样下去不就除了吃爆米花什么都没有了吗?

叶成斐停了停,程熠终于意识到他半天一直是在用左手费力地投喂,偷偷笑起来,用自己的左手牵上了他的右手。

叶成斐顿时又欢欣起来,轻轻捏了捏程熠的手,美滋滋地握住。

然后程熠就没有别的动静了。

眼看电影就要结束了,叶成斐有点坐不住了,心里懊恼程熠怎么一点都不开窍。他认命地把视线转回屏幕上,想着至少把结局看完。突然3D眼镜被摘掉了。

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熟悉的柔软触感贴到了唇上,紧接着更加柔软滑腻的物体挤了进去,和自己的交缠在一起,几乎把自己胸腔里的空气都吮吸走了。

灯亮前一秒,那双唇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他,贴上他耳边低声道:“是焦糖味的,好甜。”

电影结束,程熠心满意足地拉着已经在冒烟的叶成斐出来。叶成斐企图抬起一只手臂挡着脸,然而根本没用,从耳尖到脸颊再到嘴唇,无一处不是红的,遮也遮不住。

两人去吃了晚饭,又慢悠悠地从餐厅散步回去。快到叶成斐家的时候,程熠停下来,从口袋里摸出来什么东西,放到叶成斐手心,嘱咐他收好。

叶成斐展来手一看,是两把亮闪闪的钥匙。

程熠看起来有一点点不自然,咳了一声:“这个是我那边的备用钥匙,既然现在……那这个就给你了。”

叶成斐开心的眼神都发亮了,不依不饶地问:“既然什么?为什么给我这个?我是你的什么?”

程熠难得脸有点红,用力捏捏叶成斐的耳垂:“你是我的拖油瓶。”

叶成斐转身就要走。

“哎,别走别走,”程熠连忙圈住他,“都盖过章了,当然是男朋友,是男朋友,你可不能反悔。”

叶成斐笑逐颜开,仔细把钥匙收进口袋里,听程熠接着说:“反正我是一个人住,阿姨也只有白天来,决赛之前可能都没什么机会去上课……我不太放心你的听课质量,你放学就直接过来,方便我每天监督你学习。”

“知道了知道了。”叶成斐瞪了他一眼,拍拍手让程熠放开他,蹦蹦跳跳地走了。刚走出两步,他又突然转过身,对着程熠喊:“学委,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程熠看着他在衣服里摸了半天,然后伸手出来,拇指和食指比作一个爱心,远远地送给自己。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决赛在首都进行,还有一个月左右,刚好和学校的期末考试是同一时间,但因为校领导十分关注这次的竞赛,程熠只回班里上了几天课就又投身进了校队的集训中。

跟踪叶成斐的女生果然没有敢在班上说什么闲话,针对他的恶作剧也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再加上他近来学习进步受到了各科老师的表扬,学业爱情两丰收,可谓事事顺遂。

唯一那么一点不太遂意的地方,在每天下午放学后。

叶成斐本以为变成恋人关系之后,程熠对自己就会体贴一点,温柔一点,要求稍微低一点。

他错了。

期末将近,程熠给他安排一张满满当当面面俱到的学习计划,每天下午放学,他就得去程熠家在程熠监督下复习,晚饭是阿姨下午就准备好留在厨房里的,吃完晚饭程熠还要看着他预习第二天的内容,一直到很晚才回家。

程熠做竞赛题,他写作业;程熠中场休息,他乖乖把作业递过去给程熠检查;程熠检查出错误了,他就要听完程熠的讲解,把错误改过来,并且准备好迎接成倍的相同题型的练习。

叶成斐苦着脸,可怜兮兮地用目光向程熠求饶,可是他的学习委员从来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给他放水。

若是程熠没有检查出错误呢?


xag3.dzhhyy.com  dsny9.dzhhyy.com  7vv.dzhhyy.com  41sbj.dzhhyy.com  6p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qvlmj.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